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朝鮮「全拋世代」(三):不如辭職賣炸雞?你賺得比上班時還少

地獄朝鮮「全拋世代」(三):不如辭職賣炸雞?你賺得比上班時還少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高達49.2%的炸雞店,三年內都面臨到倒閉或歇業之經營危機。而加入大品牌底下的炸雞連鎖店,多少可以減低些風險,但是保障有限,大約也僅減少5-8%的比例罷了。

「都拚成這樣了,還是不行嗎?」—陳夏民,《讓你咻咻咻的人生編輯術》

薪水低,難道就不能自己出來創業嗎?

「畢竟台灣沒有像韓國,有三星、現代、LG、SK那種龐大的四大財閥,萬一不喜歡上下班,很多台灣年輕人都喜歡選擇出來獨自創業啊!像咖啡廳、早餐店或餐飲店等,台灣人不是很喜歡創業嗎?」我好奇問著吳承紘大哥,因為就韓國獨自創業的現象來看,是採取比較保守的態度。

根據韓國當地統計數據,2011年金融研究所的《五十歲以上自營業者增加現況和對應方案》報告書內言及,全韓國5,000萬人口約有459.2萬戶「自營業者」(자영업자)家庭,其中31.6%的145.1萬戶年收入約在2,609萬韓圜以下,折合新台幣約72.4萬元,等於一個月賺六萬台幣,而這些人被稱為「生計型自營業者家庭」。這其中自營行業,包含大家所熟悉的咖啡廳、炸雞店等連鎖店生意—看似自己當老闆賺很多,但扣掉一些人事成本、食材費用、場地租金、代言廣告費等基本開銷,其實店收入勉強可以維持生活罷了!

若舉自己獨資做生意的人為例,根據《憤怒韓國》一書內引用到的2014年統計數字,韓國獨資自營業者的月平均收入是77.4萬韓圜(約台幣2.2萬元),每個月工作25天,每日平均收入就是3.1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885元);假設一天工作10個小時,每小時時薪相當於3,100韓圜(折合台幣約85元)。然而,這與2014年的最低時薪5,210韓圜(折合台幣約148元)相差甚遠。

而這還是最佳理想狀況下的推算,萬一客人減少,亦或發生影響店內生意的意外事件的話,恐怕收入還得往下減。最不幸的狀況,即是入不敷出,店內收入不佳呈現虧損情況,此時可就不妙了!因為根據2013年3月韓國統計廳和中央銀行所共同進行的《家庭金融福利調查》結果,有27.8%自營業者覺得生計上有沈重負擔;且根據金融監察院的數據,顯示出2014年到期一次清償不動產抵押貸款規模預計達到40兆韓圜(約新台幣1.1兆元),這之中絕大多數都是無力償還本金的低收入戶,特別是低收入戶家庭,即自營業者的負債比其他家庭還要嚴重。

就舉韓國人愛開炸雞店做生意之現況為例—根據韓國境內有名的KB銀行底下的「KB經營研究所」,以長達26頁的2013年報告指出,韓國當地約有250-300個炸雞品牌店,每年(2002-2011年)平均有七千多家炸雞店誕生,但同時也以平均5,013間店家數倒閉或歇業,且倒閉速度與間數仍持續增加,其中開炸雞店的創業的年齡層,多以30、40世代的青壯年輕人居多,分別佔了32%與33%。

然而,想靠自己創業開炸雞店來致富,恐怕是有一定難度的,因為韓國炸雞店生存年限,也僅僅好於建築與不動產服務,位屬高風險倒閉行業第二名,平均生存年限不到三年,一間炸雞店必須經營時間超過兩年七個月後,才勉強算是合格的店家。

再者,這樣的數據遠比其他「餐飲生意」店家,平均倒閉或歇業年限—3.2年更來得短促,且若跟其他非開餐飲業,如賣衣服、五金行、廚具等生意的自行創業自營戶相比,其倒閉或歇業的年限—3.4年也來得更短,且有高達49.2%的炸雞店,三年內都面臨到倒閉或歇業之經營危機。而加入大品牌底下的炸雞連鎖店,多少可以減低些風險,但是保障有限,大約也僅減少5-8%的比例罷了。

且最令人吃驚的是,開炸雞店創業的老闆,相較創業前的收入並沒有增加,反而平均還減少了將近9.15%的收入。這也難怪韓國年輕人想要自己出來闖一闖創業,得多想想多看看,持保守態度居多。

