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校友揭露22年前性侵學生以致自殺,北大教授:是她自己精神病

被校友揭露22年前性侵學生以致自殺,北大教授:是她自己精神病
Photo Credit: 維基小霸王@ Wikipedia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年的同學也表示,高岩的事件不是單純的師生戀,「在權力、掌握的資源、心理成熟度不對等的情況下,師生之間的浪漫、性關係直接指向的是腐敗和潛規則,造成強勢一方對弱勢一方身體和情感的剝削。結果是滿足了一些人變態的權力慾和控制欲,付出的代價是一個生命。」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北京大學碩士李悠悠昨(5)日在網路上實名發文,指控現任南京大學主任的「長江學者」教授沈陽,在22年前性侵北大中文系女學生高岩,導致高岩自殺。文章傳開後,有至少兩位高岩的同學出面實名發文證實。但被控性侵教授沈陽表示,這件事當年公安和校方都曾調查,調查結果顯示這些都是不實誹謗。

(2018.4.8 14:00更新)

南京大學7日在官網聲明,沈陽目前處於等待核查和調查階段。在此階段,停止沈陽從事南大文學院的教書育人工作。聲明也指出,經重新審核沈陽的師德師風「是否符合南京大學文學院全體同仁教書育人工作的要求,是否能得到這個共同體的認同」,南京大學文學院認為,「他不符合」。

聲明中還說,網路的議論已經嚴重影響南大文學院正常的教學科研秩序和學術聲譽。「沈陽已經不適合在南京大學文學院工作」。

爆料者:北京大學教授「以戀愛之名,行性侵之實」

中國網路昨天瘋傳一篇名為〈現南京大學文學院語言學系主任、長江學沈陽教授,女生高岩的死真的與你無關嗎?〉文章,文章署名為北京大學中文系95級校友李悠悠,內容講述曾任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的學者沈陽,22年前性侵北大中文系女學生高岩,最終導致學生自殺。

李悠悠表示,1995年,她與高中同學高岩一同考上北京大學中文系,在課堂上遇到40歲的已婚教授沈陽。當時,高岩成績為全班第一,表現優異,因而受沈陽指派,負責處理班務,剛開始,沈陽只是邀請高岩一同搭教師專車,來回不同校區。

但1996年,大一下學期,沈陽以討論學術問題、收送作業為名,要求高岩送作業去他家,卻藉此性侵高岩。李悠悠表示,高岩曾告訴她,「他(沈陽)餓狼一樣向我身上撲過來。」從那之後,高岩開始變得沈鬱,李悠悠說,高岩曾向沈陽表明,不喜歡這樣,但沈陽卻說因為「愛她」才這樣對她。

同時,沈陽也和班上其他女學生約會,甚至告訴其他女學生,是高岩主動「貼上來」,並說「我怎麼可能會喜歡她?是她自己精神病。」這番話傳開後,一些人在背後議論高岩「單戀」教授沈陽,說高岩神經病的傳聞也不絕於耳。李悠悠說,「自此,高岩開始承受性侵與謠言的雙重打擊。」

1998年3月,高岩自殺。但李悠悠說,最令人生氣的,是往後的20年間,沈陽在課堂、自傳裡,不斷重複說,「曾經有一個女生,大家都亂傳她是為我而死的,這根本就是個謠言,因為這個女生是個神經病。」文章末尾,李悠悠義正嚴辭的要求沈陽對高岩及家屬道歉。

《北京新浪網》報導,現居加拿大的李悠悠接受專訪時指出,高岩去世后,警方介入調查,進行屍檢後說,高岩「已經不是姑娘了(不是處女)」,李悠悠說,我也從她朋友、同學處得知,除了沈陽,她沒有走得很近的異性朋友。

李悠悠也說,高岩從來沒有說她和沈陽是交往或戀愛,只說吃飯、見面。「我覺得,沈陽最開始製造假象是正常的男女朋友關係,但他對高岩的一系列行為,是打著戀愛名義,行性侵之實。」李悠悠表示,高岩曾說,「他應該是愛我才發生這種身體行為,但我覺得愛應該不是這樣的。」

