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朝鮮「全拋世代」(四):韓國受薪階級30%生活在貧窮線下

地獄朝鮮「全拋世代」(四):韓國受薪階級30%生活在貧窮線下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我來到韓國當地考察時,每次只要跟韓國朋友提到,今年韓國GDP又成長了,想必經濟有好轉吧?10位韓國人士將近有九位都會嘆口氣,搖搖頭說,「哪有啊!」

「曾經擁有快樂幸福,是什麼時候的事了!」金素月(김소월,1902-1934),〈秋天的早晨〉

目前全球的貧富差距有多麼嚴重呢?

根據《21世紀資本論》作者皮凱提(Thomas Piketty)見解,在他參與的「全球不平等實驗室」(World Inequality Lab),串聯了70個國家、超過百名研究者,出版的首份《全球不平等報告》內,大膽預言人們如果再忽視全球目前收入、財富集中化的趨勢的話,到了2050年,全球前1%富人將擁有全球40%財富—這即是明顯的全球貧富差距極端現象。

儘管,此份報告並未提及到台灣,但根據WID資料顯示,台灣前10%富人仍掌握全台灣36.4%的收入,與他主要研究的歐洲國家相近。更值得注意的是,台灣前10%富人收入集中情況,雖不嚴重,但若與1980年代相比,比例仍是增加了13個百分點,而同期間的歐洲才僅僅增加4個百分點。從貧富差距惡化的「速度」來看,台灣不輸給亞洲其他國家,諸如新加坡、韓國、中國等國。

再者,若從台、韓兩國前10%富人收入佔比角度來看,根據《全球財富與資料所得》報告指出,2016年跟1980年相比,兩國前10%富人收入都呈現大幅成長,像台灣就由1980年原先的22%左右,來到2016年成長到36%上下,增加幅度55.56%,而韓國由1980年原先29%左右,來到2016年成長到44%上下,增加幅度小幅勝過台灣,為55.90%。

換句話說,台韓兩國「富者越富」的情況,已為長期趨勢了。同時,參與全球不平等實驗室的台灣中研院院士朱敬一,也曾經指出2013年台灣前10%富人所得四分之一來自股利,近六成來自薪資,房地產買賣等資本利得佔14%。但隨著所得愈來愈高,薪資所得比重就愈來愈低,等到了社會金字塔頂端最有錢的0.01%富人時,他們的所得竟有高達七成即來自股利所得。

另一方面,再從一般領薪階級的薪水角度來看,韓國現況似乎比起台灣人所想像的還要惡劣。台灣人稱羨韓國自2008年開始,工作時薪幾乎年年調漲5%,目前根據韓國2018年所調高的法定最低時薪,定為7,530韓元(6.64美元,約新台幣202元),調幅達16.4%,為2000年來以來最大,且預計會有463萬名勞工受惠,占整體勞工的23%。

但不要忘記,截至2017年5月,韓國職場上約聘員工人數也高達644萬人以上,佔了國家勞動人口約四分之一以上。同時,根據張夏成於《憤怒韓國》一書指出,韓國當地財團只提供4%的工作機會,卻取走60%的獲利,極為不公,同時任職於大公司的正職員工,男性員工薪水約為305.4萬韓元(折合新台幣約8.5萬元);女性只有200.5萬元(折合新台幣約5.5萬元),相差約100萬韓元(折合新台幣約2.7萬元)。若是相較在各方面沒有保障的非正職員工(約聘制):男性月均薪資是156.9萬韓元(折合約新台幣4.4萬元);非正職女員工的月薪只有106.1萬韓元(折合約新台幣2.9萬元),兩者都正好是正職員工薪水之一半。

再根據韓國當地統計廳2016年的資料,顯示韓國前20%所得上位共計平均月收入397.2萬韓圜(折合新台幣11萬元),比去年增加10.7萬韓圜,而所得下位20%人士,只有72.9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兩萬元),比起去年還低了2.9萬韓圜。

因此,張夏民作出悲觀的結論,指出韓國社會內勞工薪資所得佔所有國民所得的90%以上,大多數國民所承受痛苦的,不是已經天生下來既有的資產,而是「收入金額」的差距,即「所得差距」。而造成人民痛苦所得差距的根本原因,則是「雇傭關係不平等」—韓國領薪階級高達90%的人難以存錢,更令人吃驚的是,30%的人生活在貧窮線下,而這即是韓國領薪階級之現況。

