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擔心核戰在即,只有台灣慶祝納瓦羅和波頓上任?

全世界都擔心核戰在即,只有台灣慶祝納瓦羅和波頓上任?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川普政府由波頓(John Bolton)和納瓦羅(Peter Navarro)這兩位被認作是「親台派」的人物領銜主導。面對波頓這位人稱「第二大危險美國人」(僅次於老闆川普),有報導卻宣布「史上最挺台灣的美國政府」即將到來。事實上,納瓦羅、波頓等人的親台傾向,只是一種反對中國的方式,並非真正關心台灣。

文:丘琦欣;翻譯:味王

每當台灣向「國際社會」呼籲關注時,通常對象指的是美國。從這點看來,台灣腦中的「國際社會」往往只有美國,很少會想到其他國家。

不過,台灣對於美國的理解有時卻相當片面,這點從過去幾週的新聞報導中就可看出:川普政府在一連串極具諷刺的人事大風吹之後,由波頓(John Bolton)和納瓦羅(Peter Navarro)這兩位被台媒認作是「親台派」的人物領銜主導。面對波頓這位人稱「第二大危險美國人」(僅次於老闆川普),風傳媒的報導卻開心地宣布「史上最挺台灣的美國政府」即將到來。

波頓和納瓦羅代表川政府鷹派的無能和非理性,而非親台政策的到來

雖然波頓和納瓦羅很早就加入了川普政府,但當初都還只是邊緣角色。當時的政治角力還圍繞在鷹派的川普顧問史蒂芬・班農,與台灣所擔心的親中「全球主義派」川普女婿庫許納之間。

半年過後,眼看班農和庫許納紛紛失勢:班農被迫離開川普政府庫許納喪失最高安全許可,於是川普政府又開始忙著重組人員。然而,重組過後的川普政府不太可能會就此穩住,因為在籌組過程中中箭落馬的人,還包括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國家安全顧問馬斯特(H.R. McMaster)。這兩位被眾人視作是川普政府的穩定劑,過去都曾出手制止,避免川政府在國際事務上做出魯莽的決策,即便不是每次都成功。

多數台媒沒意料到川普政府會挑戰國際外交的底線,相信川普政府骨子裡依舊是傳統的共和黨,也因此才會認為線上那些所謂的「親台派」會維持川普政府的穩定。先前川蔡的那通電話,台媒也是根據同樣的邏輯在詮釋:在川普揭露可能將台灣作為與中國談判的籌碼之前,大家都認為這通電話代表台美關係即將升溫,畢竟歷代共和黨都是傾向支持台灣。

於是乎,當納瓦羅和波頓這兩位「台灣之友」飛上枝頭時,很多人還是搞不清楚狀況,無法看清這些所謂的盟友有多麼不牢靠。

舉例來說,現任川普的首席經濟顧問的納瓦羅是一名反中鷹派人物,也是美國退出TPP的重要推手。這一撤,不但令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客戶國全部亂了陣腳,也指出川普政府的矛盾。縱使TPP一直以來都是讓富國更富,不惜犧牲其他國家利益的貿易協議,矛盾的是,這個讓台灣想方設法想加入,卻一直不得其門而入的協議,卻又是美國自己為了鞏固自身在亞太地區的力量以反中國,所擬定出來的。口口聲聲說要對抗中國,卻搞不清楚實際上該怎麼做,這正符合川普政府一貫的口徑不一。

同樣,納瓦羅也在美對中所祭出的懲罰性鋼鋁重稅中扮演重要推手,完全不在乎這對美國盟友所造成的傷害比誰都要大,甚至可能將美國拖入貿易戰,再度證明川普政府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儘管過去納瓦羅對外宣稱會支持台灣,但在受關稅影響最嚴重的八個國家中,台灣也是其中一員:中國甚至還不在這八國裡面。經濟學家過去曾不斷提醒,納瓦羅連最基本的經濟學都不太懂,而美國的中國專家們也認為納瓦羅對中國的評論令人汗顏。

