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4名會員由29個「幽靈」代繳會費,「贏回排球」決定退出排協改選

3504名會員由29個「幽靈」代繳會費,「贏回排球」決定退出排協改選
Photo Credit:體育改革聯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體育改革爭議再一案,排球協會發生 3504名會員由29人代繳費用卻無紀錄的爭議,體育署暫停選舉調查後仍宣布繼續選舉,讓「贏回排球」團隊憤而退選。

體育改革推動至今,各單項協會改選作業爭議不斷,泳協、棒協、排協等都出現人頭會員灌水等問題,本次投入排球協會選舉的「贏回排球」團隊今(13)日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指出體育署針對三千多個會員報名及代繳費爭議消極不作為,還要他們自己採取法律訴訟,他們將退出選舉表達嚴正抗議,體育署副署長林哲宏雖然當面挽留,但堅持體育署權責範圍內對民間協會的改選能介入的有限,雙方對話終無交集。

體育改革聯會日前提出,排協聲稱有3504名會員報名,由29筆人次大量代繳費,他們先花了四天的時間看監視器畫面,又花了一週的時間整理監視器畫面報告,發現一直到報名截止日期的2月5日為止,根本就沒有該29人前往繳費的畫面出現,雖然日前向體育署申訴,體育署也暫停選舉,並由選務監督小組的委員進行調查,但現在選務監督小組仍決議重啟選舉,讓他們非常失望。

四月初時,時代力量立法委員黃國昌也在臉書上發文也表示,自己也有去排協繳費報名,但後續發生許多舞弊情事,體育署還繼續包庇,整個過程根本就是「詐騙集團」,要排協還錢來。

「贏回排球」成員批體育署消極讓體育改革成為打假球

「贏回排球」理監事參選團隊成員沈俊豪律師在記者會中指出,修正《國體法》是為了讓體育署有實質管理、處分協會的法律依據,沒想到法上路實施後,體育署反而消極退縮,依據《國體法》43條,若體育團體有違反法令、章程或妨害公益情事者,各該主管機關得予以警告、撤銷其決議、停止其業務。

沈駿豪說,體育署有凍結補助、撤免職員、移送內政部等舉措可以做,而這也是當初修改《國體法》時擴大體育署權限的理由,但現在體育署卻如此消極不願作為,讓他們無法再期待 。

而「贏回排球」其他不同背景但都十分熱愛排球的參選者,也紛紛表達不滿,政治工作者范綱皓強調,「這場排協改選並不只是一個排球協會的事情,更關乎整個台灣體育改革」;現為工程師的排球裁判羅嘉翎也怒嗆體育署對協會沒有約束力,是浪費納稅人的稅金;《職人》雜誌創辦人石展丞也批評,台灣的體育預算在全世界名列前茅,但卻因為這些協會舞弊,浪費公帑,體育署不拿出魄力處理,「難道要選手繼續相忍為國?」

而過去曾在排協擔任攝影的成員周哲平也表示,過去排協秘書長章金榮說教練、裁判有教育選手的義務,但現在排協各種作弊花招百出,「這樣失敗的身教,還有什麼資格教育選手?」曾任美國高中女排教練的成員潘儀也說,原本執政黨說體改將會是一場馬拉松,但現在看來根本就是「要我們喝巴拉松」,不要只會在世大運結束後辦遊行,而是拿出guts不要在對不起台灣的選手。

體育署:行政權範圍有限

體育署副署長林哲宏聽完體改聯的批評後,有些尷尬表示,他個人一直很敬佩體改聯的努力和執著,體育署會在既有法律規定下,確保體育協會的改選公平公正,面對民眾檢舉各種爭議情況,體育署也召開監督委員會並有四次會議,經過兩次調查,所有證據都有妥善保全,「絕對不會包庇」,並當場希望眾人不要退出選舉,繼續參加,一起為體改努力。

不過副署長的回答讓在場的人士都非常不滿,認為體育署明明就可以用行政力介入,法律也已經有授權,卻消極不作為,面對監視器根本查不到繳費記錄的狀況,要求體育署當場表態,認定這樣的情況到底有沒有疑義,到底公不公平。

競技組副組長藍坤田則回應,體育署沒辦法做實質判定,行政機關也不便介入協會和會員間的這些爭議,加上三千多人都已經提出具有法律效益的切結書聲明,表達若有造假願負法律責任,所以選務監督小組的判斷是選舉可以繼續進行,此說法再次引來現場人士不滿,指出切結書有很多代簽的情況,藍坤田則說,進一步若要調查這些人,要請法院針對偽造文書的證據進行判定。

林哲宏則補充,表示目前法規確實還有不足的部分,署長林德福說,《國體法》第42條第一項有談到,特定體育團體的相關子法由中央主管機關定之,也就是體育署訂定,目前已經在研擬,目前草案已經出爐,半年內會有提出來,討論過程也都有會把這次協會改選遇到的爭議問題納入。

最後由於雙方對話仍無交集,「贏回排球」團隊還是決定退選,並且提出四大訴求:

  1. 全面退選抗議,呼籲排協開放民眾退費
  2. 黃培閎獨自留下參選選手理事,見證排協改選始末
  3. 對排協充滿弊端選舉採取相關法律行動
  4. 延續體改能量,派出代表投入年底議員選戰

《TVBS》報導,中華民國排球協會秘書長章金榮不願多做回應,僅表示協會收到會員報名,已經都將相關資料報給體育署核備,「如果有問題,體育署不會同意」,至於被要求退費一事,他則表示,「能不能退、要怎麼退」他並不清楚,這部分交由內政部、體育署等主管機關決定,協會不會過問。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