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傷口共存的心理重建:「跌一跤就爬不起來」是真的

與傷口共存的心理重建:「跌一跤就爬不起來」是真的
Photo Credit: Navesh Chitrakar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要叫他們馬上站起來、別過度正面認為事情總有另一面、不要輕鬆地認為有朝一日一定會怎樣,這些突然且超乎預期的苦難真的很恐怖,就像你在沙灘花時間努力堆砌的城堡,一個突然,被海浪打爛清光。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跌一跤就爬不起來」是真的

也許很難想像,但確實是有的。

例如親人死亡、冤獄事件、被性侵、重大意外導致傷殘(八仙塵爆)、危及生死的驚嚇、投注生命的戀愛卻失敗、傾家蕩產的失敗、癌症發現時已末期……

當下看起來是那一跤讓人爬不起來,然而並不是,看不見的後續效應才是爬不起來的關鍵。

有的跌倒可以爬起來,有的跌倒,骨頭斷在裡面,旁人看不出來的。骨頭斷了的心理比喻是,那一摔,把我們於世的生存法則、人生價值都碎骨了。使得「心理部分」的價值信念不再,沒有依循的原則標準,無所適從;「外在部分」則成為他人無從諒解或刻板標籤的社會眼光。

大改變牽連許許多多的小改變,接踵而來,令當事人措手不及。以「冤獄」為例,等待司法還清白的日子,好幾年的等待期,它打擊了當事人的生活原則(沒有目標)、人生信念(喪失名譽,Google都是負面報導),失業沒人錄用(也不能貸款),對他人失去信心、親友異樣眼光、家庭失和(人際孤立),情緒無處紓困、無人可說(抑鬱而生情感性疾患)……有的人被社會輿論壓垮、對司法失去信心,以自殺明志。

很少人能面對這些一夕改變的事,而且持續變動。

不要叫他們馬上站起來、別過度正面認為事情總有另一面、不要輕鬆地認為有朝一日一定會怎樣,這些突然且超乎預期的苦難真的很恐怖,就像你在沙灘花時間努力堆砌的城堡,一個突然,被海浪打爛清光,然後你只能楞在那裡。這個比喻當然沒什麼,但換成真實人生就真的無助害怕,不知道依靠什麼繼續生活。

然而,人生終究要繼續,生命帶給我們的到底是什麼,不到最後一刻不會明白,「此刻好好活下去」是我們的任務。

摔斷骨頭的傷,並沒有真正撫平、復原,或回到正常這件事。傷口會好,但總有傷痕,總有傷痛的回憶。只有一條路比較省力:「與傷口共存,視為人生的一部份」(此刻摔傷並不是人生全部)。接受現況(你就是骨頭斷過),哀悼後,重建新的信念、價值觀及處世原則。

是的,省力但真是最困難。

心理治療最常見的「悲傷輔導」,Worden(1982)提出要經歷的四個任務也是這個意思:

  1. 協助當事人體認失落並接受事實:鼓勵談論死亡事件。
  2. 幫助當事人界定並適切表達情感:包括憤怒、悲哀、焦慮、愧疚、無助等。
  3. 幫助當事人在失去逝者的情況下重新生活。
  4. 協助當事人將情感從逝者身上轉移:發展新的人際關係。

(參照【諮商實戰錄】悲傷輔導筆記:「不斷擺盪、周旋向上」

與傷口共存的心理重建

「心理重建」的概念比較抽象,因此我用意外災難後人們如何重建家園的意象,來比喻心理重建的時間與過程。

1、尋找救援、專注被安撫、允許癱瘓

事情發生當下,如果過於嚴重、震驚,我們大腦會暫時失去功能(這是種自我保護,更嚴重者就直接昏厥),就心理層面來講「失去功能」指的是「失去連結」,如理性與感受各行其事(太無感或太崩潰)、現實與期待無法結合(如希望奇蹟發生但不符現實),我們失去看清事實、整合資訊、理解感受的連結作為逃避/保護。事情也許已經發生很久,然而我們心裡還停在當時,大腦當機也停在當時。

重建的第一階段,是允許自己被打敗,幾近癱瘓,什麼都不能做就不要做,當一個倖存者,不要馬上爬起來,待在原地好好呼吸(對抗你一直想著如果再做些什麼就可以挽回的念頭);恢復一點力氣後尋求救援(不是心理諮商),讓多點人知道你怎麼了,尤其是信任的親朋好友,讓他們幫你處理日常瑣事(對抗你認為要自己全權處理災難的迷思),幫你請假、幫你買晚餐、幫你打點家裡的寵物……好讓你好好傷心、難過、喘息。

