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循師」是如何練成的?他的工作是讓你的心臟「停止跳動」

「體循師」是如何練成的?他的工作是讓你的心臟「停止跳動」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心臟外科手術中,體循師負責將病人心臟停止跳動,以便醫師進行手術,並且以人工心肺機維持病人生命,全台每年約7000台心臟手術、2000人次使用葉克膜以及1萬多台血管類手術,都少不了他們。

(中央社)
台灣發展心臟外科手術初期,死亡率居高不下。直到30多年前,一群「體外循環師」抱著厚厚的英文字典苦學,和台灣心臟外科、麻醉科醫師共同精進心臟手術,挽救無數生命。

而全台有200多名體外循環師,每年奔走於上萬台手術之間,操作人工心肺機維持患者生命。他們經常爽約朋友、被迫餓肚子,卻甘之如飴,更體悟了「珍惜擁有的一切,比什麼都重要」。

博仁醫院心臟外科主任蘇上豪在他的著作《鐵與血之歌》中曾寫到,在心臟外科手術的演進中,最難的莫過於要找出方法,讓心臟暫時停止跳動,呈現靜止、柔軟的狀態,手術才能順利進行,在這段時間,必須由機器取代它的功能,源源不斷提供身體「充氧血」,維持身體正常運作。

早在19世紀,科學家們就絞盡腦汁,要利用充氧血灌注離體的器官以延續活力,1812年法國學者更嘗試將一隻兔子砍頭,利用其他兔子動脈的充氧血灌注這顆離體的頭,卻因為沒有合適的「抗擬血劑」而失敗。

科學家歷經百年嘗試,不僅找到可以阻抗血液凝固的肝素(heparin),也逐步研發出現今使用的人工心肺機及葉克膜,讓患者的心肺功能可以暫時停止,成為沒有搏動的「無血」狀態。

「體外循環師」正是負責操控機器,維持患者生命的重要角色,避免患者因體外循環引起流血不止、灌流不足造成的中風、肝腎衰竭等嚴重併發症。

隨醫療科技進步、人口老化,心臟血管手術已漸趨普及,但外人不知道的是,早在台灣心臟手術還不純熟的年代,心臟外科、麻醉科醫師和體循師不知背負多少患者的性命和壓力,一路把心臟外科帶到今天的境界。

台灣心臟外科研究發展協會成員、台安醫院心臟血管外科主任袁明琦告訴中央社記者,40年前的台灣,有的寶寶一出生就有先天性心臟發育不良,成年人也常因風濕性心臟病導致心臟衰竭或是發生心肌梗塞,一旦犯病,不是沒錢治療就是沒法治療。

早年因心臟手術死亡率居高不下,一聽到要動心臟手術,患者和家人的心情就如同面臨生離死別,心臟手術若能成功,真的是難能可貴的「意外」,醫護人員雖承受極大壓力,但也只能硬著頭皮做下去。

一場心臟手術中,掌握患者性命的醫療人員,除了主刀醫師以外,還有無名英雄「體外循環師(文後簡稱體循師)」,他們就像駕駛艙中的副駕駛,病人能夠手術成功救命,體循師功不可沒。

早年台灣根本沒有所謂的體循師,但沒有體循師操作人工心肺機,手術幾乎不可能成功,因此台大醫院、台北榮民總醫院等單位分別從放射、醫技、護理等部門找人,送到國外受訓1個多月,這群人便是台灣第一批體循師。

袁明琦說,他曾聽老一輩分享,當時不像現在幾乎人人都懂英文、可用網路即時翻譯,那批體循師可是整天抱著厚厚的英語字典,向外國專家學習各種體循知識、研究人工心肺機用法,從動物實驗開始嘗試,奠定台灣的體循基礎,傳承至今。

「體詢師」的工作到底是什麼?

究竟有哪些手術需要有體循師在旁才能進行、他們又扮演哪些角色?袁明琦說,像是常見的心肌梗塞、血管動脈剝離,甚至是寶寶的心臟手術都需要體循師共同完成。

一般來說,心臟外科手術至少要花上3、4小時,最久長達10至20小時,整個過程中體循師都得全神貫注,先將患者血液引流到體外,由人工心肺機取代心臟及肺臟,這時心臟才能在低溫下停止跳動,由醫師接手進行手術。

手術過程中,體循師要時刻注意患者身體的酸鹼度、血壓、紅血球狀況,避免血液凝固,同時掌握時間提醒醫師停下手術,往麻痺的心臟裡灌入保護液維持心臟健康,「要是哪個環節出錯,這個患者可能就回不來了」。

「體循師是我的恩師。」袁明琦說,以前他在接受心臟外科醫師培訓時,幾乎有一半的臨床知識是資深體循師教他的,體循師就像是心臟外科的第二隻手、第二雙眼,隨時緊盯患者的身體狀況,面臨緊急狀況時也會要求醫師停下手術,重新建立血液循環。