儘管如此,還有人試圖在川普政府的非理性中尋找邏輯,於是有人會認為,川普政府只是希望藉由撤出TPP談到更好的條件,因此撤出TPP只是川普宏偉計劃的一部分。

然而,美國本來就是TPP的最大利益國,這點從美國去年撤出後,TPP成員國的後續談判即可見一斑:當美國一撤出,許多原依美國要求而納入之條文,特別是在版權保護領域的部分就被刪掉了

總的來說,大眾現在應該已經很清楚川普政府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無論是在國內政策還是外交方面。盲從的日子早該結束了。

可惜事情並非如此。現在甚至有人認為美國之所以將台灣納入關稅徵收對象,是為了懲罰台灣與中國關係太密切。如此一廂情願的想法,簡直將美國理想化到了極致。只要是「美國優先」的政策,即使有損台灣的利益,也寧願相信是為了台灣好。若這不是奴性,什麼才是奴性?

然而,認為以波頓為國安顧問的川政府將會施行親台政策,又是另一種境界的天真。台媒對於此事的理解,又再次跟國際社會,甚至是多數美媒呈現很大的落差。可惜的是,這次美媒的擔憂也並不像川蔡通話那樣,被批是自由派媒體的過度反應:擔心波頓會把美國拖入一連串的國際戰爭,甚至與北韓展開核戰,這種恐懼相當合理。

畢竟,波頓是一位非理性的鷹派,反中國的程度遠超出理性的範圍。在過去的十年中,波頓曾主張攻打伊拉克、伊朗、俄羅斯和北韓,完全不考慮戰爭可能造成的傷亡人數,縱使跟伊朗、俄羅斯和北韓起衝突可能涉及核武,也毫不在乎。

除此之外,波頓也是一名陰謀論散播者,不但公開宣稱反恐戰爭期間有穆斯林分子密謀推翻美國政府,甚至懷疑當時的美國總統歐巴馬其實是穆斯林。從這角度來看,無論在國際事務上,或其他任何事情上,波頓的判斷力都非常不可信,但現在依然還是升上川普政府之首。台灣這個自稱是政治進步主義的國家,一方面希望與擁有高穆斯林人口的東南亞國家建立關係,以擺脫經濟對中國的過度依賴,一方面又將希望放在波頓身上,實在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最近,北韓已經表示願意坐下來談判了,但波頓卻不買單,仍打算使用武力解決問題。此刻,他玩弄的不僅是美軍的性命,更是數百萬條南北韓人的性命。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是韓國的保護國:韓國軍方的控制權在戰時會移轉至美軍手上,而南韓政府也必須負擔大半的美軍費用。然而,現在川普政府卻更近一步向南韓勒索,以消減預算為由,威脅南韓支付更多的國防費用,否則會將美軍從南韓美軍基地中撤出。在波頓之下,美國不僅不把自己的部隊的生命當一回事,也完全不把韓國人的生命放在眼裡。對台灣來說,這難道不令人擔憂嗎?

現在,波頓把目光投向了中國。因此必須再次提醒,台灣可能會被當成川普政府的籌碼或棋子。

再次強調,台灣往往在放眼國際時,其實只看到美國,但又完全無法掌握美國或國際社會的思路。於是乎,當大家都擔心世界將陷入核武戰爭時,卻只見台灣擁戴像波頓這樣的人。

John_Bolton_by_Gage_Skidmore_2
Photo Credit: Gage Skidmore CC BY-SA 3.0

美方近期舉動不代表台美關係將產生任何重大變化

事實上,納瓦羅、波頓等人的親台傾向,只是一種反對中國的方式,並非真正關心台灣。聲稱支持台灣的民主,實際上只是為了與中國唱反調。但也因此,台灣大概會持續用瑰色眼鏡看待美國。

