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沒有互聯網,trolls和haters可以如何發洩不滿?

假如沒有互聯網,trolls和haters可以如何發洩不滿?
Image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網絡不存在的世界已經是史前世界,寫出來其實是想提醒大家和我自己,十數年前我們是沒有那麼(講就)兇狠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自從有了網絡,我們每天也見識到大量的internet trolls[註]、haters、怨毒L、八公、loser attitude上腦的人,尤其是社交媒體流行之後,簡直有如一個trolling嘉年華會,日日酒池肉林一樣,整日對著螢幕欲罷不能、講就兇狠。

我有時會問自己,假如網絡從未出現,沒有地方給他們講就兇狠,他們會在做什麼呢?

網絡出現前的發洩途徑

我想,其實沒有什麼。他們會乖乖返學返工,繼續受氣,敢怒不敢言。當然,他們也有自己的方法發洩不滿,例如在廁格的牆上寫作,偶爾會有人在牆上回應,他們便會興高采烈地繼續。

除了廁格還有什麼?曾幾何時,香港有一本叫《YES!》的青少年雜誌,大約就是現在的《100毛》加KingJer。當年《YES!》的腦細倪震為追周慧敏,不斷用這本雜誌攻擊倪震心目中的情敵。用今日的說法,就是KOL日日私怨L上身。《YES!》有個欄是專門刊登中學生對學校的不滿和八掛的,那就是現在的學校Secrets了。

如果想發表政見或對社會的不滿,有什麼方法呢?那就要投稿到報刊,或者打電話去電台。投稿到報刊的門檻很高,你至少要寫幾百字,而且要編輯肯登,而打電話去電台節目,其實是很難打通的,而且會被監制過濾。門檻這麼高,所以沒幾多人會有興趣發表,不會人人自命先知國師。

發表對時事的看法還有一個途徑,叫《城市論壇》。這個港英時代開始的節目,其實也算是最直接和透明度高的發表意見渠道,不過你只能有幾十秒時間。

曾幾何時,商台有個很革命性的深夜節目,名叫《無人駕駛》,節目沒有主持,聽眾打電話打通的話,說什麼也可以,全世界也聽得到你的說話。節目有幾秒delay,如果說話不能出街的話,便會被監製掛線。《無人駕駛》有點像現在上網,人人也可以做幾分鐘主角,只是要打通那電話很困難,所以門檻也比現在高得多。

以前我們不是這樣的

簡單來說,其實在沒有網絡的世界,haters、trolls和私怨L是比較寂寞的,他們頂多只能在自己的朋友同學同事圈子表達意見,頂多一些精神有問題的haters和癡迷者會寄「核突嘢」或恐嚇信給明星。

沒有網絡,圍爐取暖的機會也少了。要圍爐,就要在現實世界圍,最有代表性的圍爐叫歌迷會,以前四大天王年代的歌迷會狂熱程度,現在的人很難想像。不過歌迷會的規模始終比現在的網絡圍爐小得多。

網絡不存在的世界已經是史前世界,那麼我寫這些東西有什麼意義?其實社交媒體流行只是十年之間的事。這十年可說是haters、trolls、私怨L狂歡的十年,同時我們也不知不覺被感染成一份子。可以當15分鐘主角、日日花幾小時跟人鬥嘴、有爐可以圍威喂的誘惑,真的很難抵擋。

寫那個不存在的無網絡世界,其實是想提醒大家和我自己,十數年前我們是沒有那麼(講就)兇狠的。有一個網絡meme這樣說:我們喜歡在網上做asshole,是因為在現實世界這樣做的話,會被人打柒。

註︰"Internet troll"很難譯做中文,大約的意思是那些會不斷在網上撩交鬧的人,他們通常會用很多很難頂的言語來挑釁目標,令目標發火跟他們罵戰。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後殖人間世Facebook專頁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