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民意」和「黨意」衝突時,立委該如何抉擇?

當「民意」和「黨意」衝突時,立委該如何抉擇?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根據立院黨團的「罰款價目表」委員會甲級動員未到或未表決罰5000元,重大議題罰1萬元,院會通通以1萬元來計算,且單日最高可罰3萬。有了這樣的罰則,當黨意和民意發生衝突的時候,立委會如何做決定呢?

「我那天看到一則去年的新聞,我才知道原來民進黨有所謂的黨團罰款這件事。」A女說。

「黨團罰款?罰立委嗎?」B女問。

「對啊,那則新聞是說民進黨立委楊曜,因為在審查公教人員改革法案時。因為他是澎湖的立委,那裡的選民以公教人員為主,站在他那個地方的民意來說,他的角色很尷尬,所以他就乾脆請假不出席投票。但因此被開罰40萬元。」

C女皺了皺眉頭。「40萬元啊…..即使是以立委的薪資來說,也不能說是很小的數字啊。法定的立委薪資是19萬5000元,40萬元等於吃掉兩個月多的薪水。」

「我看完只是在想,雖然我也支持軍公教改革。楊曜的選民立場也許跟我不同,可是他畢竟是那裡選出來的立委,他自然要為那裡的選民服務,反應那裡的選民意見,但因此被黨團這樣開罰,那到最後對立委來說,會不會因為被罰怕了,而淪為橡皮圖章,就不敢再繼續代表民意發聲了呢?」A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又咬了一口蜜糖吐司。

B女一邊滑手機一邊說。「你剛講被罰,我才去查這個新聞,沒想到有價目表耶你看:委員會甲級動員,未到或未表決,罰5000元。重大議題罰1萬元。但如果是院會,通通以1萬元來計算,單日最高可罰3萬。」

「所以他們只單純針對有沒有貫徹黨團意見來罰。那如果黨團意見跟民意對幹的時候要怎麼辦?」C女問。

「照樣罰啊,像那時候勞基法修法,就有立委因為一例一休不出席不投票而被罰,而且因為勞基法修法被罰的立委也不只一人。」A女說。

立法院
Photo Credit:蔡其昌臉書

「如果是這樣,我就會覺得這樣的罰法有很大檢討的空間耶。我可以理解今天在一些重大議題上怕跑票,或是在早期民進黨還在對抗國民黨的時候,那時候沒有不團結的本錢,所以需要有一些這樣罰則的手段。即使是國外政黨,確實也有對黨員的罰則存在。

但現在民進黨已經拿到行政權也拿到立法權,如果只要政黨宣布動員,不管什麼議題,立委就該無條件遵守,不遵守就要罰的話,那又有誰能在國會堅持表達不同立場的人民意見呢?」B女說。

A女點點頭。「而且你看他說未到或未表決,完全是黨團決定哪些議題適用。但如果有的議題黨團雖然沒有強制投票,但跟總統的政見相左的時候,又不見有什麼罰則。那說穿了,這種罰法也不過就是處罰黨內的異音而已,根本說不上是為了反映民意。」

「你說的這個例子倒是讓我想到婚姻平權。」C女說。

「沒錯,我就是在說婚姻平權。勞基法罰立委罰得很開心嘛,修法修得很快嘛。但婚姻平權雖然最高法院都宣布同性不得結婚違憲了,立法院卻還是理由一堆的擱置。

你說立委被罰錢,這不禁讓我懷疑,有些立委平常在一些進步議題上砲火很激烈,但有時候卻突然噤聲,或在某些狀況下卻在投票的時候支持其他有問題的法條,是不是根本原因就是被罰怕了?」

「而且我越來越有一種感覺,那時候民進黨不是推出很清新的不分區立委嘛?你有沒有發現他們到後來不是表現走鐘不然就是沒聲音了?」C女說。

A女嘆了口氣。「我想也許是不分區立委比起分區立委來說,更沒有被罰的本錢吧,而且他們也不像區域立委至少有區域選民的支持。那難怪有立委當初在勞基法修法的時候,只能拿著『大悲無言』的紙板做無言的抗議了。」

延伸閱讀

本文獲蒂瑪小姐咖啡館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