直到完成手術、準備讓心臟跳回來時,「成敗就在那一剎那」,如果病人心臟成功跳回來,醫師、體循師都會有種鬆口氣的感覺,但要是沒跳回來或發現手術沒做好,體循師就得在第一時間建立體外循環,抗壓力不可小覷。

「這些年來,台灣成就很多心臟外科醫師,但是大家都忘記體循師了。」袁明琦感嘆,以一天8小時工作時間來算,一家醫院至少要養2至3名體循師才能符合24小時待命規定,但實際上很多醫院只有一名體循師,加上半夜是心肌梗塞發病高峰,體循師不僅得隨傳隨到,一旦遇上重大手術(俗稱「大刀」)也只好無限加班。

此外,體循師雖然要具備14類國考醫事人員資格才能受訓,但受訓後也只有體外循環技術學會發給的證書,沒有其他正式證照,其身分和地位也未被醫界重視,明明救人無數,卻永遠只是一名技術人員,領著和護理人員相當的薪水。

袁明琦說,他的恩師曾在台北榮總當了35年體循師,是院內第一批體循人員,那時人力不比現在,三不五時就會被叫回醫院支援手術,每當半夜家中電話、BB Call(呼叫器)大響,全家人都會從睡夢中驚醒,他顧不得睏、安撫不了哭鬧中的孩子,只能趕緊回撥電話、飆車到醫院,搞得全家人都相當崩潰。

心酸的是,當那名體循師同期的朋友,紛紛從技術人員晉升為技師時,他卻始終是最基層的技術人員,他付出一生努力救人,專業和貢獻卻難被外界肯定,也是不為人知的辛酸面。(體循師在人力銀行上徵才條件參考)

Extracorporeal Membrane Oxygenation
Photo Credit: Air Education and Training Command

「體循師」是如何練成的?

今年44歲的孫議德在心臟加護病房當了19年護理師,對體循師工作相當熟悉,在一次因緣際會下開始受訓,2年後投入體循師工作。一開始,他在一間地方的小醫院擔任院內唯一一名體循師,必須365天隨時待命,除非醫師放假、他才放假,但看著病人在一次次手術中恢復健康,更體認到這份工作肩負的使命感。

今年47歲的劉美杏是手術室的資深護理師,10年前因為手術室開出一名體循師的職缺,她義無反顧地栽進體循的世界。「當時所有主治醫師都叫我千萬不要去」她笑說,很多人告訴她,女生有生理期、情緒起伏比較大,體力也不如男生,要勝任體循師的工作非常辛苦,但她仍決定踏出舒適圈。

在心臟外科手術中,體循師負責將病人心臟停止跳動,以便醫師進行手術,並且以人工心肺機維持病人生命,全台每年約7000台心臟手術、2000人次使用葉克膜以及1萬多台血管類手術,都少不了體循師。

「體循師的每個動作,都攸關病人生命安全」,因此責任感絕對是體循師最必備的特質,孫議德說,畢竟心臟手術經常一開就是7、8小時,不可能下班時間到了就拍拍屁股走人,面對緊急事件時,也得犧牲和家人相處的時間,趕到醫院救人。

此外,在手術室中,體循師面對的是冷冰冰的人工心肺機,當機器突然無預警大響,體循師必須在極短時間內冷靜下來、找尋可能原因,立即穩定病人的身體狀況,不容一次差錯,抗壓性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

劉美杏形容,體循師就像是手術中的飛行員,裝上、脫離心肺機都是最危險的時刻,而且手術前必須先做足準備工作,根據病情擬定計畫,即便每天開一樣的刀,每個病人的狀況卻大不相同,直到手術完畢、病人心臟恢復跳動,才算是「安全降落」。

此外,台灣的體循師教育屬於「師徒制」,不像醫師有一套完整的教育系統,孫議德說,想成為體循師的醫事人員在體循技術學會接受2年基本訓練後,雖然對體循工作已有基本認識,但解決問題的能力還是得靠工作、交流,慢慢累積。

孫議德強調,面對同樣一位病人,卻因每個人看待事情的角度不同,10個體循師可能有10種解決問題的方法,就像在打電動,每個病人都是不同的關卡,破關的每一步都得步步為營。

體循師:救的人變多,朋友卻變少了

「體循師算是看天吃飯的工作」劉美杏說,每當天氣變化大或遇上流感季,需要手術、裝葉克膜的患者就會大增,經常剛下刀才踏進家門,又接到醫院打來的求救電話。

一次心臟手術平均8小時,要是體循師肚子餓、想上廁所,只有一個字「忍」,劉美杏說,患者接上心肺機後,他們必須時刻緊盯,短短30秒不注意就可能害患者丟命,為了避免想上廁所、肚子餓,她在進手術室前盡可能不吃東西也不喝水,寧可餓也不可鬆懈。

除此之外,體循師更是朋友和家人眼中的「爽約大王」,孫議德、劉美杏都有相同經驗,好幾次答應朋友一起吃飯,誰知才剛踏出醫院就接到緊急手術通知,還曾約吃麻辣火鍋,只吃了一口泡麵就被叫回醫院,兩人無奈笑稱「救的人變多,朋友卻變少了」。

