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明破與變》:江南的奢侈風尚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晚明破與變》:江南的奢侈風尚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Photo Credit: 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江南市鎮的奢侈並沒有導致資本主義,卻名副其實地使傳統經濟轉型為市場經濟。奢侈是消費觀念的更新,是伴隨經濟繁榮而衍生的新的消費方式,人們在消費社會財富的同時,刺激了社會財富更大規模的增長。十六世紀的陸楫已然認識到這一點,是難能可貴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樊樹志

奢侈風尚的經濟意義

中國的傳統思想一向是批評奢侈風尚的,以為社會習俗由儉入奢不是一件好事情,這是從道德層面思考的結果。如果從經濟層面來思考的話,就會得出不同的結論。

晚明的江南,經濟突飛猛進,蠶桑絲織業與棉紡織業由農家副業一躍而為主業,李伯重把它稱為「江南的早期工業化」,與工業革命以前的歐洲有相似之處。他在《江南的早期工業化(1550-1850)》一書的導論中說:「所謂早期工業化,指的是近代工業化之前的工業發展,使得工業在經濟中所占的地位日益重要,甚至超過農業所占的地位。」他研究了一八五○年以前三個世紀江南工業的發展,得出的結論是:工業在江南經濟中所占的比重日益提高,到了十九世紀初,在江南大部分地區,工業的地位已與農業不相上下,在經濟最發達的江南東部,甚至可能已經超過農業。

社會日漸富裕,人們的思想觀念發生了變化。正德、嘉靖間松江府上海縣人陸楫便是這種思潮的代表者。他在《蒹葭堂稿・雜著》中,批判了正統的禁奢觀念,為奢侈辯誣,以深邃的目光論證奢侈風尚的經濟意義,譜寫了中國經濟思想史上極有價值的一頁。故而筆者不厭其煩地援引於下,以饗讀者:

論治者類欲禁奢,以為財節則民可與富也。噫!先正有言:「天地生財止有此數。」彼有所損,則此有所益,吾未見奢之足以貧天下也。自一人言之,一人儉則一人或可免於貧;自一家言之,一家儉則一家或可免於貧。至於統論天下之勢則不然。治天下者將欲使一家一人富乎?抑亦欲均天下而富之乎?

予每博觀天下之勢,大抵其地奢則其民必易為生;其地儉則其民必不易為生也。何者?勢使然也。

今天下之財賦在吳越。吳俗之奢莫盛於蘇,越俗之奢莫盛於杭。奢則宜其民之窮也。而今蘇杭之民,有不耕寸土,而口食膏梁;不操一杼,而身衣文繡者,不知其幾何也。蓋俗奢而逐末者眾也。只以蘇杭之湖山言之,其居人按時而游,游必畫舫肩輿,珍饈良醖,歌舞而行,可謂奢矣。而不知輿夫、舟子、歌童、舞妓,仰湖山而待爨者不知其幾。故曰:「彼有所損,則此有所益。」若使傾財而委之溝壑,則奢可禁。不知所謂奢者,不過富商大賈、豪家巨族自侈其宮室、車馬、飲食、衣服之奉而已。彼以梁肉奢,則耕者庖者分其利;彼以紈綺奢,則鬻者織者分其利。正孟子所謂「通功易事,羨補不足」者也。上之人胡為而禁之?

若今寧、紹、金、衢之俗最號為儉,儉則宜其民之富也。而彼諸郡之民,至不能自給,半游食於四方,凡以其俗儉而民不能相濟也。要之,先富而後奢,先貧而後儉。奢儉之風起於俗之貧富。雖聖王復起,欲禁吳越之奢,難矣!或曰:「不然,蘇杭之境為天下南北之要衝,四方輻輳,百貨畢集,故其民賴以市易為生,非其俗之奢故也。」噫!是有見於市易之利,而不知所以市易者正起於奢。使其相率而為儉,則逐末者歸農矣,寧復以市易相高耶?且自吾海邑言之,吾邑僻處海濱,四方之舟車不一經其地,諺號為「小蘇州」,游賈之仰給於邑中者,無慮數十萬人。特以俗尚甚奢,其民頗易為生爾。然則吳越之易為生者,其大要在俗奢,市易之利則特因而濟之耳,固不專恃乎此也。長民者因俗以為治,則上不勞而下不擾,欲徒禁奢,可乎?嗚呼,此可與智者道也。

