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上導演的修煉之道:專訪《多桑不在家》導演齋藤工

步上導演的修煉之道:專訪《多桑不在家》導演齋藤工
高橋一生、Lily Franky主演《多桑不在家》,Photo Credit:天馬行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齋藤工在日本男星中獨數一格,雖然擁有媲美韓國歐巴的絕佳條件,但他常表示隨時可以退出演藝圈⋯身為每年看300部影片的影癡,齋藤工更直接拿起攝像機當導演,並坦言從20幾年前就很想成為電影工作者,是為了拍電影才進演藝圈。

「內衣收藏家與強姦犯不同。變態也有自己的邏輯與職業操守,趁主人不在家去偷很失禮,要在她睡著後踩著她的鼻息,並且偷得不露痕跡。」

日劇《刑事弓神》裡超級專業的內衣竊賊郷龜哲史義正辭嚴地說,並不停對著刑警神木隆之介破口大罵「バカ(馬鹿)」!這個郷龜哲史就是齋藤工,「當時導演與我決定即興演出,於是就隨著劇情順口「バカバカ」,而且次數多到沒去算。」因日劇《晝顏》躍居日劇一線男星的齋藤工,為了執導的首部長片《多桑不在家》上映而再次訪台。雖然是以導演名義出現,並穿著「導演象徵」的全黑服飾,但日本當紅藝人的身份卻更吸引眾多追星族。

「我覺得導演應該是屬於幕後的人員,所以刻意選了低調的黑白配色,低調中很花俏的打扮。從之前去參加海外電影節就開始戴著,若以導演身分出席活動還會戴帽子。」齋藤工對於導演、演員的區分頗為重視。他直言看了很多實力派演員,演技深深打動人心,以自身的角度是望塵莫及,無法達到如此境界,對身為演員的自己很沒有信心。

齋藤工在日本男星中獨數一格,雖然擁有媲美韓國歐巴的絕佳條件,但對於許多事情看得很開,並不嚮往名利或在意形象,常表示隨時可以退出演藝圈。

「雖然有夢想,但我對自己沒有過度的期待,也不會刻意放棄,所以就算將來不紅了也不會沮喪。」不同於日本人的嚴謹細密,態度總是一派輕鬆大方的齋藤工,坦誠在電視上犧牲搞笑、破壞形象才是本性。「之所以現在還能擔任演員的職業,是因為藝人的身分可以實現許多夢想,還有許多支持我、相信我、看出我的特質,認為我能將別人沒有的特色運用在角色上的導演,像是《晝顏》的導演,這個機會很珍貴。」

photos_24176_1516700091_f647581abb26161e
Photo Credit:天馬行空

若單純以性感偶像來看齋藤工確實太低估他了,既是演員、歌手、主持人、導演、編劇、影評,還是專欄作家。以演員角度來說,《頂尖神醫》、《火村英生的推理》、《命運般的戀愛》、《彬與瑛》到電影中各種奇怪角色,戲路寬廣多變,齋藤工是想有更多演出的可能性。

齋藤工印象最深是在導演阪本順治的電影《消失的山下先生》裡飾演舉止詭異的外星人,電影在郊區的團地(集合住宅)拍攝,他很喜歡那種不一樣的環境,「導演讓我把自己內心怪異部份表現出來,演到最後搞不清楚自己是外星人還是地球人,還因此獲得高崎影展最佳男配角獎,這是我第一次得演員獎。」

「性感是我的既定形象,能夠藉此讓更多人認識是種榮幸,但當演員就是要能顛覆以往、推翻舊有,若每一次新的演出能夠突破既有印象,給觀眾創造新的感覺,這就是我演戲的動力。」

身為每年看300部影片的影癡,齋藤工更直接拿起攝像機當導演,並坦言從二十幾年前就很想成為電影工作者,是為了拍電影才進演藝圈,因為「想讓別人看到自己喜歡的電影」。「從很年輕時我就已經很喜歡看電影,我相信電影裡面都隱含了一些很奇妙的東西。如果你問沒看過電影的孩子將來的願望,可能會是醫生或老師。但只要讓他們看過一次電影,大部分的孩子都會把願望變成導演或演員。這就是電影的魅力。」他執導執導過七部短片,《半分ノ世界》更曾獲得艾美獎提名。

他表示是當演員可以接觸許多不同劇組,學習運作技巧,讓拍片更順暢。「像《多桑不在家》的現場製片常做獨立影片,熟悉如何在小量資金下,找到符合電影中的少數場景拍片,只花了七天就拍完。」卻花了四、五個月跟著配樂剪接,才完成整個後製。

《多桑不在家》改編自劇作家橋本幸治的親身經歷,高橋一生Lily Franky與松崗茉優主演。原名《blank 13》是指一個空白13年的故事。爸爸Lily Franky為了逃避賭債默默消失,13年後再次碰面卻是癌末將死的人。兩兄弟在爸爸的葬禮上,聽到悼念者各自動人訴說爸爸的故事,才拼湊出爸爸完整的真實形象,縮短父子間的距離,填補了13年的空白。

