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海嘯能吃嗎?華爾街慶祝特朗普行情背後的隱憂

金融海嘯能吃嗎?華爾街慶祝特朗普行情背後的隱憂
Photo Credit: David Shankbone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川普上任後的連番稅改政策,讓華爾街金融家又活絡起來,反映在道瓊工業指數的慶祝行情上,讓選民和投資者知道美國經濟又復甦了,華盛頓的政治掮客行業也是華爾街金融利益集團背所支撐,至於全球金融海嘯的省思和監管,過了就過了吧!

作者:林士清

美國自由派近年來流傳一個八卦:特朗普之所以能當選美國總統,是華爾街野心家玩弄華盛頓特區的政治陰謀!

這種說法,立刻讓筆者聯想到耶魯大學的「骷髏會」,繪聲繪影的骷髏會,據說每年吸收15名耶魯大學三年級學生入會,成員包括縱橫美國政商界的重要人物,包括美國總統、聯邦大法官、大學校長、名修大亨等。電影和影集描述骷髏會長期控制著美國,背後並擁有不可告人的動機。

然而,許多記者調查後認為該組織,其實與普通的大學社團並無不同,而且特朗普的學業成績普通,精明卻又粗俗,又帶有德裔的色彩,不太可能會被神秘的社團所吸納,但華爾街大亨支持特朗普的減稅政策卻是有跡可尋,華盛頓特區作為美國的政治中心,背後總有來自紐約利益團體的身影。

特朗普從華爾街轉行去華盛頓特區後,上任後的連番財經政策及稅改態度,都是對美國大企業傾向友善態度,並喊出力推法規鬆綁,此一親商立場華爾街感受尤深,扭轉佔領華爾街運動之後美國社會反商的力道,華爾街控制華盛頓特區的陰謀傳聞不斷,或許與美國金融業的發展起伏有關。從1973年至1985年,美國金融業的規模佔國內公司總利潤的16%,到1990 年代該比例上升到30%,在2000年後,這個比例高達41%,時至2018年美國金融業的規模佔公司總利潤絕對超過50%。

美國金融業早已成為喊水能結凍的體系怪獸,奧巴馬在位期間即便加大監管力度,但仍被迫在全球金融海嘯後以「紓困」方式支援搖搖欲墜的華爾街金融家,後續推出「量化寬鬆政策」(QE),也與大到不能倒的華爾街銀行家們有關。

回顧一下全球海嘯發生的起因,其實金融危機的導火線是次貸風暴,因前些年低利息政策造成市場信貸的過多,各大銀行為了賺錢將手頭上過多的現金,放貸給正常情況下借不到錢的貧困購房者,這些錢就稱為次級房屋抵押貸款,意思就是比正常級別低一級的貸款。於是,銀行又將大量的次級房款包裝成金融衍生性產品賣給如高盛,花旗銀行,雷曼兄弟等投資銀行,這些投行又將這些金融衍生性產品轉賣給其他投行和國外銀行。天有不測風雲,當2007年美國國內出現通貨膨脹,聯準會不得不提高利率,結果這些窮人不得不為次級房貸付更多的利息,很多人付不起就破產了,樓市大跌價,從而導致了全球金融海嘯。

正規銀行一般被要求在中央銀行存放高比例的儲備金,以應付有可能的擠兌或金融危機,但是投資銀行不需要存放高比例的儲備金就可以做投資業務,所以投資銀行可以將多數的資金投到股市或金融衍生性產品,賺到更高的利潤,但是沒有儲備金的投資風險就很大,無法應對危機,倘若少了政府對金融監管,道德風險和資訊不對稱的風險更大。

事實上,特朗普上任後的連番稅改政策,讓華爾街金融家又活絡起來,反映在道瓊工業指數的慶祝行情上,讓選民和投資者知道美國經濟又復甦了,華盛頓的政治掮客行業也是華爾街金融利益集團背所支撐,至於全球金融海嘯的省思和監管,已經和奧巴馬和民主黨政府一樣隨風而逝。

延伸閱讀

本文經新公民議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