死亡與生活(下):面對死亡恐懼,有人戒菸、有人抽更多的菸

死亡與生活(下):面對死亡恐懼,有人戒菸、有人抽更多的菸
By Gustav Klimt - YgFW0Kwjd_ptXQ at Google Cultural Institute maximum zoom level, Public Domain,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22127424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信心和自尊能讓你一定程度的減少死亡恐懼的影響,書裡提到,哪怕你是因為接受到他人的稱讚而暫時提升了自信心,那也是有效的。對於自信的人來說,死亡恐懼甚至能成為驅動他們做出有益行為的動力。這可說是此書僅有的兩個好消息之一。

死亡與生活(上):當死亡被提醒,另一個「自己」會出現

作者提出,我們會近乎本能地啟動「近端防禦」和「遠端防禦」,把有關死亡的想法趕出意識:

我們發現人類會利用兩種截然不同的心理防禦機制去應對關於死亡的想法。

當我們意識到死亡時,我們的近端防禦機制(proximal defenses)就會被啟動。近端防禦是人們心理上理性的或理性化的防禦機制。

當我們使用近端防禦的時候,我們會抑制這些讓我們感到不舒服的死亡想法,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或者暫且把關於死亡的念頭推到未來。

舉個例子,如果你在路上看到一個死老鼠的屍體,那麼你應該不會停下來思考它,而是會當作沒看見,直接把注意力轉移到繼續駕駛/走路上,之後你甚至都忘了當天有看到過死老鼠。

相比之下,無意識的死亡暗示可以激發我們的遠端防禦。這種防禦跟死亡問題並沒有什麼邏輯上或語義上的關係。

前面提到,那些更加嚴厲地懲罰罪犯,貶低那些否定我們文化價值觀的人,或者增加自己的虛榮和自信心的行為,其實都是人類「遠端防禦」的表現,雖然這些行為看似與死亡無關。

然而,這些「遠端防禦」的反應卻可以暫時減少人們對死亡的恐懼,因為它們可以讓人相信:我們在死亡之後,還會以真實或者象徵性的形式繼續存在下去。

近端防禦和遠端防禦,這兩者往往是一連串先後發生的。

某種關於死亡的想法會讓我們首先啟動近端防禦,把這個令人不快的想法從頭腦中擺脫掉。一旦我們這樣做了,這些想法就會被近端防禦排斥在我們大腦意識的邊緣,並且停留在那裡。

接著,遠端防禦機制就會把關於死亡的想法一腳踢進大腦中的無意識部分。

這樣就可以解釋,為什麼我們每天都會被各種關於死亡的資訊狂轟濫炸,但是大多數人都認為自己從來沒有認真思考過死亡,或者從來沒有被這些關於死亡的資訊所影響。

總而言之,近端防禦能夠讓我們把關於死亡的想法從頭腦中排斥出去,而遠端防禦則負責阻止潛意識中的死亡想法進入我們的意識中。

近端防禦很好理解,這裡就不多敘述。

遠端防禦其實也不難理解,其實就是上篇文章開頭提到的:當個體對死亡的恐懼、焦慮升起時,個體會無意識地透過某些行為與手段來消除恐懼、管理恐懼。

例如,遠端防禦會讓你更認同宗教信仰、今生來世、靈魂的概念,也會讓你更愛國、更認同於和你有相同文化的共同體(在群體中找到安全感),這些想法與行為都有助於安撫你潛意識裡的死亡恐懼。我們前面提到的各種現象,都可以看作是遠端防禦的結果。

我們還沒談到的是近端防禦的結果,近端防禦有時會造成意想不到的兩極行為:研究顯示,當被提醒了死亡後,一部分人會採取「面對」的策略,他們會制定健身計劃,下決心戒菸、戒酒等健康的舉措,以驅除死亡的恐懼。

但另一部分人則出現相反的情況,他們採取了「逃避」的策略,他們會製造藉口不去健身(因為要去健身就等於承認了自身的不健康),他們會透過喝酒來麻痺自我意識,甚至透過更頻繁的抽菸來「克服恐懼」。

那麼,是什麼決定了一方會採取「面對」的策略,另一方採取了「逃避」的策略呢?