或許有人會指出,最近台美之間所簽署的數百萬美元軍火交易,是美國支持台灣的跡象。然而,若沒有更具體的政策改變,這完全不能被視為對台政策的永久性轉變。談到軍火交易,台灣常常會自行腦補美國武器交易背後所代表的美方支持,並自我放大台灣對美國的重要性,但是對美國來說,這種軍火交易根本不算什麼,無非只是轉賣自家軍事裝備的機會。

另外,說到自我放大,就不能不提《台灣旅行法》。台媒宣稱這代表美國對台灣的支持顯著增加,但老實說,此舉僅簡單地擴大了美國對台灣的外交節目。事實上,本來就是美國自己先行決定台灣和美國政府高官不得來往,完全沒人逼他們這麼做。

台美遊說團體花了很多的時間跟力氣才讓《台灣旅行法》通過,但這不代表這法案有多重要,也不代表通過了,台美關係會產生什麼重大改變。這個法案之所以會被捧得那麼高,大多只是台美遊說團體的一廂情願,畢竟他們在這上面花了這麼多的精力。

或許會有人引述前AIT主席斯坦頓的發言,說《台灣旅行法》代表美國對於台灣事實上(de facto)的承認,或引述美國代表羅伊斯如何讚揚台灣的民主,以證明這法案的重要性,奉勸各位不要把這些無意義的外交辭令太過當真。當美國做出侵害台灣的事情的時候,這些由美方選出來的官員,或美方外交機構所聘請的代表是否會大方承認?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不太可能。

就算中方厲聲譴責這法案,那也不代表這法案有多重要。中國對於任何一點台美關係的升溫跡象都會予以最嚴厲的回應。若單純以中國是否予以譴責一事來衡量事情的輕重,恐怕會錯估到底什麼樣的外交行動是中國在意的,什麼是沒那麼在意的。這或許正是中國政府「玻璃心」背後的策略。

首先,美國和台灣政府官員要做交流,根本就不需要公開見面,就像馬英九和習近平也從未需要到新加坡才能交流,因此《台灣旅行法》根本只是在台美外交節目中增添一個曲目,暗示美國支持台灣參與國際事務。但這一舉也仍未開始使用。不過,除非是超越川蔡通話的層次,也就是川蔡的實際會晤,否則美國和台灣任何級別的政府官員之間的會晤,都不大可能在國際事務中產生真正的影響。

在這種情況下,台灣真的應該重新考慮,自己是否要將命運壓在川普政府上面。川蔡那通電話發生時,川普尚未就職,當時許多台灣人對川普的鄙夷態度突然間有了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然而,一年多過後,只見川普政府深陷伙同俄羅斯干預選舉的醜聞之中,加上不只一起,而是兩起性醜聞纏身,還有在共和黨反對槍枝管制之下,因多起美國校園槍殺事件而出現的大規模抗議。川普到底能不能順利做完一個任期都還是未知數。鑑於此,台灣還想把命運托付給川普政府嗎?

然而,相信一定還是會有人持續美化川普、波頓和納瓦羅等人,不會意識到這些「友台派」不僅不可靠,還是高危險份子,尤其是對台灣而言。不知怎的,只要在美國這個世界最強大的國家中當上高官,即使像川普政府這樣沒有邏輯,純粹非理性的組織,也會被認定是依循著更深遠的智慧在運行。

需要記住的是,從過去歷史看來,美國已證明自己對台灣而言,是不可靠且危險的合作夥伴,不僅幫了國民黨幾十年,還任台灣困在幾十年的外交牢籠之中,至今也仍繼續將台灣作為與中國地緣政治競爭的棋子。

對於美利堅帝國來說,這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但那些主張台灣獨立的人,儘管受到美國所支持的國民黨幾十年的迫害,卻遲遲沒有意識到,美國過去在台灣最需要援助時,就已經不斷地在出賣台灣。現在也不例外。