陸楫這篇反對政府當局「禁奢」政策的短論,精彩之極,猶如空谷足音,振聾發聵。思路奇特,立論嚴密,發他人所未發,令人耳目一新。對於奢侈的看法,不但超越了前人,而且超越了同時代人,面對社會的轉型,向陳腐的傳統觀念發起挑戰,對工商業發達和市場經濟繁榮帶來的奢侈現象,給予最大限度的肯定,認為它是社會富裕的產物,反過來必將促進社會進一步富裕。在此基礎上對江南地區「由儉入奢」的轉變,作出了令人信服的解釋,不必看作洪水猛獸;迂腐守舊之輩感嘆「世風日下」,倡導官府「禁奢」,是不合時宜的。

陸楫的理論不獨在當時具有創新價值,即使在今日也不無啟發意義。

首先,他指出了奢侈現象出現的社會經濟前提──「先富而後奢,先貧而後儉」,也就是說,富裕帶來奢侈,貧窮帶來儉樸。

其次,他指出了奢侈並非浪費的同義詞,消費更不是浪費的同義詞,奢侈性消費在消耗社會財富的同時,刺激了生產與市場,這就叫做「彼有所損,則此有所益」。

再次,奢侈帶動消費,帶動社會總需求的增長,促進工商各業的發展,帶動服務行業的精益求精,從而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他說:「奢則其民必易為生。」他的家鄉上海縣因此而繁榮,號稱「小蘇州」,原因也在於此:「游賈之仰給於邑中者,無慮數十萬人。特以俗尚其奢,其民頗易為生爾。」

再其次,以奢侈形式表現出來的消費需求,促進市場經濟繁榮,帶動社會風尚變化。此種奢侈並非無源之水無本之木,並非人們的矯揉造作,而是市場經濟的必然產物。開全國風氣之先的蘇州、杭州就是最好的例證:「蘇杭之境為天下南北之要衝,四方輻輳,故其民賴以市易為生,非其俗之奢故也」;「是有見於市易之利,而不知所以市易者正起於奢。」

對於這樣一位有思想的學者,人們所知甚少,或許是他的父親陸深名聲太大,遮蔽了他,他的小傳大多依附於陸深名下,而沒有單獨立傳。《松江府志》、《上海縣志》都在陸深傳中捎帶寫到陸楫。嘉慶《松江府志》為陸深立傳,引用《陸氏家傳》關於陸深和他子孫的記載,其中涉及陸楫:「子楫,字思豫,才思警敏,能文章,尤善決策辯難,有經世志。嘉靖己酉(二十八年),已擬解首,仍失之。日事著作,《蒹葭堂稿》一編,鴻識巨見,深中窾要,竟齎志以沒,不獲遂其學。」 寥寥幾十字,太過於簡略。《上海縣志》的陸深傳附帶提及陸楫,也是如此簡略:「子楫,字思豫,號小山。少穎敏,讀書過目不忘,屬文善議論。以父蔭,由廩生入太學。著有《蒹葭堂稿》、《古今說海》。年未四十卒,無子。」 儘管文字簡略,多少還是能夠窺探一些信息,例如「尤善決策辯難,有經世志」;「鴻識巨見,深中窾要」云云。

