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開腿只是缺乏公德心?解析背後的性別壓迫邏輯

男性開腿只是缺乏公德心?解析背後的性別壓迫邏輯
Photo Credit: Peter Isotalo @ CC BY-SA 4.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些不是說只要縱容男性開腿就會造成性暴力、貧富差距與環境破壞,而是說這樣的社會價值觀更利於這些問題發生。性暴力不是突然發生的,是一種涉及性別因素的暴力侵犯行為,性暴力是有整個社會環境背景影響造成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去年,西班牙女權團體Microrrelatos Feministas在網上發起請願連署;正有如給年長者和懷孕者與障礙者讓座一樣,去關注那個主要由男性所為,在公共空間「過度地」岔開雙腿佔到別人的位置,也就是所謂的「男性開腿」(manspreading),或譯作「大爺式佔位」,這樣的問題應該被解決。

馬德里的公共交通官員為了改善現狀,公開地呼籲乘客不要在大眾交通工具上做出開腿佔位的動作,接著紐約、西雅圖、東京與澳洲也紛紛跟進,逐步變成一向新興的全球性別平權運動,並成為媒體與網路上熱議的話題。

指出男性開腿是仇男嗎?

許多人及節目開始嘲笑女性主義者,認為這是在小題大作,甚至部分「男權人士」(men's rights activist, MRA)與自稱為「平權主義者」(equalist)的人發表聲明,表示指出男性開腿是一種「仇男文化」,主張男性的骨盆構造及生殖器與女性不同,需要使用更多的空間來感到舒適。

說到這裡,有人將男性開腿與女性主義主張的公共哺乳、肥胖平權與增設女廁相比擬,從「必要」與「正義」兩點來看,男性開腿絲毫不符合其中任何一個價值,男性並沒有任何一定要開腿佔位的需求,更與社會正義背道而馳。並沒有任何性別的生理構造誇張到需要大開雙腿佔好幾人的位子,如果有這種情形很反而可能是「身體病變」問題,包含生殖器過度腫大、骨盆腔變形等狀況,這些情況應該是需要被處理的特例,請容許我排除在這篇文章的討論之外。

30226548_982807791869467_925125518787870
Photo Credit: 吳馨恩

這樣的說法正犯了幾個錯誤,它是「男性特權」(male privilege)與「順性別特權」(cis privilege)的體現,將部分順性別男性獨有的經驗「本質化」,陷入了自然/文化的二元對立思考模式,將男性開腿單一歸因為生理因素,而忽略掉它的社會文化因素。在父權社會中,人們認為男性應該盡可能展現陽剛特質,包含侵略性、冒險與壓抑情緒(尤其是脆弱與悲傷,除了憤怒)等,這些促成施以暴力、不重視他人感受與意見的特質,性別研究學者稱之為「有害的男子氣概」(toxic masculinity)。

在這樣的社會文化影響下,當男性做出「開腿」這個動作,是被認為具有男子氣概、男性魅力的行為,即使沒有教科書或律法去鼓勵男性開腿,這樣的環境在一定程度上,就是潛移默化地在鼓勵男性進行開腿佔位的行為。相反地,如果女性做出「開腿」這個動作,是被認為隨便、淫蕩與不檢點的,必須承受「蕩婦羞辱」(slut shaming)的壓力,甚至遭受性暴力也是「自找」的,所以幾乎所有女性自幼都在面臨雙腿併攏的身體規訓,開腿行為與性別歧視密不可分。

因此,之所以稱作男性開腿,並不是為了汙名化男性,而是為了指出這個社會現象性別化的物質現實,它主要由男性所為、是個男性化的行為、背後有整個父權社會的支持,凸顯出這是一個性別平權議題,而非單純的「公德心」問題而已。即使是經常與男性開腿相提並論的「女性背包式佔位」(she-bagging),人們也更容易上前去指正、要求讓出座位,甚至女性本身就經常會主動讓出座位,因為女性更被父權社會要求必須重視他人需求與感受。

男性開腿與強暴文化的關聯

當然,如果沒有侵犯到他人權利,為了舒適開腿並無大礙,在座位的範圍內開個四十五度,不要開到九十度去佔了位子,或是要在自己的私人空間裡,以及四下無人的荒郊野外,愛怎麼開腿就怎麼開腿,就連要劈腿、躺成大字也都行,很多女性也會這麼做。

