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朝鮮「全拋世代」(二):受夠把過去價值觀掛嘴邊的「幹話世代」

地獄朝鮮「全拋世代」(二):受夠把過去價值觀掛嘴邊的「幹話世代」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長者不瞭解厭世代的思考與生活方式,所以常把各式各樣的帽子扣在他們身上,但扣帽子人又卻往往用自己習慣的價值觀去評判他們,完全忽略這個世界已經和他們所習慣的世界大不同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韓國年輕人越拋越多,對社會與時代的吶喊越來越大,但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不!」—陳慶德,《再寫韓國》

2016年年底,韓國年輕族群誕生了「全拋世代」(전포세대)亦或「N拋世代」(N포세대),意義如同字面所表示,20-30歲的年輕人宣告什麼都可以放棄,填入任何想放棄東西,形成一種當下行樂,對於什麼都不抱有理想,來描述他們自身所處的社會之困境,就像台灣厭世代一般,所喜歡的「小確幸」—把握當下的心態。這樣的一詞,收納了之前流行的「三拋世代」(삼포세대)、「五拋世代」(오포세대)到「七拋世代」(칠포세대)內所拋棄之物—戀愛、結婚、生小孩、人際關係、購房等有形可見的物質外,更是指向拋棄無形精神生活的自身夢想、希望等。

什麼都可以拋棄,遇到難關、過不去的關卡,「生命」不也就是一種可以拋棄的東西嗎?

人們想離開「地獄朝鮮」,其中一條路,就是再度投胎—自殺。

「沒錯的!厭世代之所以產生,成為一種台灣年輕人自嘲方式,除了低薪之外,其中還有一項主因,就是來自『世代不理解』,甚至進而產生對立。」吳承紘大哥回應著陳默安的提問,「現今厭世代所面臨的生存困境,有一個很大的難題還在於世代間的不瞭解,因為長者不瞭解厭世代的思考與生活方式,所以常把各式各樣的帽子扣在他們身上,但扣帽子人又卻往往用自己習慣的價值觀去評判他們,完全忽略這個世界已經和他們所習慣的世界大不同了。比如四年級生總喜歡拿『沒有不景氣,只有不爭氣』來責難厭世代,認為就是年輕人不努力、不思進取,所以才會落到低薪境地,完全沒有考慮到台灣現今的時空背景,已經和過往時代截然不同了。」

「這就好比有些長輩,會說我們這些年輕人是草莓族、水蜜桃族一般,的確是很刺耳!」陳默安回應著,「就像我愛吃的咖哩飯,現在隨便都要一、兩百元起跳,老年人還在說以前十幾二十年前,只要百元以下就吃得到了!時空背景真的是大不同了。」

我噗嗤一笑,陳默安怎麼會這麼可愛地舉出咖哩飯的例子呢?是不是肚子餓了?

有趣的是,由這世代差異話題,讓我想到現代台灣「厭世代」的年輕人,又是如何看待這些世代差異不理解他們的長者呢?如果當代台灣年輕人是如同吳大哥所言的「厭世代」的話,那麼在這些厭世代眼中,誤解他們的人上一代恐怕是年輕人口中,經常出現的流行語—「幹話世代」吧。

幹話之所以為幹話,首先它異於「空話」,空話指得是一些天馬行空、不切實際之言語,簡單地說,就是一聽就知道做不到的事,諸如不想努力就想月入百萬,又或者「為什麼每天工作,錢還是那麼少,多麼希望有一天可以遇上一個高富帥又專情的『白馬王子』,或是含著金湯匙出身的『富家女』,不只是讓我少奮鬥30年,最好是『一輩子』啊!」有趣的是,聽者聽到這些「空話」的反應,大多會嘲諷說「你不要講空話了!」、「說笑ㄟ!」等,少有引起聽者情緒反應生氣之感,因為講這些「空話」,針對的還僅僅是話者「自身」的做夢、空想之語。

但「幹話」特質就大不一樣了,幹話多發自長者嘴上,且多針對晚輩「他人」而言,諸如「你們這些年輕人,就是不努力、不爭氣,所以才淪落這樣!」、「以前我沒讀大學,還不是賺得飽飽,買房又買車。」

然而,今日與吳大哥對談下來,亦或者在厭世代專題中,已經讓人們明顯注意到此世代差異的問題—這些長者是否曾有考慮過,台灣年輕厭世代所生處的「惡劣環境」呢?諸如,出身南部的我,小時候鄉下人家長者往往教訓小孩,都會提到「你要是以後不好好讀書,長大就只能去去撿牛糞賣!」—現在還有牛糞可以撿嗎?搞不好很多年輕人都沒看過牛了。

亦或「你就愛玩,不愛讀書,以後出社會,我看你就只能黑手修車的!」—但在現今「學歷貶值」、「學用落差」所造成的厭世風氣中,人有一技之長可以求得工作,真的不好嗎?