明中葉以來,江南經濟高度成長帶來的社會巨變,造就了經世致用的人才,關注社會現實的眼光。當然也和陸楫所受的家教有關,吳履震寫陸深教子,有言:「陸儼山出入館閣,前後幾四十年,每見國朝前輩抄錄得一二事,便命其子熟讀而藏之。蓋士君子有志用世,非兼通古今,何得言經濟?此先儒所以貴練達朝章⋯⋯今世學者盡有務為博洽,不究心當代事故,一問及朝廷典章,及一代經制沿革,恍如隔世。縱才華邁眾,恐其見諸施為,自至窒礙,宜識者目為俗子,無足怪矣!」可見陸楫的庭訓有別於他人,「有志用世」,「兼通古今」,「務為博洽」,又「究心當代事故」,對於當世的見解自然不同凡響。對蘇杭一帶的奢侈風尚的看法,也就迥然有別於凡夫俗子。吳履震寫道:「尚衣縫工云:上近體俱松江布,本朝家法如此。太廟紅紵絲拜裀立腳處乃紅布,其品節又如此。今富貴佻達子弟,乃有綾緞絨為褲者,暴殄何如?奢侈之俗,紈絝之習,吾松更甚於他方。毋論膏粱勢厚,棄菅蒯而賤羅綺,下至輿台僕隸,咸以靡麗相矝詡。」對此,吳履震只能哀歎:「江北齊晉,便有古樸之風矣。嗟嗟,中流之砥,安睹朝歌勝母之鄉哉!」 面對奢侈風俗,吳履震只有哀歎的份,而陸楫卻給出了合理的解釋,思想家與平庸之輩的差異彰顯無遺。

臺灣學者巫仁恕說:「陸楫在晚明並非著名的士大夫,所以其說直到一九五○年代,才被史學家傅衣凌與楊聯陞發掘出來,指出其重要性。雖然到清代仍可見陸楫說之後繼者,如清初人魏世效(一六五三—?)、乾嘉時人法式善(一七五三—一八一三)與顧公燮、嘉道時人錢泳(一七五九—一八四四)等都有類似的看法,他們都嘗試將奢侈朝向『去道德化』與『去政治化』,但是因為主張此說大部分是『小儒』,在知識界中並非主流,在思想界與知識界所造成的影響恐怕有限。再從對實際社會面的影響來觀察,明代只有少數地方志顯示部分地方官對奢侈風氣的思想與陸氏同調(如崇禎《漳州府志》),清代的地方志雖出現以平實的語言記載奢侈風氣,並將其視為客觀現象而未置褒貶之詞,然而也未見明顯贊同陸氏之奢靡論者。」

毫無疑問,這是客觀存在的事實,陸楫的奢侈理論的影響確實有限,並非思想界的主流。正因為如此,他的奢侈理論的出現本身,就值得大書特書,因為他敏銳地察覺到社會經濟的巨變,人們的思想觀念也應該跟上這種變化。贊同者少,並不影響新理論的價值,思想史上的先行者往往如此。

只要不囿於傳統偏見,用社會發展的眼光來衡量,都會贊同這種遠見卓識。乾隆間蘇州人顧公燮就與陸楫遙相呼應,提出類似的觀點:「即以吾蘇郡而論,洋貨、皮貨、綢緞、衣飾、金玉、珠寶、參藥諸鋪,戲院、遊船、酒肆、茶店,如山如林,不知幾千萬人。有千萬人之奢華,即有千萬人之生理。若欲變千萬人之奢華而返於淳,必將使千萬人之生理亦幾於絕。此天地間損益流通,不可轉移之局也。」 蘇州是明清時代的時尚中心,奢侈風尚的發源地,通過往返蘇州的商人,向各地散播蘇州的奢侈風尚。顧公燮有這樣的見解──「有千萬人之奢華,即有千萬人之生理」,是毫不奇怪的。

