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夜店吵架互毆,能不能主張是「正當防衛」?

在夜店吵架互毆,能不能主張是「正當防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互毆不能主張正當防衛,而夜店衝突常會被當作互毆處理,要主張正當防衛多半不會採納,所以是告訴人,也是被告。

小周身高有185公分,外型人人稱羨。某日深夜,小周去夜店狂歡,坐在包廂內自然很受歡迎,卻也引來一些麻煩。主因夜店的大哥認為女生都跑去小周的包廂了,心裡非常不是滋味,因此聯合安保人員刻意找麻煩。

小周一群人也都識相的趕快賠罪,並離開現場。唯獨小周,或許是喝醉了的緣故,問候了大哥他媽媽好幾次。這時夜店數名安保人員出面,並以維持秩序的名義,強制將小周請到安全門。不久警察也到場,但小周已經躺在安全門旁邊了。安保人員則口徑一致的向警察表示,小周與夜店顧客打群架,為了保護他才護送到安全門,小周則主張安保人員圍毆他。至於監視器畫面呢?很抱歉,通往安全門的通道都沒有安裝。

夜店其實有一個特色,就是很暗。所以通常酒醒之後,轉頭看身邊躺的那個人,會瞬間體會到「朦朧美感」的真諦。相對應的,如果你在夜店與人發生衝突,想單靠勘驗監視器畫面揪出動手的人,確實會有一定的難度。理論上,店家開門最怕人鬧事,因此監視器的裝設有時是一種自保跟嚇阻的作用。然而以個人有限的經驗裡,不敢說很多,但至少有一部分夜店在某些角落不會裝監視器。我常很小心眼的猜測,這會不會其實是為了執行私刑的準備。

你們也許會想說,如果有人動手,夜店人那麼多也可以作證吧!孩子,別這麼天真,很多出來玩的只有帶肉體沒有帶腦袋,所以看見夜店衝突時,多半是湊熱鬧。至於被害人也可以指證,但前提是你能在昏暗中特定出對象,當然,如果有朋友陪同去夜店可能狀況會好一點,也就是說至少朋友可以幫你辨識打你的人有哪些。此時請慎選夜店隊友,否則遇到豬隊友,一旦出事的時候他忽然變成跑百米高手,那也莫可奈何。

此外,夜店衝突常會被當作互毆處理,所以是告訴人也是被告。如果以法院的常態,要主張正當防衛多半不會採納,理由是互毆不能主張正當防衛;不過有時常在想,三、四個人打你一個人時,那種情狀已經是被圍毆而不是互毆,要一概否認防衛情狀的存在似乎也不盡合理,當然,很多人會強調審判上的一切還是必須回歸到證據來建構事實,但這種說法正好驗證「互毆不能主張正當防衛」的錯誤,因為你把這變成一種概念,當有人打群架就套用這個說法,變成不用去逐一檢驗證據,不正是一種自我矛盾的做法嗎?

Midsection of lawyer putting documents in briefcase with gavel at desk in courtroom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講個題外話,除非承審法官或檢察官已經交手很多次,相當熟悉這個搭配的開庭流程,否則都會利用剛好有庭的時間早一點到,目的是觀察法官與檢察官,也可以趁機看看不同律師的開庭方式,多少吸收一些經驗。記得多年前旁聽一件刑事案件,在未討論證據能力前,法官就已經將心證透露的很明白,不僅建議移送調解處理,還要律師跟當事人曉以大義一下;檢察官也在一旁加以附和送調解,並說不然到時判太輕,他們還是會上訴之類的話。

坦白說,我看到這一幕的當下,相當同情那位律師,因為以我的認知,這不是圍毆那什麼才是圍毆呢?他正被法官及檢察官聯手圍毆中。至於這種情境,個人也遇過好幾次,也只能說這種被圍毆的經驗,應該是每個辦刑事案件的律師多少會遇到的吧!

延伸閱讀

本文經莫非律師 Blue Blood Lawyer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