根據南京大中文系網頁,沈陽目前為南京大學文學院語言學系主任,1993年在北京大學獲博士學位,也在1996年~1997年在香港城市大學做博士後研究,現任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也仍在北京大學中文系擔任兼職教授。此外,沈陽也參與中國多項學術委員會,甚至多次獲得人文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並主持多項國家社會科學研究計畫。

20年前的性侵難以舉證,發文者:希望不要再有女學生受害

中國《新浪網》報導,李悠悠接受專訪時表示,「我知道從司法意義上來講,性侵的取證很難。」但他強調,沈陽這樣的人不能繼續留在校園,出面澄清的最大意義,就是希望其他的女生,不要再遭受類似情況。

李悠悠也在文章中說明,「目前,我本人對瀋陽教授尚無法律訴求。但我堅決捍衛過去和現在的受害者及其家人保留其法律訴求、追究沈陽罪責的神聖權利。」

她強調,「所謂性侵,指任何未經同意的性行為。換言之,即使對方沒有說『no』,只要她或他沒有說『yes』,而你卻跟人家發生了性關係,就已然構成了性侵。」但她說,「本文提及的性侵,並非嚴格的法律意義上的概念,而更多的是師風、師德意義上的概念。」

其他同學出面指證,這是「權勢性侵」

李悠悠的文章瘋傳後,另有兩名北大95級的學生:美國索思摩學院(Swarthmore College)助理教授徐芃和美國維思大學(Wesleyan University)王敖也實名發文,表示沈陽與高岩的死有關,要求沈陽不要再說謊。

徐芃提到,高岩過世後,她母親曾在女生宿舍樓下的撕心裂肺的哭喊,提醒宿舍內的學生保護自己,尤其小心沈陽教授。

王敖則表示,高岩的事件不是單純的師生戀,在當代的社會環境下,在權力、掌握的資源、心理成熟度不對等的情況下,師生之間的浪漫、性關係直接指向的是腐敗和潛規則,造成強勢一方對弱勢一方身體和情感的剝削。結果是滿足了一些人變態的權力慾和控制欲,付出的代價是一個生命。」

事發後校方、警方都曾調查,最後只將沈陽記過

(中央社)明報報導,高岩當年的班導師、現任美國俄勒岡大學(University of Oregon)東亞系副教授王宇根昨天也發表追悼文章,指高岩在學術追求及品格贏得老師和同學的尊敬。他當年負責調查事件,指「她父母知道與系某教師有關」,但苦無證據。

《端傳媒》報導,據多名北大畢業生回憶及香港作家廖偉棠引述相關資料指,高岩自殺後,北大中文系系主任費振剛曾力主將沈陽開除,但在沈陽的導師陸儉明的保護下,沈陽最終只被記過處分,並被安排去香港訪學一段時間避風頭,之後又返回北大。

香港《信報》報導,北京大學今日回應此事表示,學校高度重視,要求教師職業道德和紀律委員會立即覆核情況,依法依規開展工作。北大聲明又指,經查閱資料,20年前,即1998年3月,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對舉報事件作出事實認定,給出調查結果,北京大學同年對沈陽作出行政處分。

中國《新浪網》報導,沈陽受訪時表示,關於高岩過世的事,「當年海淀區公安局、北大中文系和學校黨委都調查過這件事,單位都有調查結論。」並強調,李悠悠文章的內容,完全是誹謗,並非事實,他說,自己與高岩「第一沒上過床,第二沒發生過性關係,第三沒談戀愛。而且此事是警方、學校有結論的。」

《中廣新聞網》報導,中國官媒《人民網》今天一早也刊出評論文章指出,「相信,即便是對於當事人,把事情查明白說清楚,也強過讓此事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留下疑點乃至汙點。」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世界上還是有很多美好的事情,只是你現在暫時無法看到。憂鬱之前的你,還能那麼開心,你曾經辦到過,明天,也可以再辦到一次。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張老師專線:1980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性別』文章 更多『李修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