江南經濟的高度成長,為奢侈風尚提供了肥沃的土壤,而奢侈風尚的彌漫,刺激了江南經濟的更加繁榮。這一趨勢,已被歷史所證實。

放寬歷史的視野,歐洲也是如此。與馬克斯・韋伯同時代的德國學者維爾納・桑巴特(Werner Sombart)在《奢侈與資本主義》一書中,對於奢侈的論述,與兩三百年前的陸楫、顧公燮有著驚人相似之處,都肯定了奢侈的經濟意義。桑巴特理論的精髓,他自己概括為一句話:奢侈生出了資本主義!他用經濟學與社會學的眼光分析了歐洲十七、十八世紀的奢侈現象,獨抒己見:「奢侈促進了當時將要形成的經濟形式,即資本主義經濟的發展。正因為如此,所有經濟『進步』的支持者,同時也是奢侈的大力創導者。」這一理論,被《奢侈與資本主義》的英譯本導言作者菲利普・西格曼稱為「桑巴特關於資本主義生產過程的心理學的奢侈動力理論」。

西格曼在評價桑巴特關於奢侈消費對資本主義的重要性時指出:「到了十七世紀,在歐洲廣泛出現的已經增長的財富,帶動了非常強烈的奢侈需求,桑巴特認為這一變化震動了從手工業立場看待商業到關注工業資本主義的所有商人。農業也對奢侈需求產生了回應⋯⋯到十八世紀時,所有真正的奢侈品企業都轉變為通常以大規模生產為特徵的資本主義企業。」 歐洲的海外貿易起源於奢侈品消費,而中國江南生產的生絲、綢緞、棉布等商品,正是歐洲所追求的奢侈品。歐洲的奢侈品消費刺激了海外貿易的發達,生絲、綢緞、棉布源源不斷地運往歐洲,而作為支付手段的巨額白銀流入中國,推動了江南市鎮及其四鄉蠶桑絲織業與棉紡織業的持續繁榮興旺,使得江南市鎮日趨富庶,奢侈風氣蔓延。

當然,江南市鎮的奢侈並沒有導致資本主義,卻名副其實地使傳統經濟轉型為市場經濟。這是另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彭慕蘭(Kennerh Pomeranz)在《大分流:歐洲、中國及現代世界的發展》中文版序言中說,他很贊同法國歷史學家布勞岱爾對市場經濟與資本主義之間作出的區別:十八世紀的清代中國非常肯定已經出現了「市場經濟」,相對而言,當時的中國幾乎沒有出現「資本主義」。 何其獨到的見解!不過我想補充一句,這種市場經濟早在晚明的江南已經出現了。

歐洲十七、十八世紀的奢侈,與此前中國江南的奢侈,內容不盡相同,但本質是一致的。奢侈是消費觀念的更新,是伴隨經濟繁榮而衍生的新的消費方式,人們在消費社會財富的同時,刺激了社會財富更大規模的增長。十六世紀的陸楫已然認識到這一點,是難能可貴的。

相關書摘 ▶《晚明破與變》: 葡萄牙人將澳門從不毛之地變成「東方第一商埠」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晚明破與變:絲綢、白銀、啟蒙與解放,16-17世紀的世界與中國》,聯經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樊樹志

《晚明破與變:絲綢、白銀、啟蒙與解放,16-17世紀的世界與中國》從全球化的角度來解讀中國的歷史與社會變遷,是樊樹志五十餘年明史研究,以及對中國歷史思考的結晶。在進一步推進晚明史研究的同時,提出了新的見解──「晚明破與變」是中國歷史發展中至關重要的一個環節,它是晚清以後中國社會發生顛覆性大變局的思想和文化潛源。

樊樹志以宏闊的學術視野,結合細緻入微的考證爬梳,在諸如「倭寇」問題、西學問題、東林及復社問題上,澄清了諸多誤解,還原了歷史的真相。作者同時高屋建瓴地指出,以徐光啟為代表的明末士大夫,是中國第一批放眼看世界的中國人;更透過彰顯瞿汝夔與耶穌會教士的交誼與成就,填補學界歷來將明代天主教之所以成功,僅僅歸功於徐光啟、李之藻與楊廷筠這「三大柱石」的疏漏。

樊樹志的語言通暢淺近,將學術界最新的研究成果,轉化為雅俗共賞的歷史敘述,既推進了晚明史研究的高度,也為讀者提供了一本系統了解晚明社會發展的簡明通史著作。

getImage
Photo Credit: 聯經出版社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