此時如果有人想安慰你,就專注被安撫,你需要擁抱,你需要知道事後不是孤單一個人面對,你癱軟、你大哭、你無言,但知道有人在承接(對抗你過於理性的保護機制)。如果來安慰的人不會做反而幫倒忙,你可以決定請他們先離開,或告訴他們怎麼做對你比較好。

2、接受損失

接受有損失的現況──你已經摔了一跤。事情已經發生,而你有所損失。

以前有的,現在卻沒有了,是「失落」,是「損失」。「接受損失了什麼」是我們最難面對的現實。你損失了某部分身體、某種能力、損失了某個人、某段關係、損失了某塊你曾經努力過所累積起來的OOXX……

多數人否認損失,一直嘗試讓它再回來,執迷於那些讓它再回來的方法反倒害慘了你,不要任由這種情況繼續拖垮你。 

「得回失去的,比什麼都高興。」這是真的,但生命有時就是「失去」,因為生命是由一連串的「得到」與「失去」組合而成,人生的局很大,不到最後一刻你不知道那會組合成什麼。「接受」,就是任它去吧。

失落是情緒,是感性的,接受它則是理性的,要兩部分恢復連結,必須以理性為主意識,接受現況,可以試著想:「以這個現況生活,究竟會怎麼樣?」只要沒有倒下,都不算是結局,不是不能活,只是要換個方式活。

可以試著敘述那件事(那個摔跤),哀悼那個損失,學習「接受失去」。沒人說那樣是容易的,但只有那條路。

3、拆除危樓:清除那些剩下的舊有殘存無用信念

接受損失,它真的存在,也有它的意義(或許現在意義不明)。

下一步是拆除危樓。

再重述一次那件事,找出被震壞但沒有被清除乾淨的危樓/信念,這很重要,我們不需要假的希望。

我們執迷於那些讓它再回來的可能,例如對方曾經說過什麼、如果當時我怎樣就好了、如果這樣會不會復原、早知道不該去就不會發生、他有沒有還是愛我只是有苦衷……這些信念在初期是為了追回損失、支持生活繼續的理由,我們保留它,期盼奇蹟發生,免於痛苦,免於重建新的生活。這些殘存的,沒有完全毀壞的信念,事發後你還是會撿起來用(但根本沒有效果),舊有的通常會被珍惜,被心靈視為唯一僅有的資產而不願放手,有的人甚至依靠這些斷壁殘垣,搬進去住,停在過去。 

你需要重述故事,接受事情的發生,徹底清除舊危樓,才有空間重打地基、重建新生。很多意外的發生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然而我們可以調整對它的反應。

4、等待屬於你的時機

沒有人說什麼時候一定要站起來,反過來,也沒有一定要沒有傷口才叫回到原本的你。帶著傷口繼續前行,而那曾經破碎的損失的,會讓你的生命更強大更豐富,就像失去了視覺,聽覺會更強大,那還是你,也是全新的你,是不一樣的你。

當你同意與傷口/破洞共存,同意深刻悲傷與強烈歡愉同時存在,就是屬於你的時機,就是重整地基之時。試著用不同以往的方式過日子,從生活面逐步來,邊砌新城堡的磚頭。

5、重建之路

(1)重建的要訣:活在當下

專注於當下,專注此時此刻存在我們生活中的人事物。

  • 人:專注在現有的關係。
  • 事:專注在某件能與你的過去競逐的事物/興趣。
  • 物:紀念物,紀念逝去的,表示你不是忘記,而是帶著它同行。

心理重建需要內外在互相配合,繼續過你的生活,不嘆息失落的,專注現存的人事物以為地基,重新思考什麼是自己要的,調整行為,開展不一樣的你。

(2)與損失共處之道

這裡的「共處」,是與一個熟悉的失落相處。你每天必須花一些時間專注它、關注它,為它做一些事,但不是全部的時間。因為它,你必須知道什麼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然後,繼續前進你的人生與生活。

共處,是指調整生活順位的改變。失落經驗很重要,是不能忘記的一部份,但只是第二順位,它們不能侷限你的第一順位。

第一順位是關注你所愛的人(現有的關係),或者投入你的熱愛與興趣,並且繼續生活。生活先從第一順位安排起,然後第二順位是配合的,它們需要花點時間照應,但不會是主角。比如說,你可以與你所愛的人出去玩,然後對於恐懼、擔憂、不方便就事先規劃對策配搭,是比較麻煩沒錯,但這就是共處,你的第一順位是「你可以與你所愛的人出去玩」,不要忘記這個目的。

本文經林仁廷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林仁廷 諮商心理師』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