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為何要捨棄高薪回台灣?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低薪、人才外流、缺乏專業尊重、產業轉型遲緩等議題,在台灣早已成為成腔濫調,但卻也是不爭的事實。我們都希望可以在台灣安居樂業,但是現實的環境卻讓我們一再懷疑,當初的決定是否值得?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就在前幾天,我偶然打開上海的租屋網站(上面的圖片不若台灣的租屋網站誠實,有99%的照片都是假的),發現先在上海工作時所住的社區,同樣房型的租金已然上漲了1.5倍。當然,這意味著上漲的不僅僅是房租,還有薪水、物價甚至是生活水平。當幾乎所有的外國企業和外資都跳過台灣往中國一、二線城市去時,少了許多外企、外資刺激的台灣產業,相較起來頗有種不進反退之感。

「台灣總不能只靠一家台積電撐場面吧!你說鴻海富士康,早就不能算是台灣企業了。沒有外資的進駐,台灣的產業就如同一灘死水,不僅沒有活水的挹注,人才也一直不斷的外流。一個月五萬台幣的薪水叫高薪?當國外給出薪資條件早已是這個數字的二至三倍時,台灣如何留得住這些人?在人才眼中,台灣的就業市場只能被稱為『雞肋』」說出這句話的,是一位我在工作上認識的朋友K。

K有著國外留學背景、以往在東南亞能源產業打拼。在台灣相對冷門的能源產業,但對於經濟起飛中的東協十國卻是相當重要。在東南亞的那幾年,靠著所學和自身經驗,K一路晉升至高階主管。K告訴我,當他在東南亞時,出門有司機接送,家中還有保鑣、管家。我心想:這人的能力還真是不錯,年紀不到四十歲便有這種際遇。

我和K,有著相見恨晚的感覺。

當我問道為何會捨棄高薪而回到台灣?K有著不得不的緣由。「我是為了家中的事業,回家貢獻一己之力。」K回答道。

為何說相見恨晚?曾投身矽谷電動車產業的我,深知電動車勢必成為未來汽車產業發展趨勢。可惜的是,缺乏遠見的台灣政府,光是政治內鬥就已經忙得昏頭轉向,遑論電動車基礎設施建設、相關政策制定以及「智慧電網」(註1)的佈建。看看日本、中國、美國、挪威、法國、德國等其他國家由政府領著產業走在前頭,反觀台灣是由產業界推著政府走,政府卻仍然對電動車發展相關政策舉棋不定,也難怪台灣在電動車發展的浪潮上,始終僅能扮演陪襯的角色,在電動車的發展路程遠遠落後上述這些國家。台灣還真是愧對「電動車產業鏈大國」的名號。

然而正當我談到「智慧電網」四字時,K的眼睛突然一亮,忍不住打斷我的話說道:「沒想到回台多年之後,『智慧電網』這四個字竟然會是從身在汽車產業的你口中說出。」我告訴K:其實早在十年前,當我還在美國攻讀碩士時,「智慧電網」在西岸的矽谷就已經開始建置了。也正是因為「智慧電網」四字,開啟了我和K的共通話題。

從上海回到台灣已兩年多,這段期間的前一年半是我出社會以來換工作最頻繁的時期,每每遇到的不是想打壓你薪資的企業主或獵人頭(這下連獵人頭都成了企業打手),就是不專重專業、自認身為企業經營者就什麼都懂的老闆。不難想像兩、三年前剛回到台灣的K,求職也是到處碰壁,薪資一再被壓低和不尊重專業的遭遇與我如出一轍。

低薪、人才外流、缺乏專業尊重、產業轉型遲緩等議題,在台灣早已成為陳腔濫調,但卻也是不爭的事實。我們都希望可以在台灣安居樂業,但是現實的環境卻讓我們一再懷疑,當初的決定是否值得?

談話結束前,K對我說:「我知道以你我的能力,絕對不僅限於台灣這樣的產業環境。若是有更好更大的舞台,讓我們試著一同努力吧!」


註1: 一種現代化的輸電網路。利用資訊及通訊科技,以數位或類比訊號偵測與收集供應端的電力供應狀況,與使用端的電力使用狀況。再用這些資訊來調整電力的生產與輸配,或調整家電及企業用戶的耗電量,以此達到節約能源、降低損耗、增強電網可靠性的目的。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職場』文章 更多『G WU』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