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層原因看「美中貿易戰」:未來世界產業鍊大分流的第一步

四層原因看「美中貿易戰」:未來世界產業鍊大分流的第一步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將拋下中國,尋求其他國家作為支撐自己消費的生產者;中國也將減低對美國市場的依賴,將自己打造成最終市場。全球其他國家跟企業,包括台灣在內,恐怕都要問自己一個問題,未來我們要跟誰站在一起?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在今年3月23日簽署了「301條款」備忘錄,對中國銷往美國的1,300項貨物課徵600億美元(約1.7兆新台幣)的關稅,揭開了美中貿易戰的序幕。美中之間的貿易衝突對台灣經濟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但是要看出這場衝突未來的發展方向,還需要更深入的去分析這場衝突的成因。這篇文章將從四個層次來看這場貿易衝突的成因,再從中釐清未來局勢發展的可能性。

第一層原因「貿易逆差」

這場貿易戰的第一個層次,來自於川普在第一時間提出的理由,聲稱是為了緩解美中之間高達3,750億美元的貿易逆差,但是這個理由很快就遭到支持國際貿易的學者打臉。

所謂的貿易逆差,指的是美國在跟中國的貿易裡,美國買進中國商品的金額多於賣給中國的。在一般人的生活裡,兩個人互相做生意卻只有一個人賺到錢當然是另一個人吃虧。但國際貿易是一個複雜的分工體系,獲利跟損失並不是單純從雙邊貿易的收入與支出來看。

過去美國跟中國之所以會產生貿易逆差,原因出在中國以低廉的勞動力生產了大量的廉價商品,這些廉價的商品在近二十年來讓美國的消費者可以用便宜的價格買到大量的生活用品,支撐了美國中低階層家庭的生活水準。另一方面,中國雖然靠著生產大量的廉價商品在美中貿易賺了不少錢,但美國仍然壟斷了全球產業鍊最高端的高價商品市場。此外,作為全球貿易鍊的最終市場,台灣、韓國、日本、中國等國家為了維持美國持續消費的能力,多半願意承購美國所發行的國債及持有美元。

美國對中國行程貿易逆差的真正原因,來自於美國社會長期鼓勵過度消費,甚至舉債消費的結果。所以就算沒有中國,美國還是會跟其他國家形成貿易逆差。反而是中國的出現提供了大量的廉價商品,支持了美國社會的消費欲望,變相來說是中國用廉價勞力在支撐美國人的生活水準。因此有許多學者認為美中貿易是各取所需的「互補」。川普如果為了解決貿易逆差而掀起貿易戰,反而是在拿石頭砸自己腳的不智行為。像是郭正亮的專欄或是《財訊》刊登史蒂芬羅奇(Stephen S. Roach)的文章,就屬於這個角度的觀點。

RTX5HWRA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第二層原因「中國製造2025」

美國《紐約時報》、英國《金融時報》報導以及美國的「301調查」,則顯示了解決貿易逆差只是表面上的理由,這場貿易戰真正的原因是為了反制中國推動的「中國製造2025」計畫。這個計畫其實早在2015年,就由中國總理李克強提出,但在提出時並沒有引起外界的注意。因為這個計畫表面上就如同德國推動的工業4.0一樣,是一個正常的產業升級計畫。當一個國家長期依靠低廉勞動力累積資本後,自然會希望能夠將產業轉型成利潤更高的技術密集產業,而國內隨著經濟發展而攀升的工資水準,也會逼著這個國家不得不那麼做。

可是以台灣當例子,台灣喊了幾十年的產業升級卻做不起來,雖然問題很多,但最主要的的問題之一,就在於像是美、日、德等先進國家對技術密集商品的核心技術都保護到家。一來,每個技術如果都靠付費取得,在天價的授權費底下,成本效益根本不划算;二來,一些關鍵性的核心技術先進國家根本不賣,因此就算你有錢也無法順利讓產業轉型升級。

那中國要怎麼突破這樣的困境呢?中國政府想到的方法,就是透過「政治力」介入商業,逼投資中國的外國企業必須交出關鍵的核心技術。例如用法令限制外商設立中國分公司必須要跟中國人合資,而分公司的合資比率也透過法令規定讓外資持股不得過半。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分公司的中資股東便可以左右經營權,並想辦法向外商母公司施加壓力,逼母公司透露關鍵技術。但中國政府似乎仍嫌不足,甚至直接立法讓中國分公司可以合法的無償「轉移」這些技術。

中國政府的這些手法其實並不新鮮,過去數十年間,包括台灣在內所有投資中國的國家,都早已嘗過類似的苦果。早在2005年出版的《中國企業無限公司》(China Inc.)一書,就提到中國的汽車產業利用政府對智慧產權鬆散的保護大量竊取外國的技術,等於中國政府變相補貼汽車產業可以免費進行技術轉移。同樣的手法也發生在過去台灣各種農產品品種被中國竊取的事件中。中國這套「養、套、殺」的模式,在所有曾經投資中國的外商眼中應該都不陌生。但奇怪的是過去這些國家面對中國的小動作,都是採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就像2002年出版的《中國熱》(The China Dream),作者整理了整個1990年代各國企業在中國被套殺的例子,但在書末寫道:

大部分人在中國鍛羽而歸的理由簡單易懂,但是中國市場需求的潛力太大,仍然吸引許多企業飛蛾撲火。

但怪就怪在,這些事情從1990年代以來早就存在了至少快30年,為什麼過去中國經濟尚未如此興盛的時候,歐美先進國家反而願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對中國讓步。而當今日中國經濟更強,中國市場的消費力也更加驚人的時候,美國反而決定出手對中國掀起貿易戰,歐洲各國與日本也在這個時機點將中國告上WTO呢?這就牽扯到美中貿易戰的第三層原因。

Robot_worker
Photo Credit: Mountain @ CC BY-SA 3.0
上海科技館展出的機器人
第三層原因「美中貿易的結構性變化」

過去美中貿易的基礎結構,就如郭正亮所說,是「中國從美國進口高附加價值的工業産品,美國從中國進口低附加價值的生活消費品,同時在服務貿易方面,例如金融、知識産權、旅遊、留學,中國對美國都是入超。」但是在2008年以後,這樣的趨勢其實已經開始鬆動。

前段《財訊》那篇文章的作者,史蒂芬羅奇在2015年出版的《失衡的經濟》一書中,就談到2008年的金融海嘯對美國跟中國都帶來可觀的影響。對美國而言,金融海嘯讓美國醒悟繼續單方面依賴最終市場的優勢,靠過度消費來建立經濟榮景是相當危險的一件事。因此在金融海嘯之後,美國回過頭去發展自己的製造業,希望能擺脫對中國廉價商品的依賴。對中國來說,金融海嘯引發的蕭條也讓中國警覺到依賴美國市場的危險,因此中國希望能推動經濟轉型,從依靠外銷轉向發展內需。

甚至我們可以觀察到,習近平上台後提出的一帶一路,揭示了中國的野心不只是發展內需,更企圖打造一條獨立於美國之外的「天朝產業鍊」。在一帶一路的戰略規劃下,中國將製造業轉移到亞洲與非洲各國,而這些國家所生產的商品將由中國市場負責吸收。如果過去20年的全球產業鍊是以中國為主要的製造者,美國為主要的消費者;習近平想架構的貿易格局,則是以亞洲、非洲的新興國家為生產者,中國為消費者,然後把美國跟歐洲排除在這個體系之外。

所以郭正亮文中認為美中貿易是「互補」而非「競爭」其實是一個習近平亟欲擺脫的模式,雖然中國當前的產業結構還沒有轉型成功,所以美中之間2017年的貿易數字仍然反映了舊有的互補模式。但從一帶一路以及「中國製造2025」等計畫來觀察,中國正在努力改變美中之間的貿易「互補」。

更有趣的是,郭正亮在自己的文章中引用了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的話:「中國已經準備好向美國購買更多商品,但不知道美國是否準備好賣給我們。」也準確的解讀出了這句話背後中國希望購買的東西是:「天然氣、石油、先進材料、電子器件、先進計算機、傳感雷射、推進系統、尖端武器。」但郭正亮卻沒注意到這些東西都是極為敏感的戰略物資及高端核心技術。中國想買這些東西,根本不是基於什麼美中貿易互補,而是希望得到美國所掌握的科技跟能源優勢後,建立以自己為中心的全球貿易體系。

這也說明了為什麼從1990年代開始中國就在竊取西方的工業技術,但美國為什麼獨獨對「中國製造2025」產生這麼大的反應。因為中國過去發展的是勞力密集的製造業,無論偷取再多技術,跟美國在貿易結構上都是處在互補的關係。但現在美中間的貿易結構已經改變,過去互補的好時光已經回不去了。未來美中之間將成為爭奪技術密集產業跟全球最終消費市場的競爭者,「中國製造2025」正是中國對美國高科技工業所開的第一槍。

川普現在的動作,可以視做美國打算在中國產業轉型尚未成功前,就提前對中國發起反擊,試圖讓習近平的野心胎死腹中。然而我們回顧全球貿易的歷史,美國在20世紀也是取代了英國成為了全球產業鍊的中心,但在這個過程中並沒有爆發嚴重的貿易戰爭,可以說英美的經濟霸權是「和平轉移」。那為什麼美中在現在會搞得如此火爆?這個問題又可以帶我們看到美中貿易戰的第四個層次。

RTX5HWR1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第四層原因「自由市場要如何面對國家級的競爭者」

中國的經濟發展模式與美國在20世紀取代英國的不同之處,在於中國是個專制國家,並且以國家主導的戰略有計劃的向美國發起競爭。在20世紀初,美國跟英國都是奉行自由市場的民主國家,美國也不是有意的向大英帝國的全球貿易網絡攻城掠地。相反的,美國採取的態度是絲毫不管英、法、德等國圍繞著亞非殖民地之間的貿易爭端。這個做法讓捲入爭端的歐洲各國自己在兩次大戰中玉石俱焚,將國力消耗殆盡,美國則好整以暇的在戰爭時期發展工業,在戰後和平的取代英國經濟霸主的地位。