「剪接能表現出很多面向,既需兼顧喜劇的節奏、又要有感情的流動,前後方式可以有不同的呈現⋯我們看別人經常會有死角與盲點,所以不能只從單一面向去了解,尤其現在是網路社群時代,一個人在不同的人面前可能會有不同的樣貌。」

photos_24176_1507010896_fb5da38c7c74b36b
Photo Credit:天馬行空

齋藤工認為,喪禮是個很奇妙的事情,因為是人死了之後,認識的一群人聚集在一起的場合,而笑在喪禮中被視為禁忌,氣氛很奇特。他強調:也許從一個人的喪禮中才可以看出他生前的價值,或透過他身邊的親友才能了解一個人的真實面貌。父子親情不止是亞洲的親情牽絆,我認為應該是全世界都有共鳴。

剛開始被故事吸引,是因為疏離又親密的感情與自己家很像,齋藤工笑說,其實最初聽到的版本更離奇,因此計畫改編成即興短劇,也找了一些搞笑藝人演出。為了表現多面向性,他刻意使用不同的敘事手法,有著疏離淡然感,也有即興的無厘頭,因此影片的後半段與前面的清新風格形成鮮明的對比。本片的音樂製作為鼓手兼男星金子統昭,平面拍攝則是知名拍攝師紀嘉良。齋藤工指出,開場時的節奏是金子統昭給電影的一個基調,類似標點符號,之後電影的畫面與發展都順著這個基準去進行。

「正巧金子先生的老家就是禮儀業,因此配樂效果非常好,完美地讓觀眾輕易融入電影中。」

喜歡成瀨巳喜男布列松、文溫德斯等大師的電影,齋藤工這次找了是枝裕和導演的愛將Lily Franky在片中演出,《比海還深》有鄧麗君的歌,本片主角的爸爸喜歡唱鄧麗君的《償還》,似乎有向是枝裕和致敬的意味。然而,齋藤工直言並沒有致敬任何人,反倒是從三池崇史導演學習最多,而橋本幸治的爸爸確實很喜歡鄧麗君,並非刻意的安排。

photos_24176_1516700070_798d4f6b7afdd03a
Photo Credit:天馬行空

「三池導演在拍攝現場幾乎不會指導演員表演,他認為找來的都是很厲害的人,沒必要指導。」因此齋藤工也相信演員與劇組,沒有太多說明,把東西交出去,放任他們自由發揮。齋藤工明白,其實這樣的方法很挑戰演員,演員也很討厭這種情況,因為不知道導演想要什麼,應該怎麼樣演出。

「我就只是選角、拍攝現場指導一下走位,事情就做完了,並沒有做到導演『導』的工作,因為他們都會做好完美的詮釋。也因為拋開了框架與限制,戲反而更自然的打動人心。」

日本導演拍片有不同類別,有些電影是針對國內觀眾,有些是亞洲觀眾,有些則是讓全世界的觀眾不分種族都會產生共鳴,是枝裕和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位,能在電影裡表達出人最細微的情感,內心最核心的部份,不分種族都能碰觸到心中最柔軟、細緻的一面。這些導演讓他明白拍片不需要華麗效果,只要認真經營表現出人性真實的一面,「想做人性不用把命題做太大,先從身邊的事物開始。」

當今炙手可熱的「貝原小秘書」高橋一生是齋藤工最先認定的人選,而且「橋本幸治自認與高橋一生長得很像」(笑)。「高橋一生是個具備作家的文藝氣息的男子,他從劇本開始排演,也會在編劇過程提出意見⋯⋯片中有一場高橋一生與Lily Franky相隔13年再見面的戲,為了保有那股真實又不正常的距離感,我們沒有試演排練就直接拍,很紀錄片的方式。」

photos_24176_1519706478_e22b7f2d19a1342a
Photo Credit:天馬行空

其實齋藤工與高橋一生在合作前從沒說過話,他在片中飾演高橋的哥哥,「原本預定演出的演員在開拍前四天突然取消,只好由我填補這個空缺。」他自嘲是個不及格的演員。

葬禮那場戲很多橋段是演員的即興表演,像村上淳就突然唱起歌來,都讓他差點笑場。「高橋一生、松崗茉優都表現的很專業,只有我在旁邊竊笑,就是一個在旁邊憋笑的大叔。」他笑說,剛好表現喪禮荒謬奇特的空間,用來正當化偷笑的行為,但最後還是把自己的特寫鏡頭都剪掉。

「因為後半段想保持即興短劇風格,我找了各種不同的演員、搞笑藝人、素人、臨時演員。我覺得喪禮就是很莫名的一群人在一個地方,沒有什麼統一性,但要讓這群人在演技、身份、熟悉度都很分散的情況下集體演戲,這位帶頭者就很重要。因此很早的階段我就找了佐藤二朗,因為我們合作過很多戲,我知道將整個現場中心交給他,讓他帶領氣氛流程絕對沒有問題。」

《多桑不在家》原本是網路電影,但「在日本有好成績並不是全部」,齋藤工希望讓全世界都能看到這部電影,且他認為高橋一生這麼優秀,不應該只在日本走紅。如果能夠參加各國影展就不用花費太多資源,而且參展作品只需超過70分鐘,於是齋藤工便「拍滿、拍好」,在帶著疏離與冷靜的平視鏡頭下,讓人感受到他內心溫柔情感的潛流。

「我現在的重心就是演、導、放三件事,放映師是我最想從事的工作。」近幾年齋藤工都在發展「移動電影院」,經常在偏鄉、非洲、南美洲等地放映電影,以電影為語言,超越國界、溝通心靈,為大家帶來輕鬆、愉快的氣氛,傳遞電影魅力的奇妙與美好。他表示,希望能以創作者的身分與世界連結,這也是他長久以來的理想。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