「這工作辛苦歸辛苦,但每當救活一個病人,就覺得人生又往前邁進了一步」劉美杏說,有些病人到院時情況明明很差,卻能在自己手中好起來,除了獲得醫師的信任外,救人的快樂和成就感更是無價,所有的疲憊也都值得了。

相反地,她也曾花了整晚時間替病人急救,最後仍回天乏術,一走出病房看到病人的妻子和孩子抱頭痛哭,眼睜睜看著一個家庭就此被拆散,也會有深深的無力感。

整天進出手術房,看盡生離死別,讓兩人對人生有了全新體悟,更加珍惜人與人之間的緣份,雖然體循師的薪水並不多,但孫議德感嘆「生死看多了,什麼事都是小事」,珍惜現在擁有的一切,比什麼都重要。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一圖看懂微電腦瓦斯表:三大安全遮斷功能,守護居家安全「不漏氣」

一圖看懂微電腦瓦斯表:三大安全遮斷功能,守護居家安全「不漏氣」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相較於傳統機械式瓦斯表,微電腦瓦斯表可以主動偵測異常情況,在漏氣、超時使用、五級以上地震發生時,自動遮斷瓦斯,以防瓦斯外漏所造成的氣爆、火災等危害,強化居家安全的守護。

你收過瓦斯公司寄來說明可換裝微電腦瓦斯表的通知單嗎?自從2011年天然氣事業法通過之後,政府便開始推廣微電腦瓦斯表,屆齡換裝微電腦瓦斯表完全免費,每個月也只要多40元的基本費,就可以享受微電腦瓦斯表所帶來的安全保障。和傳統瓦斯表相比,微電腦瓦斯表增加了精密微電腦晶片、感震器、壓力開關、緊急遮斷閥等零組件,在偵測到漏氣、超時使用、大地震時,便會進行自動遮斷功能。這些功能對你我的居家安全有什麼保障?一起來搞懂吧!

微電腦瓦斯表_第一篇_完稿

三大安全遮斷-漏氣遮斷

瓦斯管線會因為風吹雨淋日曬、被老鼠嚙咬等原因,而慢慢老化破裂;再加上台灣地震頻繁,也是導致瓦斯管線鬆脫漏氣的原因之一。一般來說,我們可以透過發現家中瓦斯的使用量異常增加,或者是聞到瓦斯特有的臭味,來注意到瓦斯有漏氣的情況。可是,現代家庭的瓦斯管線往往鋪設在室外,又或者大量漏氣的時候沒人在家、或正在其他房間休息,可能不會發現這個危險警訊。

微電腦瓦斯表可以偵測到瓦斯漏氣的問題,並且自動進行「漏氣遮斷」,在第一時間阻止易燃的瓦斯洩漏,以免在不知情的狀況下浪費瓦斯,甚至造成嚴重災禍,全家人每天都能安心生活。

三大安全遮斷-超時遮斷

想必很多人都有急著出門,然後突然想不起自己到底有沒有把爐火關掉的經驗吧?這種不踏實的心情,在忙得抽不開身的時候,特別讓人覺得難受。大家可能也聽說過,家中長輩開了瓦斯爐燒水泡茶,結果朋友打電話來聊天,講著講著就忘記瓦斯爐的火還開著,如果爐火一直燒下去,可能真的會導致一發不可收拾的憾事。

微電腦瓦斯表可以偵測瓦斯的使用量與時間的關係,開大火的話,用氣的時間會縮短;開小火的時候,時間就會相對拉長。這個功能可以在家人使用瓦斯,但忘了關火時,自動判斷是不是應該要啟動「超時遮斷」的功能。

三大安全遮斷-地震遮斷

發生五級以上的地震時,如果正好在使用瓦斯,微電腦瓦斯表就會馬上停止供氣,這就是「地震遮斷」功能。說到地震,其實和微電腦瓦斯表的發明及推廣有著非常密切的連結。日本早在1987年就開始推廣使用微電腦瓦斯表,因為有這項設備,所以不管是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或者2011年的311大地震,都因為「地震遮斷」發揮作用,才不至於因為瓦斯而引起更多事故。

同樣位於地震帶上的台灣,我們向來十分在乎房屋的結構和材料是否防震,如果能更進一步裝設微電腦瓦斯表,在地震發生時發揮作用,自動遮斷瓦斯,就能防止因為設備損壞所造成的瓦斯外洩以及氣爆、火災等事故。

微電腦瓦斯表在日本目前已有將近100%之普及率。在台灣,目前的年度裝置率則從2014年的8.43%,提升至2022年第2季的48%。所謂多一份用心,就是多一份保障。在我們小心用氣、用火的同時,再加上微電腦瓦斯表的主動防護,家人的生命安全和財產保障,就更加完整了!

經濟部能源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