本文經破土(New Bloom)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每天用餐時段一到,橘底白字的店面內,一個個小火鍋上桌,全家人的歡笑聲伴隨著鍋內沸騰的泡泡不斷冒出,這是錢都餐飲旗下老字號火鍋品牌「錢都日式涮涮鍋」的日常。從 1997 年創立至今,目前全台已擁有72間分店、來客數年破千萬,卻依然堅持使用精心熬煮 96 小時後的大骨高湯,並加入柴魚、昆布等食材增添其風味使湯頭更有層次,讓許多老饕顧客每每都感受到錢都令人難以忘懷的餐飲體驗。

而面對時代的變動,錢都近年來也持續推動品牌革新,翻新原有店面改裝成更符合年輕人風格的日系二代店,並積極計畫拓展店面,透過導入數位化工具,當輔助訓練大量儲備幹部與培訓人才時,能夠更加有效率。

NUEIP雲端人資包辦行政庶務,錢都店長安心放眼未來

image3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導入NUEIP讓店長們更有時間專注於達成公司營運績效。

錢都餐飲人資主任周芮昕表示,初期原本公司使用紙本打卡鐘,以全人工方式做薪資計算與審核。每個月月底,各店店長們都需要加班計算員工出缺勤與薪水,才能趕得及1號中午之前,讓物流車將紙卡載回總公司。接下來,總公司需加派人力逐張、逐行的人工登打進電腦,同時主管單位還會抽樣檢核正確性,前前後後繁複作業總需花上一週時間,而72間門店店長加上總公司登打與檢核的人力,更是可觀的成本。

「人工計薪誤差高、效率低,換算下來,NUEIP 幫我們幾乎節省了78%的時間與95%的人力成本,現在整個流程只需要兩個人、1.5 個工作天即可完成。不只效率高且基本上是零失誤,這些數值是我們在導入前完全沒意料到的。」周主任述說。錢都認為,店長們應該專注於門店的營運和管理,帶領門店達成公司經營目標,而不是加班執行繁瑣且無效率的行政作業。周主任認真地說道:「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NUEIP療癒系出缺勤、排班與薪水管理,造福餐飲業者

image2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NUEIP的雲端人資系統排班介面清晰、操作簡易,且可計算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

經營餐飲業的人都知道,餐飲業人員流動率高,加上計時人員眾多的情況下,要掌握員工的請假狀況只能經由店長回報,無法在第一時間知道。周主任說道:「以前各店排班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幸好 NUEIP的排班功能對餐飲業非常友善。不僅可以依時數彈性安排工讀生的班表,不須建立上百個班別,還能自動檢核目前的人力配置是否妥當。搭配『實際工時統計』功能,可統計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進而準確計算假期、加班時數與薪資,若人員有任何出勤狀況,總公司都能即時知曉或因應。」。

因為適切的系統功能,讓錢都餐飲在企業管理上能夠無所顧慮,周主任表示,雖然前期數位轉型時,要教育店長們使用電腦、熟悉功能,會經過約一個季度的轉換陣痛期。但現在不僅省去紙本操作、不用為了行政事務加班、各店人員可以輕鬆使用LINE進行上下班打卡或請假,店長們紛紛覺得這個轉換期很值得。對總公司來說,更降低了門市人員的控管風險,讓整個企業在力拼品牌規模時,更加順利地往前邁進。

image4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錢都藉由手機APP打造會員生態圈、力拼餐飲品牌規模。

雖然疫情肆虐全台業者,但錢都餐飲把握契機逆勢成長,開始發展電商通路,推出品牌麻辣鴨血豆腐、特色水餃、嚴選海鮮食材等;實體店方面,藉由手機會員 APP 打造超級會員經濟。錢都餐飲旗下品牌目前正積極討論拓點計畫,以優渥的薪資獎金招募優秀的儲備幹部,而在例行的行政事務上,則由 NUEIP 協助支援,讓門市與總部的聯繫更加緊密與即時,企業內部管理更加順暢有效率。


了解更多:https://www.nueip.com/

本文由「人易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審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