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和弦說自己跟鄭南榕不熟,卻跟蔣經國很熟?

謝和弦說自己跟鄭南榕不熟,卻跟蔣經國很熟?
Photo Credit: 鄭南榕紀念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我們提到「洗腦」,想到的總是制式刻板的教育,但真正的洗腦是鋪天蓋地的,在網路還未發達的年代,電視就是最好的洗腦工具:一批高高在上的中國人,嘲笑台灣人的俗。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謝和弦唱完鄭南榕紀念會後,說自己跟鄭南榕不熟,到處貼李敖說鄭假自焚的影片,但他似乎又跟更早過世的蔣經國很熟?也許他自己也沒發現,他以為的「做自己」,其實不過是演藝圈污名化台獨的棋子。

畢竟,可以在中華民國演藝圈生活,肯定是對這個圈子有價值,而這個圈子存在的目的從來就不是單純的娛樂,而是洗腦。當我們提到「洗腦」,想到的總是制式刻板的教育,但真正的洗腦是鋪天蓋地的,在網路還未發達的年代,電視就是最好的洗腦工具,從之前的國光幫、大小S到更早的張小燕庾澄慶都是同一個娛樂路數:一批高高在上的中國人,嘲笑台灣人的俗。

現在可以更多接觸歐美的脫口秀或是日韓的綜藝節目之後,回過頭看台灣的演藝圈,就會覺得這群人怎麼有辦法這麼無聊,到底有誰看得下去?但過去那個年代不是這樣,那時候是沒有選擇的,你看不下去庾澄慶嘲笑吳宗憲的口音,那你轉台,這台是張菲在調戲江惠,另一台是費玉清在講黃色笑話。

以前電視兒童,可憐啊。

30582003_1621770394539388_35173126929222
Photo Credit: 林艾德

在演藝圈的洗腦模式下,久而久之,連我們台灣人都習慣把「你好台」(小S腔調)當作一種笑柄,當「台」變成一個笑話時,你又如何能以台灣為傲?被洗腦成華人,又對自己生長的地方沒有認同感,那你能擁抱的,就剩下大小中國、PROCorROC 。

這種洗腦文化早在老三台時期就開始了,由於過去台灣使用台語人口超過80%,台語節目收視率一直居高不下,即使規定每天台語節目撥出時間不得超過16%,但只要三台錯開播放時間,黃金時段仍有台語節目,於是最後政府乾脆規定,每天只能播1小時台語,黃金時段完全不准台語。

台語被禁還不夠,根據長期研究台灣影視生態的管仁健大哥的說法,即使在「國語連續劇」中,也有使用台灣國語的潛規則,就是在1、用髒話罵人時。2、飾演反派時。3、很苦、很窮、很倒楣時。只有在這三種情況下,演員會使用台灣國語,潛移默化地讓人覺得,台灣人就是沒水準、就是低賤。

那我們現在擺脫中華民國洗腦了嗎?想想你最近看到的電影戲劇中,何時出現過高雅的台語角色?出現的比例又是多少?你就知道演藝圈從來都不是靠實力,去查查演藝圈多少國民黨權貴之後,你就會明白為何會說這圈子存在的目的從來就不是單純的娛樂,而是洗腦。

而每個年代,都需要不同的洗腦模式跟角色,在過去,重要的是賺錢,讓自己變得高貴,所以電視上充斥著高貴的中國人在嘲笑低賤的台灣人,也許觀眾長大後都賺不到大錢,但至少可以學著嘲笑台灣人,過一下高貴的癮。而現在,衣食無缺的年輕人想要的是理想、叛逆跟激情,如果有一個人同時具備這些因素,卻又能符合黨國的洗腦政策,那他就會是最棒的洗腦者,這個人,不就是謝和弦嗎?

30442936_1621770437872717_86387561312336
Photo Credit: 林艾德

可以在中華民國演藝圈生活,肯定是對這個圈子有價值。

但這已經不是一個可以被輕易洗腦的年代了,蔣經國1988年過世,你很清楚他的所作所為,鄭南榕1989年自焚,記得他卻是活在歷史裡?你可以在網路上查到李敖說鄭南榕是假自焚,那你就也可以查到鄭南榕對媒體說:「國民黨要抓我,就只抓得到我的屍體。」可以查到他對妻子說:「台灣應該有人像韓國學生運動一樣,讓政府知道台灣人是不怕死的。」他甚至還對自己的父親說:「你不用煩惱,你有四個兒子。」言下之意是要準備少他一個了,這樣的鄭南榕,假自焚?

網路上各種說法都有,但真相只有一個,有些人上網是為了尋找真相,有些人卻只是為了找人幫他背書,可笑的是,當這些人抱著偏見找到自己想要的資料時,還常常會反過來要別人「中立、理性、客觀」地看看這些資料,但同時,他們又對別人提出的反駁置之不理,只願意活在自己幻想的小世界中。

前一陣子寫了一篇關於308基隆大屠殺的文章,不意外地又引來一堆統派說這是「超時空大屠殺」,就像這次謝和弦到處貼李敖影片一樣,諸如此類的事情總是層出不窮,還記得某次拍自己的書櫃時,拍到一本《台灣事變內幕記》,好心的網友特別指出那是統派最愛的一本書,裡頭收集的資料有諸多偏頗,但這正是我買這本書的原因,如果你都不看別人的版本,要如何中立?

但到最後,不管統派或獨派的版本,在我心目中都不如當事人、受難者的版本重要,所以我相信鄭南榕而不相信李敖,因為那具焦屍就在那裡;我相信308大屠殺受難者的口述,不會去理會那些冷言冷語。因為那麼多人,他們悲慘的人生就在那裡,這些苦難沒辦法假裝,這些苦難沒有政治立場,沒有人會拿自己一生的痛苦去贏一場口舌之辯。冷血並不是理性,因為同理心就是理性的一環,冷血的、沒有同理心的、無法感同身受痛楚的人們,永遠不可能做出合理的判斷。

本文由林艾德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林艾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