「你們這些年輕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與其說一代不如一代,倒不如說每個世代都「不同」吧?憑什麼用過往的價值觀,去衡量當今的價值觀且指責對方呢?這樣是否具有合法性、妥當性呢?

Korea2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想上述這些長者的幹話,年輕人應該常常聽到吧?如果上述這些話語還不夠「幹話」的,恐怕最切身貼近年輕人的生活,更有感地讓人家聽後,想「幹聲不斷」的,恐怕是諸如之前傳出的「功德台灣」、「台灣沒有一個過勞死,會死的都是身體有病」、「吃一個便當不飽,你不會吃兩個嗎?」、「台灣賤民不知道中國多進步」以及「年輕人低薪還一直出國去玩」等諸繁不及的幹話吧?

易言之,幹話之所以為幹話,有個最獨特的特質,即是「長者」所言之「現實」,多是針對的是「年輕他者」(多為晚輩,或是吳承紘所定義,於民國80、90年代出生的「厭世代」),且所言並未「安撫」到「聽者」,甚至讓人聽完這些話語後,只想應一句:「你說那什麼幹話!」—這就是幹話的本質,誤解厭世代的幹話世代!

韓國也有嗎?相近於「幹話世代」,應該是「386世代」(386세대)。386世代此詞,首次約出現在1997年1月4日《朝鮮日報》報導內,之後廣為流傳,指得是在1960年代左右出生(6),學籍學號是80開頭(8),等來到1980年,年紀大約為30歲人士(3),意思等同於台灣人口中的「五年級生」。而他們都經歷過韓戰後興起的出生潮,跟光州民主運動,對於韓國民主化推進有一定的助力。

然而,若是386年代「倚老賣老」的話,大多得不到現今韓國年輕人的認同。如同之前朴槿惠彈劾下台事件,其中不畏民意潮流、強力支持朴槿惠的4%鐵粉「朴愛會」(박사모,意即「愛朴槿惠的集會」,為박근혜를 사랑하는 사람들의 모임的縮語)即為一例。

根據我的觀察,當時與年輕人對衝的朴愛會成員,多屬50、60歲的成員,少見年輕人身影,而這些386世代的人,即經過朴正熙統治時期,他們懷念朴正熙那段漢江奇蹟的年代,患有「朴正熙鄉愁」,所以常常掛在他們口上的,即是:「這些年輕人不好好唸書,抗什麼議?別忘記今日韓國有此經濟盛況,可是我們386年代的功勞。」

而他們眼中,那些動不動就在每週六下午,就開始在光化門聚集、怒喊路過青瓦臺總統府的年輕人們,所舉辦的抗議的「燭火集會」(촛불집회),更是要不得,因為他們正是被「赤化」的國民。

「也不想一想,韓國現今會有這樣的輝煌成果,還不是托我們這些386世代的福,年輕人啊,真是不懂報恩啊!」

然而,另一方面年輕人想的則是,「都什麼時代了?還有赤化份子?」、「漢江奇蹟?都幾百年的事情了,真的像你們說的那麼厲害,怎麼國家會讓我們領到88萬元、自殺率頻升呢?」

腦海中,我突然浮起當初在韓國取材朴槿惠事件時,所聽到當地世代差異的對話。這不就好比類似,台灣厭世代與幹話世代的世代差異嗎?

386世代此詞之後,隨著人年紀增長,也衍生出「486世代」、「586世代」等詞語,亦或是直接以「86世代」,指稱這些本是386世代韓國長者;另一方面的,韓國年輕人則是自嘲為「全拋世代」。

「喔,採訪還順利嗎?」我們身後傳來清脆的男聲,轉頭一看,也是熟人,是過來關心我們文字採訪是否順利的陳夏民,他戴著頂帽子,露出一貫微笑與虎牙,咻咻而來。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