Image of two young businessmen using touchpad at meeting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弔詭的是,韓國的GDP年年增長,諸如根據國內《經濟日報》的〈停滯的台灣 vs.成長的韓國〉一文內,曾引用環球透視(Global Insight)的估算數據,指出2017年韓國人均GDP將首度突破三萬美元,達到30,418美元,而台灣人均GDP則為24,240美元,差距已經超過5,000美元,且韓國將是東亞洲繼新加坡、日本,第三個擠進三萬美元俱樂部的國家。

同樣的,若再把時間倒轉回去,1992年台灣人均GDP即突破一萬美元,達到10,766美元,當時韓國尚不及8,000美元,直到1994年,韓國人均GDP才首度突破一萬美元。而台灣GDP成長速度緩慢,直到2011年,台灣人均GDP才突破兩萬美元,達到20,949美元,GDP加倍花了近20年的時間,反觀韓國只花了12年的時間,於2006年人均GDP即突破2萬美元,達到20,693美元,爾後從兩萬美元成長到指標數目的三萬美元,韓國也僅僅花了11年。

而在「GDP總量」方面,韓國早在2006即已突破一兆美元,而台灣近年來則約在5,000億美元緩慢成長,6,000億美元一直是突不破的門檻。韓國GDP總量目前大約是台灣2.6倍,預估再過三至五年,韓國GDP將是台灣的三倍。因此,此報導做出了極為悲觀的結論,即「近年來台灣成長幾乎停滯,韓國已經遠遠地把台灣拋在後面。」

然而,光看GDP就可以衡量一個國家經濟成長嗎?人民真的有感嗎?薪水真的有增加嗎?所得真的有提升嗎?

早在1934年,曾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美國經濟學家顧志耐(Simon Kuznets),就已經提出「GDP無法評估一個國家的經濟」這樣的警告,只是這80年來,世界各國都對他的警告置若罔聞,並形成一股追逐GDP熱潮。

當我來到韓國當地考察時,每次只要跟韓國朋友提到,今年韓國GDP又成長了,想必經濟有好轉吧?十位韓國人士將近有九位都會嘆口氣,搖搖頭說,「哪有啊!」這就如同吳承紘於厭世代專題內所說到的「成長的GDP,無感的百姓」,因為按照過去我們所接受的觀念,因為GDP的數字越好越高成長越快,代表經濟熱絡,人民的生活水準也會提高,因此各國政府無不努力讓GDP的數字好看,因為這不但攸關人民,更攸關政權的存續,但這樣的說法已經越來越站不住腳,甚至與現實情況脫節。

根據吳承紘分析行政院主計總處《國民所得統計摘要》2016年12月內所含的1990年到2015年的GDP結構,得出位於社會高層的少數人掌握了超過一半的GDP,但是多數勞工卻從分配原本超過一半的GDP到只剩下四成。「拚經濟拚到誰的口袋,從這裡可以看的一清二楚。」換句話說,GDP只是一種迷戀,甚至是一種假象。

那麼台灣呢?似乎更為悲慘吧?不論是薪水成長角度,亦或GDP都已經落後韓國許多了。

聽完我對韓國現況分析的吳大哥,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悲嘆說道:「台灣似乎也好不哪裡去,先不提政府單位所提出,諸如2017年8月8日公佈的『由財稅大數據探討台灣近年薪資樣貌』,指出台灣人平均年薪54.7萬、全國有129萬人,每月薪水只有23K,且有三分之一集中在21-30歲的青年中,換算下來,四個人裡面就有一個人領 22K左右薪水,且貧富差距達12.6倍等悲觀數據。」

「還有你提到的,韓國領薪階級高達90%的人難以存錢,30%的人生活在貧窮線下,而這裡的所謂的『貧窮界線』,就我自己在做厭世代專題時,提到如果要劃分出一條所謂『貧窮界線』,OECD的定義就很簡單:該國所得中位數乘上三分之二,依照台灣主計處2016年所公布的薪資中位數40,872元,換算過來的貧窮線就是27,248元,這相當接近於住在台北市民的平均消費支出27,216元。換句話說,如果你住在台北,每個月平均的花費就幾乎等於窮人收入。同樣的,我們再參考主計處根據『家庭收支調查』所做的各縣市可支配所得中位數統計,扣除直接稅之後的所得最高市落在台北市的每年363,360元,相當於平均每月30,280元,其實也沒比貧窮線好到哪裡去,最低的南投縣甚至只有17,578元,這樣的情況下,你要台灣年輕人怎麼不厭世呢?」

「唉…」我們五人同時嘆了口氣。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