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朝鮮「全拋世代」(五):「好」過台灣,12年不吃喝可在首爾買房

地獄朝鮮「全拋世代」(五):「好」過台灣,12年不吃喝可在首爾買房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買房難度與存錢時間角度而言,若是跟台灣比較起來,看來韓國年輕人只能苦中作樂,終於有一點不輸台灣,比較不厭世了吧。

「我們一邊領教現實的殘酷,一邊孤單前行。」—陳默安,《那段漆黑的路 終要自己走完》

「是喔,我還幻想著能有一天買自己的房子!」陳默安聽到我們雙方的回應,應了一句。

「這真是個好問題啊,說到房子也是台灣年輕人的一大苦衷。根據台灣營建署2016年公布的Q3房價所得比為9.35倍,年增9.6%,首次突破9,來到歷史新高點,台北市則達15.47倍、新北市12.7倍,兩地雙雙成為年輕人首購族購屋地點之末。另外,當年全國貸款負擔率也高達38.49%,將近四成,也就是說民眾每月可支配所得,得拿出四成來繳房屋貸款。」

「但這樣的狀況,等來到2017年又更為嚴重,根據美國物業顧問機構Demorgraphia在2017年發表的《世界住宅可負擔程度調查》(Demographia International Housing Affordability Survey: 2017)第17頁說明,香港是世界上房價最高的城市,一般香港家庭得不吃不喝18.1年才能存錢買房,但台灣年輕人似乎也陷入這樣的困擾,人們想要在寸土寸金的台北市想買個窩,就一般上班族而言,得不吃不喝得花上將近16年(15.64年)呢!同時,我們若把台北市與房價所得比12.70的新北市,一同放到這份調查來看的話,台灣就包辦世界第二、三名『極度不可負擔房價』的城市。即使年輕人來到台灣南部,像默安妳想在高雄買個房子,這也是很辛苦的,因為台灣全國的房價所得比已經飆漲到9.46,這數值按照Demographia的標準,超過5.1倍以上都是屬於『極度不可負擔』等級了。」

台灣年輕人買房難,在韓國首爾狀況又是如何?

就這一點而言,首爾就「好」上一點點了。根據韓國統計局和國民銀行不動產團隊2017年的數據顯示,韓國民眾2016年平均所得約為5,124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146萬元),而首都首爾公寓價格平均為5.967億韓圜(折合新台幣1,685萬元),大約是其他地區公寓平均價的1.9倍(全南韓公寓價格平均為3.18億韓元,折合新台幣約900萬元,相當於一般受薪民眾約六年薪資所得),意味受薪勞工得不吃不喝,存12年薪水,才能在首爾買間房。

另一方面,韓國年輕人準備在首爾買房的存錢時間也正在增加,從2012年得存10.8年、2014年降至9.9年,2015年又回升到10.4年。然而,薪水漲房價更是漲得快,根據此報告指出,2013年韓國人平均所得增加8.5%,但首爾公寓價格也上漲17.5%,2015年甚至又大漲13.7%。因此,就買房難度與存錢時間角度而言,若是跟台灣比較起來,看來韓國年輕人只能苦中作樂,終於有一點不輸台灣,比較不厭世了吧。

「買房?我早就放棄了!」一旁苦笑的夏民,突然冒出這句話,自我解嘲,也許這正是厭世代文青代表,對於年輕人買房的最佳結論吧?

「那麼究竟要如何,才能讓台韓兩國年輕人能夠不那麼厭世呢?是否有解決方法呢?」陳默安又向我們提出疑問…

只見吳承紘大哥眼神炯炯發光,肯定地說出:「讓台灣年輕人有房住,安居樂業才行,像社會住宅就是解決厭世代煩惱的一個法子。」

RTR3BOU2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根據台灣《蘋果日報》2017年5月報導,言及蔡英文總統選前承諾要打造出讓年輕人「住得起」的房屋市場,將以20萬戶「只租不售」的社會住宅做為核心推廣,而這樣的政見、牛肉支票,當然選前受到年輕人支持與喜愛。而其實這樣的社會住宅,早從2010年民間團體開始倡議至今,也已經成為政府的主要政策之一,從中央到地方各級政府皆承諾必定興辦。

