墾丁「出火」灑滿爆米花,再美的台灣也會被商機弄死

墾丁「出火」灑滿爆米花,再美的台灣也會被商機弄死
Photo Credit: Jun Kaneko@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於是一雙雙腳離開了,離開了曾經遊客如織的墾丁,當看到本應熱鬧卻空蕩的現場、當看到曾經繁華卻荒蕪的破敗感,當看到美景被破壞,誰還會想踏進去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一句話,就讓它恢復原貌吧!它的原貌,就是它最美的地方。

為什麼墾丁如今會遭受臭名到這樣的地步呢?是它的海岸不再蔚藍了嗎?草地不再翠綠?熱帶植物不再豐富?還是珊瑚礁岩海岸線消失了呢?

都不是。

是長年累月依附著它豐富自然生態、吸血卻無責任感、把資源耗盡的人類,讓它的「商機」死掉的。而這,幾乎是台灣當今許多逐漸沒落的觀光區,同樣的問題。(身為高雄人,對,六合夜市,我就是在說你)

當你的眼裡只有短線的商機,就算坐擁黃金城,也會被炒爛掉。一份滷味破千元、一碗麵破200元、住宿價格問題,時有所聞。來看看今年春假連假,業配感極重的新聞說了甚麼:「從4月4日開始到4月7日,都有音樂派對能HIGH一整晚,參加人次可望上看30萬。」

而事實呢?「在當地賣雞排的老闆表示銷售狀況不如預期,人潮都是路過為主;這幾年都有參與活動、賣台灣啤酒的業者也同樣指出,今年是最慘的一年,「一天要賣出50杯也很難」,還說第一日的舞池估計不到百人。墾丁公園警察也表示,照顧春天音樂季七、八年來,「今年真的是最冷清的一年」。」不禁啞然失笑...

甚至日前去了一趟,看到當地「出火」景點,明明2018年2月份才上過爆料公社,這次去看依舊是滿滿的大人帶小孩,用最好的「身教言教」,帶領著翻越「禁止進入」圍籬,在火堆裡烤爆米花。爆米花怎麼來的?停車場上發財車店家兜售的。

墾丁出火(1)
Photo Credit:Lisa Liu

沿著短短兩分鐘步道走入,就看到迎面走來許多家庭已經拿著烤好的爆米花在離開。

墾丁出火(2)
Photo Credit:Lisa Liu

果然一到出火點就看到這種場面,連續不穩定的火,小孩邊烤邊抱怨「燒焦了」然後隨手一丟。

墾丁出火(3)
Photo Credit:Lisa Liu

然而大家或許會疑惑,為什麼小小一個出火點,要設置這麼大的圍籬範圍?那是因為出於安全考量。出火的特殊地形,起始於「泥岩層中的天然氣從裂隙竄出至地表,經點燃後而形成的天然景象。」而這樣的地質形成可以追溯到260萬年前的上新世。

出火的火勢大小會受到氣候跟季節影響,甚至在火勢極大時,火焰都會燒出圍籬範圍,所以圍籬才有其必要。而我們就這樣踏在260萬年前的特殊地形上,蹲烤的爆米花,點燃仙女棒,然後隨意丟棄垃圾,完整真實「台灣最美風景」的體現。

有這麼缺吃這樣一口爆米花嗎?你千里迢迢塞車來墾丁,就是為了烤這一口爆米花嗎?更遑論,抱怨景點無聊的、疑惑為何有人公然違法的,站在這個景點,眼見、耳聞,都是惡小而為之後,累積成的強大厭惡感。

而這樣的景點,在外國觀光客眼裡的感受呢?「是個不錯但不一定要去的景點」、「好多人爬進去,不是禁止嗎?」這還只是英文留言,中文的負面留言更多...

這還只是出火這樣一個景點,整個墾丁國家公園有多少類似的情形?我們不懂也不珍惜手中擁有真實的美,任由眼裡只有商機的人去破壞,在當地人得知之後回覆的訊息也是這樣。看來似乎是累犯了,罰不怕,報警不怕,反正賺不完?破壞不完?

整個南部地區有多少自然景觀是落入這些有恃無恐的人手裡呢?只能再打一通報警電話,痛心轉頭。

於是一雙雙腳離開了,離開了曾經遊客如織的墾丁,當看到本應熱鬧卻空蕩的現場、當看到曾經繁華卻荒蕪的破敗感,當看到美景被破壞,誰還會想踏進去呢?

單就「出火」景點改善,我不禁奇想如果能夠:

  1. 增加設立解說資訊
  2. 由各團體發起輪值現場解說人員

或許質疑出火這個景點太小太無聊,導覽有什麼用?但若每小時導覽人員帶領下,在確保不造成環境污染、最少現場破壞的前提下,提供民眾圍籬外免費體驗「出火爆米花」品嘗呢?Costco的牛肉試吃大家都會乖乖等排隊了,別說這樣的活動不會增加親子親近度!大家只是要個好玩,旅遊度假,做一些放鬆放空的小事,有主事單位完整設計規劃,爆米花攤販還會有機可趁嗎?

當然可以儘管質疑,這樣的提議花費太高、人力不足,沒關係。也有直接了斷、更為乾脆的解決辦法:直接圍起來。

尊嚴跟自重,都是自己去追求的,也是自己去拋棄掉的。

儘管身為南部人,我依舊是熱愛墾丁的,我們有繞開這些坑點的玩法跟路線,也熟知認真經營跟在地永續的負責商家。這些店裡,完全不需要擔心人次問題,因為,他們永遠是支持者高朋滿座的。當長年累月依附著它豐富自然生態、吸血卻無責任感、把資源耗盡的人類,眼裡只有「商機」,再美的台灣依舊會死掉的。

出火如此、墾丁如此、高雄六合夜市如此。你還想到了那裡也是如此嗎?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