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學院不敵#MeToo性侵醜聞,2018年諾貝爾文學獎暫停頒發

瑞典學院不敵#MeToo性侵醜聞,2018年諾貝爾文學獎暫停頒發
Photo Credit:Evunji @ Wikipedia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三名院士離開學院,他們讓學院宛如置身懸崖絕壁,剩下的13名院士,背負著「包庇涉嫌性犯罪者」的汙名,而由他們所選出的文學獎,又會有誰想要獲得?

(2018.5.4 17:40更新)

負責頒發諾貝爾文學獎的瑞典學院今(4)日宣布,瑞典學院一名女院士的丈夫阿爾諾被控強暴與性侵,因此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將延後至2019年頒發,創下近70年來首例。

《BBC中文網》報導,去年11月,受#MeToo運動啟發,18名女子指控法國攝影師尚.克勞德.阿爾諾(Jean-Claude Arnault)性侵和性騷擾,而阿爾諾正是瑞典學院前院士、作家嘉塔莉娜.費洛斯坦遜(Katarina Frostenson)的丈夫,與瑞典學院關係密切。

當時,這樁醜聞引發學界對瑞典學院的不信任,引發瑞典學院院士的「辭職潮」,瑞典學院為終身職,但院士若拒絕出席會議,讓諾貝爾獎的評選工作停擺,幾乎等同辭職。當時辭職者包括費洛斯坦遜及瑞典學院常任秘書長莎拉.丹妮奧斯(Sara Danius),4月,瑞典學院三名院士也表態不再出席瑞典學院的會議。

一名消息人士對瑞典廣播電台表示,暫停今年的獎項是恢復瑞典學院聲望的唯一方式。


(中央社)法新社報導,去年「#我也是」(#MeToo)運動方興未艾之際,瑞典學院內數名成員以及成員的妻子與女兒在11月指控一位鼎鼎有名的文化界人士。

瑞典《每日新聞》(Dagens Nyheter)當時披露這則新聞,刊登了18名女性證詞,指稱遭到性侵或強暴,而禍首是瑞典文化圈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之一。

因瑞典法律奉行無罪推定原則,媒體並未公布遭控男子的姓名,但他在文化界名號響亮,身分普遍為公眾所知。根據《每日新聞》,這匹惡狼自1996年到2017年之間犯下多起性侵。

今天請辭的成員之一英格朗(Peter Englund)表示,性醜聞深深撕裂了瑞典文學界。他寫給瑞典《晚報》(Aftonbladet)的信中表示:「隨著時間過去,已現形的裂痕持續在擴大。」

另一名請辭的重要成員埃斯普馬克(Kjell Espmark)也在寫給媒體的信中表示:「非常遺憾,在這個學院服務36年、其中17年擔任諾貝爾委員會主席之後,我被迫做出這個決定。」

「當學院重要成員把私人情誼置於責任與正直之上時,我無法再參與這個工作。」

瑞典國王卡爾十六世.古斯塔夫(King Carl XVI Gustaf)今天得知事件發展,諾貝爾獎基金會理事長海肯斯登(Lars Heikensten)也對這「嚴峻狀況」表達關切。

《法新社》報導,這三人是終身會員,因此技術上他們無法辭職,但可以選擇拒絕出席會議。

不過,瑞典《哥德堡郵報》指出,這三名院士抗議離去,將對學院的運作造成重大影響。報導指出,瑞典學院18名院士中,女院士艾克曼(Kerstin Ekman)和洛塔斯(Lotta Lotass)分別自1989年和2015年開始,不再參與院內事務,如今再失去三名院士,只剩下13人。

報導指出,如果再有兩人決定離開,剩下的成員將無法按照章程投票給新成員。然後,這個自1786年以來存在的瑞典學院可能會結束。

瑞典國王古斯塔夫三世於1786年模仿法蘭西學院成立了瑞典學院,目的是為了保證瑞典語言的「純潔、力量和莊嚴」。18名院士的主要職責是編撰兩部瑞典語辭典,而諾貝爾文學獎的評選,也是這18位院士每一年最重要的工作。

每位院士各坐一把帶有編號的交椅,終身固定不變。一位院士去世後,缺額才由其他院士們提名,投票補選,經國王批准後公布於眾。

諾貝爾文學獎評委會由18名院士中選出5人組成,任期3年,可以連選連任。每年由評委會篩選確定5人的候選名單,然後提交給18名院士審議投票。瑞典學院有18位院士,每次投票必須有超過12位委員,投票才算有效。而只有得到超過半數的票,12人投票要超過8票,這個人才能得獎。

瑞典報紙《每日新聞》的文化編輯威曼(Bjorn Wiman)表示,辭職對於學院來說,可說是一場災難,將使其陷入崩潰。而《晚報》的編輯琳德堡(Asa Linderbor)更說,「巴別塔要倒塌了」。

也有人對於這三位院士的辭職,頗有微詞。

被貼上「包庇性侵犯」標籤的文學獎,還有誰想獲得?