但中國則是以國家的力量,有系統、有計劃的向美國發起競爭。過去的自由主義者都認為市場所帶來的利潤,能夠讓獨裁國家自動放棄權力,走向民主,或是被人民推翻。但中國發展出一個新的模式,在這個模式中專制政府直接成為市場上的行為者,以國家級的組織與資源滲透、擊潰來自民主國家自由市場的競爭對手。很多人都錯誤的把川普視為貿易戰的起因,事實上中國才是這場貿易戰的始作俑者;只是過去美國對中國的攻勢採取消極的綏靖主義,川普則是正式對中國的攻勢發動反擊。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所採取的模式,在歷史上尚無前例可循。一戰前的德國雖然也曾經利用國家的力量向英國發起貿易競爭,但這個競爭很快的就由經濟轉向了軍事的層面。最後英德間的貿易並不是以市場,而是以戰場的勝負來決定。但習近平在這點上相當自制,不只將爭端限縮在經濟層面,甚至在經濟上對美方所發動的反制也只是以特定產業進行有限的對抗。由此也可見中國政府並不打算重蹈德意志帝國的覆轍,但也因為這場競爭沒有迅速的轉變成政治、軍事上的對抗,也讓美國面對一種全新的挑戰:主張市場自由,欠缺企業干預工具的美國政府,該怎麼在經濟領域面對努力發展各種工具滲透企業、干預市場的中國政府。

RTX5I0XH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美中貿易戰的結局對台灣的影響

看完了美中貿易戰四個層次的成因,接下來談談美中貿易戰未來可能的發展以及對台灣的影響。現在很多預測,都指向這場貿易戰最終會以兩國的貿易談判與中國的有限讓步作結。但這場貿易戰真正的「勝負」,則是要回到兩國所期盼的目標是否達成。

從崔天凱的談話與中國政府的態度,可以看出中國並不想跟美國全面開戰。事實上,就連中國民間都很清楚,當前的中國經濟並沒有跟美國全面開戰的本錢。但是對中國政府最有利的方向,就是順著川普表面上的藉口,把這場貿易戰操作成是為了平衡美中之間的貿易逆差。因為這麼做可以掩蓋中國透過「中國製造2025」竊取美國技術,再以一帶一路建立排除美國,以中國為核心的跨國產業鍊這項真正的圖謀。甚至營造一種類似郭正亮提出的輿論,要美國出賣尖端技術或戰略物資來解決逆差。

不過為了讓這項提案看起來更有誠意,中國極有可能將原本外包給台灣、韓國的代工轉給成本較高的美國廠商。因此一但美中「和談」,恐怕反而會給台灣、韓國等國帶來更惡劣的影響。

但美中如果要和談,還是必須考量到川普政府的態度。如果川普掀起貿易戰不是單純為了解決貿易逆差,而是真的著眼在反制「中國製造2025」與因應美中貿易結構的轉變,可以想見川普不會輕易被中國放出的小利給「忽悠」過去。因此就算中國祭出打擊美國黃豆、飛機等產業的反擊手段,川普恐怕也不會輕易鬆手。但問題在於川普究竟想達到什麼樣的「戰果」?

畢竟美國不可能像拿破崙對付英國那樣無限上綱,用「大陸封鎖政策」全面打擊中國的對外貿易(而且這麼做是愚蠢的)。1985年的廣場協議,美國對日本有很明確的戰術目標,就是讓日圓升值。那這次美國的目標究竟是什麼?美國要怎麼確保讓中國無法再竊取外商的技術?這是目前最讓人看不透的一點。

美國的戰術目標雖然不明,但一個戰略上的影響將很明顯的展露出來。以這次的事件為分水嶺,美中貿易結構的轉變將會檯面化。未來各國的商人都要面對一個選擇題,你要跟誰的產業鍊站在一邊?過去的全球化只有一條主要以美國為最終市場,中國為最大製造國的產業鍊。所以各國廠商的佈局很簡單,那就是將生產重點放在中國,將銷售重點放在美國。但中國現在也在打造自己的產業鍊,而美國已經不會坐視不顧。未來世界恐怕將出現兩條產業鍊,一條通向美國,一條通向中國。

美國將拋下中國,尋求其他國家作為支撐自己消費的生產者;中國也將減低對美國市場的依賴,將自己打造成最終市場。全球其他國家跟企業,包括台灣在內,恐怕都要問自己一個問題,未來我們要跟誰站在一起?川普這一槍不可能一次解決美中之間的爭端,因此可以預期在一系列的磋商後,這場貿易戰還是會平息。但川普這一槍真正的意涵,在於警告全世界,這次貿易戰只是未來美中經濟分道揚鑣的開端。這場貿易戰的平息不代表真正的「和平」降臨,而是揭開一個全球化經濟從單極走向雙極的序幕。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彭振宣』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