AP_18022002900324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相反而言,台灣的創業企圖心比起韓國,就顯得比較高了。從美國華府研究機構所公布的2018年「全球創業精神暨發展指數」(Global Entrepreneurship and Development Institute,GEI)的資料即可看出,儘管台灣相較過往,於2018年137個評比國家內已經排名到第18,亞太地區排名跌落到第三,次於澳洲與香港,「創業企圖心」大減。而最輝煌的紀錄則是在2016年,台灣曾經取得全球第六、亞洲第一的佳績,相較於韓國,對於創業這選項皆持開放態度。

而在國內《遠見雜誌》與安麗事業共同做過的一項調查,首度將台灣放入調查國家,所提出《2016年全球創業報告》(Amway Global Entrepreneurship Report,AGER)報告書內,指出台灣是全球人口中最想創業,同時也是卻最不敢創業的地方,因為當受訪者被問到「你認為創業是好的職涯發展嗎?」將近有70%的台灣人回答「是」,遠高過全球平均值56%。然而,再問到「你承擔創業的壓力決心」時,同意的台灣人比例只剩32%,35歲以下的人更剩下27%,遠低於全球平均的49%;但就整體而言,台灣受訪者有88%比例,對創業抱正面態度,高過77%的全球平均。其中,35歲以下的台灣人對創業正向態度更高達91%。

看來台灣人比起韓國人,更敢出來自己做生意了。

但是現今台灣創業現況,已非過往我們之前所想像的,吳承紘說了一句:「慶德,你這樣講就錯了,大家都以為台灣創業門檻低,但是倒閉的店家也多,你可別相信現在博士找不到工作還可以去賣雞排、珍奶啊,因為現在台灣創業門檻也越來越高了!厭世代著實辛苦。」

吳大哥指出厭世代年輕人如果想要創業,現實的嚴苛環境將使他們新創企業面臨強大生存壓力。如厭世代專題內提到的林宗弘研究,發現自從1997年之後,台灣的創業機會大幅衰退,且中小企業歇業的機率則大幅上升。最明顯的現象就是新創企業存活的平均資金資本額,已經從1990年代的新台幣400萬元,大幅提升到2013年的3,400萬元。同時研究也進一步發現,從1995到2015年,自營業者跟資本家隨著時間而減少,分別減少了5%和4%,顯示能創業後且存活下來的機率已經越來越低了,印證了「現在十個人創業,只會有一人會成功」的厭世風。

再者,也是吳大哥引用到的林宗弘統計,企業的「出生率」,即新創企業占所有公司的比例,從1992年的13%跌至近年來只剩約6%。且同時期企業的「死亡率」,則從3%上升至2008年的9%—自1990年代以來,不論是新創或是倒閉的企業大多都屬於中小企業,2015年雖然有98,507 間新創中小企業,但同時也有59,288家中小企業結束營業,從創業與倒閉的數據來看,顯然台灣過往引以為傲的中小企業,在這些年來的處境也並非太好,也漸漸改變結構了。

「台灣社會已經不再是我們過往所認知的中小企業型態了,現今創業門檻增高,新創事業生存率降低,這還真是台灣的一大隱憂。」吳大哥作出了結論。

聽完,我跟他都嘆了口氣。

但慶幸的是,台灣相較於韓國,除了我覺得社會風氣還比較舒服自由些外,只要問問來到台灣求學工作的韓國朋友,為什麼喜歡台灣?亦或為何選擇來台灣?一定會聽到的答案就是「台灣自由,不用太在意人家的目光」—這也就是我常說的韓國人的自信心,多建立在他人的目光上。

舉例而言,大家都知道韓國流行「整型」外,「相親風」也大為盛行,而在中介人安排雙方相親時,要求對方所填寫的表格,除了姓名、本籍、出生年月日、學歷、工作等基本資料外,還有最必須且最重要的,即是「年收入」。

說到底,決定雙方素未謀面相親人士是否要見面的,其中最主要的條件之一,就是「當下」的年收入?誰都不希望,花了一筆不少的費用,請了中介人介紹的對象相親,還是一位無法照顧自己、共同扶養家庭的對象吧?當然年收入月高的人,越容易受到對方青睞,遇到的對象當然是越好的,這即是社會「貧富差距」縮小的寫實版。

因此,若是接著低薪、世代理解差異,與創業艱辛現象而來,「貧富差距」(빈부격차)也是造成厭世族誕生的因素之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