作者認為,有兩個因素在起作用:

要讓近端防禦產生有益的作用,有兩個最基本的決定因素。

首先,那些自信心強的人並不怎麼害怕死亡。因此,當他們面對真正的死亡威脅(例如,嚴重的心臟病或者癌症)時,他們也並不怎麼需要去分散注意力或者給自己找合理的藉口來化解死亡的威脅,他們能夠更好地直接面對這些問題。

其次,還有樂觀主義者,他們相信鍛煉、醫療以及健康的生活方式都能夠有效地延長自己的壽命。他們更有可能積極地去看病和檢查,並培養有利於健康的生活方式。

而悲觀主義者則會懷疑很多事是否可能,他們更傾向於通過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或者否認死亡的威脅,來化解死亡的想法。

我們講過,被提醒死亡終至的人會更加捍衛自己的世界觀,因此對於抨擊他們文化的人尤為苛刻。

可是,如果一群美國人自尊心很強,或受到鼓勵後自尊心暫時增強,即便被提醒死亡終至,對於表達反美情緒的人也不會給予消極反應。

自尊心會削弱我們對和自己信仰及價值衝突的人和觀點的敵對反應,因此,面對本來讓人心煩的問題時也會變得平和得多。

自信心和自尊能讓你一定程度的減少死亡恐懼的影響,書裡提到,哪怕你是因為接受到他人的稱讚而暫時提升了自信心,那也是有效的。對於自信的人來說,死亡恐懼甚至能成為驅動他們做出有益行為的動力。這可說是此書僅有的兩個好消息之一。

而接下來我們要談的,正是死亡恐懼帶來的第二個好消息。

活在這世上,真正重要的東西

前面我們談過,遠端防禦會讓我們更認同於文化、宗教、共同體,以減少死亡帶來的恐懼。但其實遠端防禦還會啟動另一個方式來減少死亡恐懼,亦即自尊、自信——具體來說,我們會透過做一些讓我們感到自信的事情,來減低死亡恐懼:

研究表明,面對死亡終至這一事即時,我們會尋求更強的自尊感。

想到自己終會死亡的以色列士兵操作模擬器時速度會更快,因為他們將自尊和駕駛能力緊密聯繫在了一起。

其他領域也是如此,將自尊和體力聯繫在一起的人,一想到自己終將死亡,往往會表現出更大的力量;將自尊和健康聯繫在一起的人,則會增加鍛煉的強度;而將自尊和美麗聯繫在一起的人,則會更加關注自己的外貌。

我們之所以能透過「做自信的事情」來減少死亡恐懼,是因為那能讓我們透過證明自身存在的價值、意義,來戰勝肉體的死亡恐懼。我們的成就會讓我們感到自身的存在是有價值的、有意義的。我們的肉體會死,但父母帶給孩子的愛和血脈會一代一代的傳下去;我們的靈魂或許不會留存,但我們創作的作品會留下,我們對社會的貢獻會持續產生影響。

這意味著:當被提醒我們終將一死時,我們會把努力放在我們認為真正重要的東西。

其實只要稍微細想之下,就會發現「生命有限」其實是一種祝福。如果每個人都長生不老的話,那麼就不會再有人珍惜時間,每個人都會無止盡的把真正重要的事情拖延下去。

如果每個人都長生不老的話,那麼對死亡的恐懼甚至可能會進一步加深——我們會因為空難的亡者感到惋惜,因為他們喪失了幾十年生命。而如果長生不老真的能實現的話,那麼發生空難或其它意外,則會導致指數級的生命歲月的喪失。

