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三場短暫的戰爭,看馬漢的海軍學說如何讓美國稱霸太平洋

從三場短暫的戰爭,看馬漢的海軍學說如何讓美國稱霸太平洋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西戰爭的結果,是使美國成為了太平洋地區的一個主要強國。西班牙割讓了菲律賓、關島和威克島,美國吞併了夏威夷王國。美國的勝利增進了人們對海軍在跨大洋戰爭中作用的理解。

海軍學說與三場短暫的戰爭

在內戰期間出現並得以改進的技術革新,對海軍部隊的功能、部署與戰略,以及看似毫不相關的殖民地擴張的問題都產生了深刻的影響。進入二十世紀之後,海軍戰略家們傾向於依靠帆船時代傳統的對抗手段,將英國皇家海軍採取的行動與軍事部署視為衡量戰爭成敗的標準。

蒸汽戰艦時代的戰爭要求全新的理論,但其作戰經驗則來自時間短暫或空間有限的海軍作戰實踐(不涉及英國皇家海軍),並發揮著非同尋常的決定性影響。迄今為止,論證最為有力、最能體現愛國主義且影響最為持久的海軍學說,是由阿爾弗雷德・賽耶・馬漢(Alfred Thayer Mahan)提出的。馬漢是美國內戰中的一名老兵,也是一名精力充沛的美國擴張論的鼓吹者。

一八八六年,馬漢加入了新成立的美國海軍學院,從歷史中汲取經驗教訓,形成了自己的海軍戰略。四年後,他將自己的演講稿以《海權對歷史的影響》(TheInfluence of Sea Power upon History)為題出版。馬漢認為,海軍作戰的編年史提供了普遍適用的學說,「這一學說能夠被提升到一般原則的高度……儘管在海軍武器方面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蒸汽被引入並成為了戰艦航行的動力」。

通過觀察從第二次英荷戰爭到美國獨立戰爭期間歐洲強國艦隊的交戰模式,馬漢將海權視為打擊敵國經濟繁榮的能力。他認為,對於保護一個國家的海外商業及其殖民地,以及通過封鎖禁止敵國的貿易而言,海軍是必不可少的。「那不是引人注目的私人船隻或船隊,它們或多或少地壓製著一個國家的財力。正是這種壓倒性的海權,可以迫使懸掛敵國旗幟的船隻離開,或者允許其作為一名逃亡者出現,通過控制巨大的公共資源來封閉敵國海岸用於商業貿易的公用通道。」

Alfred_thayer_mahan
Photo Credit:The Life of Admiral Hahan @ public domain
替美國海軍引進英國海權思想的馬漢將軍

雖然《海權對歷史的影響》中的表述是適當而客觀的,但馬漢更宏大的目標是促進美國海軍的複興。在同年發表的一篇論文中,他猛烈抨擊美國人對於發展一支足以遏製海地、中美洲及眾多太平洋島嶼(尤其是「政治形勢不穩定」的夏威夷群島)並從中獲益的艦隊的冷漠態度。對於美國而言,他最盼望的就是開鑿一條穿過巴拿馬地峽的運河斐迪南・德・雷賽Ferdinand de Lesseps在十九世紀八○年代就已嘗試過)。

他擔心歐洲強國已經出現在加勒比海並開始建造堡壘和要塞,「從而使其勢力成為不可攻破的」,而當時「我們卻沒有在墨西哥灣這樣做,儘管已經初步擁有了可以作為我們軍事行動基礎的海軍船塢」。同樣,他也擔心夏威夷王國可能會落入歐洲人或日本人之手。

與馬漢的觀點針鋒相對的是「青年學派」(Jeune Ecole),這是一個在法國發展起來的思想流派,其主要關注點是商業戰爭(guerre de course)。由於馬漢將強大的英國皇家海軍作為假想敵,青年學派通常被斥為「弱者戰略」,但這一說法並不恰當。在其最初的構想中,青年學派預先考慮到了「總體戰爭」,即一場反對一個國家的經濟和軍事資源(包括其壓倒性的海權)的戰爭,並取消關於中立國的運輸、禁運及平民權利的國際法。

由於南方邦聯突襲艦隊在內戰期間的成功,部份是依靠發揮魚雷和潛艇的潛力,青年學派的擁護者們選擇回避主力艦隊間的戰鬥,亦即戰艦之間規模最大的軍事行動。他們辯稱,數量眾多的魚雷艇可以通過瞄準敵艦來打破封鎖,通過擊沉敵方的商船,將戰爭引向敵方戰場。而且,許多魚雷艇只需花費一艘戰艦的費用就可建成,它們可以分佈在眾多較小的港口之中。

青年學派的擁護者們只是法國海軍當權者中的少數派,他們從來不為主力戰艦的損失辯護。他們將魚雷艇視作對抗義大利的合適武器,義大利的海軍規模更小,憑藉適度的對外貿易而比英國更少受到商業戰爭的影響。

三場相對而言毫無徵兆的海上衝突(即一八九四年至一八九五年間的中日甲午戰爭、一八九八年的美西戰爭、一九○四年至一九○五年間的日俄戰爭)的結果,似乎證明了馬漢的結論,即主力戰艦不僅能夠將敵人「逐出我們的港口,而且可以令其遠離我們的海岸」。

這些戰爭有以下幾個共同的特徵:持續時間較短;交戰雙方都是首次以現代遠洋艦隊參戰;戰爭結果都是一邊倒式的勝利;對於青年學派的命運而言最重要的則是,其中都沒有涉及商業戰爭。因此,這幾場戰爭對海軍戰略的演變和二十世紀兩場規模巨大的海上戰爭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ChineseTing-yuen
Photo Credit: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北洋水師的旗艦定遠號

中國在第一次鴉片戰爭中的失敗,標誌著清王朝權威的整體下降。一八五○年至一八七三年間,中國接連發生了四次相互交錯的國內起義,在此期間,清政府還在第二次鴉片戰爭(一八五六─一八六○)中與英法聯軍交戰,並進一步向西方列強妥協和讓步。其中一項讓步就是由英國、法國和美國領事共同建立總稅務司,負責向外國貿易商徵收關稅。

總稅務司被認為是清政府最嚴謹的分支機搆,從一八六四年到一九○七年間由羅伯特‧赫德(RobertHart)領導,其收入佔清政府財政收入的四分之一,在通商口岸(到二十世紀初已超過四十個)和主要河流的航行方面進行了多次改進。隨著太平天國起義在一八六四年遭到鎮壓,清政府通過「洋務運動」(又稱自強運動)開啟了工業和軍事方面的現代化進程。在這場改革運動中,共創建了四支地區性的海軍部隊,其中最重要的是位於山東半島的威海衛的北洋水師。不過,改進只是零星的,甚至連最有希望的努力也在一定程度上因官員的貪污而被破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