但是,當我們的社會縱容男性用自己的身體,在明知道會侵犯他人權利(如空間權、自由權、身體權)的情況下,為了滿足自身的生理或心理上「非必要」的需求,依然故我地用以展現自己的陽剛特質,這樣的思維模式就跟性暴力如出一轍。性暴力就是男性為了滿足自身淫樂,將他人身體自主權不屑一顧的行為。

EMT_Madrid_amplía_su_señalización_a_bord
Photo Credit: Diario de Madrid @ CC BY 4.0
2017年馬德里捷運的宣導標誌

這麼說意思不是開腿佔位的男性就會去強暴別人,也不是只要有男性一開腿佔位世界上某處就會有人被強暴,更不是說男性開腿跟強暴是同等程度的暴力行為,這些都不是女性主義者指出男性開腿與性暴力關聯時所想表達的,整件事情並沒有如此去脈絡化與過度簡化。

性暴力不是突然發生的,它不是意外也不是自然災難,是一種涉及性別因素的暴力侵犯行為,性暴力是有整個社會環境背景影響造成的,任何犯下性暴力的人都跟社會問題脫不了關係,包含性教育、性別教育及人權教育等教育資源匱乏,尤其是對「合意」(consent)認識的不足,以及社會普遍認為受害者自找的「譴責被害人」(victim blaming)問題,而這樣的社會結構就稱作「強暴文化」(rape culture)。

這也是為什麼女性主義者,並不會鼓勵女性做出開腿佔位的行為,就像要改變男性騷擾女性的問題,並不會鼓勵女性騷擾男性一樣,希冀用這種方式來達成性別平等、打破性別刻板印象,我們應該解決的是總體的強暴文化問題,而不是鼓勵女性一起鞏固現有的性別壓迫環境。

男性開腿影響的不只是女性

更何況,男性開腿影響的不只是單一性別,幾乎所有人都被這樣的行為所困擾,尤其是那些更需要座位的親子家庭、懷孕者、年長者、傷病者與障礙者等。正有如社會女性主義及生態女性主義的論述,強暴文化根植於所謂的「父權私有制」之上,是一種以男性主導壟斷資源的社會結構,壓迫的不單單只是女性,而是世界上所有的弱勢族群,也包含兒少、多元性別、少數族裔、身心障礙、無產階級與動物等。

先從社會女性主義的視角分析,開腿佔位背後的價值觀跟貧富差距息息相關,也就是人可以佔據本不屬於自己的過多資源,只因為先來後到、生理優勢等原因,造成社會資源分配的不公與不均。然而這樣的行為多為男性所為,因為父權資本主義社會鼓勵男性參與掠奪、侵占與壟斷等壓榨行為,性別不平等與貧富差距都屬於這個社會不正義的一環。

若從生態女性主義的視角分析,男性開腿象徵的不只是一種人類社會問題,而是全球生態環境的議題,因為「男性中心主義」(androcentrism)與「人類中心主義」(anthropocentrism)兩種意識形態有著可以觀察出來的正相關。男性開腿背後所代表的是以男性自身利益犧牲整體環境的利益,這有如人類長期以來為了自身利益,對地球生態系環境所做的毀滅性破壞如出一轍。

這些不是說只要縱容男性開腿就會造成性暴力、貧富差距與環境破壞,而是說這樣的社會價值觀更利於這些問題發生,「蝴蝶效應」(butterfly effect)與「滑坡謬誤」(slippery slope)之間最大的差別是那個「也許」。提出蝴蝶效應的學者從未表示「蝴蝶振翅就會有龍捲風」,女性主義者也不認為任何男性霸權都會直接導致性暴力、貧富差距與環境破壞發生,而是男性霸權的社會價值觀「更容易」有性暴力、貧富差距與環境破壞發生。

如果我們真的有心改變社會,致力於終止性暴力、貧富差距與環境破壞,可以從更加日常生活的地方做起,不僅是約束自己,同時也教育人們,尤其是男性,多發揮同理心與社會關懷,在公共空間盡可能不要張開雙腿侵犯到別人乘坐的權利。

本文經吳馨恩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性別』文章 更多『吳馨恩(壞情感)』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