因為生命是有限的,所以才會顯得珍貴。而意識到自己終將一死,並試著真正的接受這一事實,能讓我們更好的珍惜餘下的生命,把握時間去創造更多人生的意義。

試著問自己:「如果我只剩下一個月的生命的話,我現在最想做的是什麼?」我發現,我從這問題得出的答案,正是我心底里認為最重要的事情。思考死亡,能讓人從中獲得活著的勇氣。

最後,作者以五種看待死亡的方式,作為此書的結尾:

平靜地對待自己的死亡,是一個非常可貴的人生目標,可以給我們帶來很多心理學和社會學上的好處。

但是,我們人類在面對死亡的時候一般很難獲得這種心理上的寧靜,除非我們能夠感受到一種超越個人存在的、更加重要的意義。

羅伯特.傑.力富頓(Robert Jay Lifton)在他的專著《破碎的聯繫:死亡與生命的存續》中提出了五種「超越死亡」的主要模式。

生物社會學意義上「對死亡的超越」在於,雖然我們每個人都必然會死去,但是我們可以把自己的基因、歷史、價值觀、財產等傳給後代,或者我們還可以把自己看作某個家族、民族或者國家的一部分。

雖然我們會死去,但是我們的家族、民族或國家則可以長存。

神學意義上「對死亡的超越」在於,一些人相信靈魂的存在,並且相信靈魂是不會消亡的;或者從象徵性意義上來說,有些人相信即使自己死了,他也會在精神上與某個“永恆的生命”存在聯繫。

創造意義上「對死亡的超越」在於,在藝術和科技等領域中,進行開拓創新或教育下一代,取得一定的成績,從而為後人留下自己獨特的貢獻。

自然意義上「對死亡的超越」就是把自己個人的生命與所有其他生命、大自然甚至整個宇宙看作一體。著名探險家查理斯.林德伯格(Charles Lindbergh)就是這樣找到了他生命中最終的平靜。

林德伯格回憶說,他一開始只要一想到死亡,幾乎就要被恐懼和焦慮給吞沒了,於是他開始迫切而無望地追求「永恆的生命」。

但是,當他前往非洲旅行後,卻完全轉變了心意,寧願擁抱宇宙和自然的永恆。「當我看到非洲原野上奔跑的野生動物時,我自己的文化價值觀完全粉碎了,轉而生成了一種永恆的視野,在這種新的視野下,每個生命必須接受其必然的死亡。」

「我看見的每個動物都是必死的,但它們會成為永生不死的生命長河中的一部分……永恆的生命就存在於死亡之中。雖然人們成百上千年來盲目地追求永生,但是他們並沒有意識到永生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只有靠死亡,我們才能繼續生存下去。」

最後,還有從感官體驗上「對死亡的超越」。

這其實是一種「時間流逝與永恆」的體驗感覺,可以讓人產生強烈的畏懼和奇妙感。具體來說,當你處於以下四種活動時,這種感覺狀態最為強烈:

與你的孩子們玩耍時,參加宗教儀式時,全身心地投入創造性的活動時,沉浸在自然世界中時。

題圖是《怕死》一書裡提到的一副藝術作品,叫做《生與死》,出自古斯塔夫.克利姆特(Gustav Klimt)。畫裡大多數的人都沉睡了,無法看見死亡的真相。

只有一個年輕的少女是醒著的,她的眼睛是睜開的,直面死亡。


值得提醒的是,把死亡恐懼來轉化成驅動力,其實是一把雙面刃。如果你感到自信的事情是抽菸(抽菸讓我覺得很酷很自信),那麼死亡恐懼也會讓你把努力放在抽菸這一事情上。

研究顯示,短時間內高強度的思考有關死亡的問題,並不會讓以上的「死亡恐懼效應」更顯著。所以閱讀完這篇文章並不會加重你的「死亡恐懼效應」,在你看到本文標題時,影響就已經發生了。

本文經4THINK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