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害我傳「裸照」,被教育體系和主流價值觀扭曲的可憐孩子

陷害我傳「裸照」,被教育體系和主流價值觀扭曲的可憐孩子
Photo Credit: Angie Harms@Flickr CC BY-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安親」,安的是親。把孩子丟到補習班說穿了就只是為了要讓家長自己安心而已,對學生而言其實實際功效不大。成績好的一開始就成績好,成績差的繼續成績差。這不是教育,就像我在之前的文章提過的,這一切只是一場大拜拜。 

今天,來講講陳年往事,告訴大家,當年我是怎樣被從補習班的「作文助教兼班導」這份工作衝康掉的。不是被同事、也不是被其它講師、更不是被行政人員,而是被「學生」陷害。

我就從開頭講起吧。我是在人力銀行上面找到這份工作的,投了履歷之後沒多久就接到面試通知了。面試我的人就是該位作文講師,而且「實質意義上」就是該補習班的老闆。她(嗯,我的頭家是女的)對我的學經歷和家世背景非常滿意。

一方面,我從大學時代就開始在不同的國中小全科目安親補習班做過助教、班導、甚至作文課講師;另外一方面,我的父母是老師,家族裡面一堆人是老師,從幼稚園老師到大學老師都有,所以面試完我立即當下就得到了這份工作。

這也是一間國中小全科目安親補習班。身為助教與實質意義上的班導師,我被交辦的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保護好講師。什麼叫「保護好講師」呢?簡單來說就是她要我辦黑臉去兇學生管班級秩序,讓她可以扮白臉裝好人;然後學生家長有意見來「鬧(對她而言是鬧)」的時候,我要去幫她擋,讓她可以「躲在裡面不用面對」。

偏偏呢,她是走「鐵血教育」派的,跟我的理念和作風是完全背道而馳的。而且那位講師常常莫名其妙暴怒。例如有一次,我在批改作文的時候,發現她教導學生使用某一個成語的用法有點怪怪的,我就花時間去查,發現那個成語在台灣並沒有這個意涵、也不是這樣用的,我詢問了自己以前的國文老師和其它補教業界的「同行」,確認這個成語真的不是這樣用的。

而她要學生必須要在作文裡面寫出包含那個成語的「標準例句」,其實最初的出處和用法,是來自於「中國」那邊網路上的某一篇「很有問題」的文章。我跟她反應,委婉地說明她教導學生使用該成語用法的出處來源是「似乎是有疑慮」的。她就在小輔導教室(就在一樓櫃臺旁,也在樓梯旁,換句話說就是所有人都聽得到)裡面突然歇斯底里裡來、對我暴怒狂吼,說什麼現在的年輕人都沒有長幼尊卑的觀念、都不尊重長輩、沒大沒小……諸此之類的,一罵就是超過半小時。

RTX2H2TI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因此,我只能用我自己的方式保護⋯⋯不是講師,而是學生。對我來說,真正該被保護的是學生。雖然表面上我三不五時要吼一下:「安靜!」好應付一下講師兼老闆的要求。但其實我很喜歡看著學生們聊天、打打鬧鬧、畫圖,因為我覺得那樣才是「有創意」的時刻。畢竟,我自己從小到大在當學生的時候,上課也是都在「看課外書、畫梗圖、睡覺」。

為了跟學生「打好關係」呢,我「奉命」⋯⋯是的,是「被老闆指示」的,去想辦法加全班學生的臉書好友。我想說:「好啊,加就加啊,就當交朋友吧。」所以呢,也的確加了不少學生好友。 我覺得所謂的「塑造權威」啊、區分「長幼尊卑」之類的,是很無聊的事情。我不會把學生當成學生看,而是真的當成是我自己的朋友看待,用同輩朋友的態度和方式相處。

這份工作其實只有領時薪,而且不到當時的法定最低工資,批改作文一篇也才7塊錢。這份工作薪水很低,低到連我騎車通勤往返的油錢都不夠,而且排定上班時間也只有一星期當中的其中兩天、每次兩小時。但我幾乎每天都會自願過去補習班陪學生聊天,自願留下來輔導學生作文,完全是自願無償加班。不為什麼,因為我從小到大唯一的夢想就是當老師,也因為我真的很愛我的學生們。我幾乎每天在補習班留到最晚才走,搞到當時的女朋友很生氣(苦笑)。

那是國一班,我原本打算就這樣一直做下去、直到那班學生國中畢業的。那班學生真的很特別,很多才華出眾、思想特殊的學生。作為一個教育者,我非常欣賞這樣的學生。所以我願意這樣無償付出,只為了可以好好陪伴我的學生們度過靠北的國中生活。大部分的學生對我沒什麼意見,有些學生跟我真的成為了朋友,到現在還有在聯絡,而有幾位學生不知道為何、非常討厭我。那幾位就是以一個有錢人家出身的小女生為首的……俗稱「小圈圈」。

嘛,討厭就討厭,畢竟讓所有人都喜歡本來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當時我有在健身房健身,練得還不錯。那是一間小健身房:沒有冷氣、沒有浴室、沒有任何娛樂相關器材、更沒有SPA,就是一間很小的健身房。會去那邊練的都是附近工業區的從業人員們和遠赴他鄉來台灣的外籍勞工朋友們,因此在那間健身房中,赤裸上半身是「非常普遍而正常」的文化。畢竟來練的都是「做工的人」嘛(笑)。

有一位好朋友就說,想看我的「胸肌」照片。於是,我就在「自己的臉書個人帳號」上面、「鎖朋友」、PO了兩張在健身房裡上半身赤裸的自拍照片上去。好,就只是這樣,真的就是一篇很平凡的「健身成果」照片。結果,那小圈圈的其中一位女同學呢,就把那張照片下載下來到自己手機裡面,接著「裁切」,變成只剩下裸露身體的部分,然後再拿著那張照片去跟父母說「我傳裸照給她」。

AP_7461434452622
Photo Credit: Kin Cheung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學生家長很生氣地去跟補習班興師問罪,而我則是在三更半夜睡覺睡到一半接到講師兼老闆的電話。電話接起來,她就開始一陣狂亂地怒罵,罵了好幾分鐘,我一開始完全一頭霧水,完全不知道她在罵什麼。她說我傳裸照給學生,說我怎樣怎樣的。她質問我,難道我在學校有看到老師赤裸的嗎?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