然而,據2017年3月行政院所通過的《社會住宅興辦計劃》,先言及蔡英文總統所承諾的四年推廣八萬戶,理當沒問題,但內政部仔細計算其八年計畫所需要花費的金額,估算中央社宅八年補助款得高達307億元,尤其「包租代管」的八萬戶,八年內就得燒掉208億元,花費可觀。

關於興建社會住宅議題,社會正反意見、支持反對主張皆有,如許多學者認為,若能解決年輕人居住正義問題,這是必然且必要的投資,不過第一年多在籌備階段,成效如何仍有待觀察;然而,有些民眾則又是擔心,台灣的空屋本來就多,現在又要廣建社宅,會不會到最後淪為大家熟悉的「蚊子館」呢,而閒置之成本,最終又是得從辛苦納稅人民百姓的口袋出。

不論如何,社區住宅慢慢在台灣興建起,如根據台灣「社會住宅推動聯盟」於2018年1月30日所提供之資訊,指出以2017年第三季全國住宅總量8,698,668戶計算,至2018年2月止,社會住宅存量共計10,474戶,首度突破萬戶。但數值仍是偏低,因為台灣社會住宅存量,僅占全國住宅總量的0.120%。

在場的吳大哥,秀出他Mac電腦內的資訊,告訴我們說「和其他先進國家相比,荷蘭、丹麥、英國等國家擁有約20%-35%的社會住宅,亞洲最低的日本也有6%,新加坡則是8.7%,而擁有世界最高房價,人口密度跟台灣類似的香港,也有29%之多,如此看來,台灣社會住宅數量明顯不夠且不及格。」

那麼韓國社會住宅呢?此點相較於台灣,韓國似乎走在更前方,如首爾市政府於1989年2月1日成立SH住宅都市公社(서울 SH주택도시공사,Seoul Housing and Communities Corporation,前身為1968年成立的「首爾市綜合建設總部」,主要協助都市公共建設與出售式住宅的開發,而公司第一次轉型是在1981年,因應木洞新市鎮開發與準備漢城奧運,轉為「首爾市木洞事業所」,並於漢城奧運舉辦結束後解散,從政府單位轉型成為SH公社,2016年再度更改公司名稱為SH住宅都市公社,直到現今),專門興辦首爾市的社會住宅。

而1989年SH住宅都市公社成立之初,首爾市政府便展現高度決心,除了派遣高階公務員來主導開發計畫,也開出優渥條件,諸如補助子女學費,比一般公務人員高30%的薪資,鼓勵優秀公務人員轉任至此單位;繼之,公社再透過公開招募,號召民間專業人才前來,逐步打造出不會輸給民間的住宅建設事業組織形象。

的確,就今日而言,SH住宅都市公社的「業績」有目共睹,從1989年至2015年9月為止,26年期間,SH住宅都市公社總共興建了264,329戶住宅,平均每年產出一萬戶,約佔首爾市每年總供給量的20%上下,成效頗為卓著,其中所建成之住宅,包含約16萬戶社會住宅,10萬戶出售住宅,而這些社會住宅數量,還不包括中央政府所成立「韓國土地住宅公社」(한국토지주택공사,Korea Land and Housing Corporation)在首爾興建的六萬戶。

等來到2018年,SH住宅都市公社也喊出,將在首爾精華地段江南地區、九老地區,陸續興建社會住宅,預計在2018年10月底為止,再興建1,181戶。也因有此成效,SH住宅都市公社的員工、規模與獲利,也越來越大,造成「雙贏」局面,截自2015年12月止的資料顯示,SH住宅都市公社底下共有697位員工,資產價值高達5.2兆韓圜(折合新台幣約1,480億元)。

甚者,韓國社區住宅之優良績效,2015年也吸引台北市長柯文哲,因舉辦2017年世界大學運動會之緣故,前往韓國光州接旗之際,也來到首爾進行考察,與首爾市長朴元淳談到「社會住宅」之主張,朴元淳曾自稱為首位福利市長,並提出「首爾要讓人人住得起」的政策,而其中他最有力的政績之一,即迄今首爾社會住宅已經擴建到23萬戶左右,且預計在2018年要拚到30.6萬戶。

看看韓國,想想台灣—看來台灣社會住宅這段路,還有好長好長的路得走。

「那麼韓國年輕人面臨他們當代處境,有什麼解決方法呢?」陳默安問著我,我低頭沈思起來…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