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打開了人生的視野,決定和「台灣上層階級培育出來的菁英」男友分手

她打開了人生的視野,決定和「台灣上層階級培育出來的菁英」男友分手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B的問題,出在他是台灣現代社會培育出來的社會菁英,這種人事業心重、自我強,家庭背景講求功利主義,不在乎人文感性,個人的價值就是社會認可的成功,而非自我完成,所以只會把人當工具,是白領階級常見的代表人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一個在美國西岸唸研究所的朋友A突然敲我,說她最近跟男友B鬧分手。她們從在台灣唸大學開始交往,兩人一起去美國唸研究所,在一起已經N年,關係一直都很穩定。她突然跟男友提分手,實在奇怪。

A的外表有名模等級,也屬於台灣人會喜歡的那種。雖然應該不符合美國人的審美標準,不過還是問她是不是有新歡之類的,不然幹麼分。A說,沒有任何別的對象,純粹因為她受不了。

追問原因後,大概了解狀況。說到底,都是台灣社會環境的問題。

A來自環境單純保守的家庭,大學的時候不參加什麼社運或類似的外務,就專心讀書。人生按照父母的期望,拿到好成績唸好托福,考到美國名校,出國進修。未來不是在美工作移民拿綠卡,就是回台灣靠家裡的人脈/經濟資源找好工作,當個安穩的白領階級。

而B來自於上層階級(律師家庭),從小就成績好,一路唸台灣名校畢業,在美國頂尖的U什麼A的大學研究所畢業,順利找到美國科技業的好工作,大概就是那種因為價值觀差太多,根本不會跟我這種人往來的社會菁英(之前跟他見面時,彼此有禮貌打招呼,交換背景後,互相給了對方一個不屑的眼神)。

B從大學時的人生規劃,就跟A差不多。兩人在家庭期望中交往,在美國住一起彼此照應,打算等A畢業後立刻結婚,生幾個小孩之類的。一般人很少走在自己規劃的道路上,他們都做到了,結果卻弄到分手。

A說,在美國待了幾年,她一樣過著在台灣的單純生活,往來的人大概就是鄰居跟同學,認識的朋友幾乎都是B的朋友,B也管她很嚴,生活就只是以B為重心。本來A還可忍受一些生活上的問題,但自從B開始上班後,變得很愛比較,覺得自己明明能力超強,賺得沒有同事多,聽起來也沒有什麼耀眼成績,沒辦法過很好的生活,回家就整天發脾氣,偶爾還會動手。

但關鍵在於,他們已經好幾年沒做愛了。

嗯?這是我很有興趣的話題,逼問細節。A說,B很自我,常常不親吻不前戲就插進來,只顧自己爽。她每次都有被強姦的感覺。後來B還說做愛浪費體力跟時間,還不如用來想怎麼賺錢。讓她覺得絲毫不受尊重,自然的就幾年沒做。但卻整天看B在虧別的妹。

A說,剛開始都會懷疑是不是自己有問題,後來就催眠自己說,其實沒床事也是可以活的,久了就變成深宮怨婦。

聽到這邊大概就知道問題是什麼,我說B的問題,出在他是台灣現代社會培育出來的社會菁英,這種人事業心重、自我強,家庭背景講求功利主義,不在乎人文感性,個人的價值就是社會認可的成功,而非自我完成,所以只會把人當工具,是白領階級常見的代表人物。A說,你講得很對,B就是這種人。

A之所以會不滿,問題出在B打從心裡就把她當成工具,這種例子在PTT上面,就有無數文章可以參考。從漁業小開徵媳婦,開出讓年輕女性吐嘈的,要求順從的傳統婦女條件,到完美主義者的醫生只因為太太煮湯的溫度不對(用溫度計測量),就動手毆打。這都顯示一種把他者工具化的思維模式。

A說自己真的愛著B,如果B可以學著改變,她才會回頭,不然就是分定了。我說這實在過於天真。當初B會愛上A,就是因為A符合B心中理想的求偶類型,而A也接受了B的「樣子」,B並沒有做錯什麼,這本來就是他的面目,只是在異鄉共同生活,才讓A了解到兩人實在有過大的差異。

所以問題一定不只出在沒做愛,A一定是有了什麼體驗,才意識到她過往人生的侷限,才發現自己要的不是那樣的人生。問她最近都在幹麼。

A說,後來吵架吵得凶了,她開始會自己找鄰居出去玩,也因此打開了人生的視野。他們住的地區是娛樂用大麻合法化的州,鄰居都會拿各種類的大麻跟他們分享,然後也會用一些蘑菇什麼的。

A說,本來自己思想都很固定,平常不會想太多,但有了幾次體驗後,發現自己不知道要什麼,不知道都在幹麼。上次跟朋友去山上露營用藥後,自己一個人在山上走,想了很多,回來就提分手了。

A其實她現在會跟一些人去經歷一些「其實台灣也有,但只能偷偷的做,不然會被社會唾棄」的社交活動,她正處在真正體驗人生的階段。

其實這些事或行為,應該大學時就要自我追尋,A開始得太慢。過去的A完全按照教育體制與一般家庭希望的,功成名就的路子走,結果卻讓她的自我因此弱化。平常根本沒想過「獨立思考」是什麼。20多歲才開始畢竟也不算太晚。有時候看台北的天龍人,到4、50歲還停在幼體化的思維模式,A已經算不錯了。會想看看過兩年之後,她會變成怎樣的人。也許她才能真的找到自己。

A領悟了自己的侷限,想要走自己的路。能從過去台灣的教育與文化中覺醒,是件好事。

至於B,他的問題也好解決。找個價值觀相同,願意為了社會條件忍受他的配偶即可。這並不難,畢竟他的言行思想,正是台灣這個社會大家表面上覺得不優,實際上卻是很多成功人士都在幹的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傅紀鋼』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