哥德堡郵報刊登了一篇社論,作者恩維爾納Björn Werner)指出,這三名院士因此離開瑞典學院,是「不負責任的」。他說,這些院士是「一個獨特的、古老的組織」的成員,他們被選作為保存和管理者。

不過,當這三名院士離開學院,他們讓學院宛如置身懸崖絕壁,其餘的13名院士,則背負著欺凌、持續保護學院裡涉嫌性犯罪者的汙名。另外,大眾將對瑞典學院的這群菁英,抱持質疑的態度。而由他們所選出的文學獎,又會有誰想要獲得?

恩維爾納認為,只有留在學院裡的人才有機會改變環境,爭取讓事情再次變得更好。

不過離開的院士之一、著名作家奧斯特格倫(Klas Östergren)告訴《瑞典日報》,「瑞典學院長期以來存在嚴重的問題,現在仍試圖以一種模糊的方式來解決問題,這是對其創始人和贊助人的背叛,也與它的呈現不凡與品味的使命不符。所以我選擇不再參加它的活動,我離開桌子,我退出了這場遊戲。」

我曾經很勇敢,但對他的認識越深、我越覺得懦弱...

2017年,針對這名涉嫌性侵的男子的指控隨著#MeToo運動曝光,在瑞典這個堪稱世界上「性別最平等的國家」,動搖了藝術,媒體和政界。

《法新社》2017年11月報導,18名婦女集體指控一名在斯德哥爾摩文化舞台上出名的人物性騷擾,內容詳細的記錄在瑞典《每日新聞報》中。

瑞典作家哈坎松(Gabriella Håkansson)表示,該名男子在2007年的一場派對上,在她男友面前對她猥褻。

「他沒有說太多的話,然後他抓住我的雙腿之間,觸碰我的陰部。沒有任何前提,沒有調情或觸摸,我就感覺到有隻手觸碰我的胯下。」結果她打了他一巴掌,然後他離開了房間。

該男子與瑞典學院有著密切的聯繫,並且是斯德哥爾摩文化中心的藝術總監,該中心接受學院成員的資助,院士們也經常出席中心舉辦的活動。

其他幾位女性也描述了類似的事件(指控涉及的時間從1996年到2017年),事件發生的地點,從學院的公寓到慶祝諾貝爾頒獎的王室慶祝活動。該名男子甚至強迫被害人為其口交,事後還一直打電話給她,直到被害人改了電話號碼。

不過她們都沒有向警方舉發。

瑞典駐莫斯科大使館文化事務顧問英瓦森(Stefan Ingvarsson)表示,「我年輕的時候曾經很勇敢,當我為一家小型出版社工作時,他在我們的一個派對上毆打了一個同事,我把他扔了出去。他對我大喊:『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會毀了你的事業!』」

他也坦承,「我對他越認識,我就越感到懦弱。當我在一家規模更大的公司找到工作時,就不可能採取行動——考慮到他的人脈。」

而這名受指控的男子,則拒絕回應所有指控,僅在短訊中寫道:「我沒有做任何事情!!!」

根據丹麥當地媒體《Dagens Nyheter》報導,這名男子與其也是作家的妻子共同經營俱樂部,該俱樂部斯德哥爾摩具有經典地位的文化場域,不少文學朗讀、學術演講、舞蹈與古典音樂活動都會在此舉辦,許多諾貝爾得主與國際作曲家、瑞典當地知名演員、藝術家與學者都曾經在此表演或演講,該俱樂部與瑞典皇家戲劇院、皇家音樂藝術學院及大型出版商關係深厚。

瑞典學院去年決定斷絕與這名男子的所有關係,也停止與斯德哥爾摩文化中心的財政資助,並任命了一家律師事務所來調查委員會成員與該名男子的關係

不過今年3月,斯德哥爾摩檢察院宣布,部分調查涉及2013年至2015年期間涉嫌強姦和襲擊的索賠,由於時效已過,或缺乏證據,因此被撤銷。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