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問題不是電影裡有煙,而是電影中英雄在吸煙

真正的問題不是電影裡有煙,而是電影中英雄在吸煙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6,800億美元市場的煙草商不是笨蛋,費盡心力尋找法規漏洞在大眾媒體上曝光,而Netflix上被點名的這些影集,或許就是他們成效報告中的一部分。想想看你討厭的各種商品置入,為什麼同樣的狀況換成香菸,突然就都可以了?

知名電影專頁電影不分級日前發表了一篇文章,由Netflix影集具有抽煙情節被檢舉的事件,指出那些所謂「保守派」忽略精彩的情節,只在數警長抽幾次煙,不如去當高中教官。

劇情不看,專門抓抽煙?衛道人士要不要去當高中教官

我個人不吸煙但有許多吸煙的好朋友,平常也不會介意他們在我附近抽,雖然這聽起來像是個爛起手式,但雖然我覺得抽煙不好,更相信個人選擇的重要。所以今天我不是要辯論吸煙到底有沒有健康危害,或政府限定播放內容算不算是Nanny State(保姆國家),我只想表達一件事:如果你真的想看懂電影,那就更要注意電影裡的煙品。

和電影專版的版主相比我當然不夠專業,但也盡力看懂每一部片的手法和內涵,像是Wes Anderson與Kubrick的傳承、Edgar Wright的劇本風格和漫畫感、Nicolas Refn的場景切換、Guy Ritchie的倫敦式快剪、Jaco Van Dormael的空氣感超現實等等,都是我著迷的領域。

但和電影相比,我真正的專業領域其實是傳播,這也是為什麼我一直用「propaganda」的角度來看電影裡的煙品,在所謂的情節手法想像科幻之外,我同時也看每一個鏡頭裡的對話擺設妝點及其背後的隱喻,因為對我而言,每一個影像的背後,都代表一種宣傳。

只是叼根煙而已?你把這個產業想得太簡單了

我會這麼說,是因為「抽煙很酷」這個想法,最早就是由媒體建構來的。

早自1920年代,煙商和好萊塢的密切合作就已經開始,到1970年代科學家逐漸發現吸煙和罹癌的正相關性以前,煙商都是光明正大的對電影和電視台下廣告,也時常以直接贊助明星的方式,讓那些大咖使用特定品牌的香煙,這就是為什麼當時的人想成為James Dean除了戴眼鏡外,一定會去買一盒煙。

1971年美國禁止媒體廣告香煙之後,煙商也轉回到「地下」的置入手段讓煙品曝光,直到今天,這些畫面都還在潛移默化廣大的閱聽眾,這就是為什麼很多人壓力大/剛做了很酷的事/一個人站在屋頂吹風的時候,就會想來一根煙。這件事情的本質上和電影中手機、手錶和汽車的置入都一樣,也都確實有效。

如果你說上面講的這些論述都是我的想像,也覺得WHO的報告是騙人的,那或許2018年奧斯卡影后Frances McDormand在奧斯卡針對「Inclusion Rider」所做的多元共融包容條款經典致詞,對你應該一點意義都沒有。

逆權影后:剛毅如「打大老虎」 inclusion rider意義深遠

Alien 異形

其實,煙商置入對觀眾的影響,「電影不分級」的原文自己就把它寫出來了:

比如說《怪奇物語》的警長常在煩惱或焦急的時候抽煙,或者表示出這個角色一定程度的叛逆性格(比如說《航海王》的其中一名角色「香吉士」本身的個性就是如此),用抽煙這個動作就可以直接讓觀眾對角色的性格或者心情有很直接的瞭解

想想看,為什麼有人覺得紓壓必須抽支煙?這個地球上,有些人一輩子都沒抽過煙,卻也沒看過他加班加到在辦公桌上暈倒(如果真的發生了,可能和《勞基法》比較有關係),這種不抽煙不能上工的習慣,究竟是尼古丁和神經傳導物質的生理化學反應,還是長期建立的的心理因素?再進一步想,那些因素的起點,又是什麼?

簡單來說,如果你能夠理解為什麼007要開BMW戴OMEGA用SONY手機,變形金剛的小夥伴為何要喝「伊利舒化奶」你就懂了,因為是完全一樣的意義。

如果以為不存在,或許你還不夠「用心看」

有趣的是,在原文的留言裡,有人諷刺保守派覺得「電影出現抽煙所以鼓勵抽煙,電影出現殺人所以鼓勵殺人」,這在我看來反而才是原作者所說的「看不懂電影」的人——因為今天真正令人擔心的不是電影裡有煙,而是電影裡的英雄在吸煙。

一個人看電影的同時,其實也建立著價值觀,這就是為什麼早期有「軍教片」這樣的事物產生,直到今天主流電影中的「美國隊長」概念,都是用各種各樣的淺移默化來呈現善和惡、好人成功壞人失敗等等的價值觀,即使是如《險路勿近》(No Country for Old Men)這樣善惡翻轉的特例,為的也是帶出更深的無常和無力概念。

電影裡的殺人,是為了讓觀眾看到亂殺人的人被制伏或失敗,或是去解構殺人者的痛苦讓我們體諒,但煙品的露出完全是另一回事。

還記得以前朋友常開玩笑,說電影裡面拿黑莓機的人每次都最先死掉,如果有「認真」看電影的觀眾,大多會注意到這類的細節,反過來看,讓英雄角色抽煙,其實就是再加強正面形象與香煙的扣連。

如果今天是壞人在抽煙還亂彈煙蒂,主角跳出來打爆他們——例如萬惡的迪士尼在如《小查與寇帝》等等的早期影集,都曾演過惡霸抽煙讓主角學,後來眾人合力阻止他,甚至用手從煙盒擰出噁心焦油的情節——或許還屬於另一層的教育意義。你可以說這是迪士尼一廂情願的美好,但這樣的潛移默化也不能說全然沒效,至少我就記到了今天。

但再說一次,現在的問題不是煙,而是把煙和正面的角色扣連的危險。

Sal Mineo and James Dean in Rebel Without a Cause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保守派」們很煩,但這樣的「轉型正義」其實也有成效,因為觀眾普遍知道煙的危害後,年輕人吸煙率越來越低,之前美國也發生明星在Instagram發抽煙照被批評的事件,可見大眾對於煙品在媒體上露出所造成危害的意識越來越高。

但具有6,800億美元市場的煙商也不是笨蛋,在越來越緊縮的曝光管道(和越來越少的吸煙人口)間,他們費盡心力尋找法規漏洞或用遊說的方式回歸,而Netflix上被點名的這些影集,或許就是他們成效報告中的一部分。但我也要強調,這是內容源頭管理的問題,像《航海王》那種直接碼掉的粗糙方式只會得到反效果,畢竟他們都忘了,使一個件事情變酷的最好方式,就是讓政府禁止它。

這樣想想,我不抽煙的原因,或許就是因為知道這些惡招,自己不想被騙,更不希望別人被騙。如果你厭惡那些低劣的商品置入,為什麼同樣的狀況換成香煙,突然就都可以了?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