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克柏格等科技巨頭想成為新銀行,而你正是全新貨幣

朱克柏格等科技巨頭想成為新銀行,而你正是全新貨幣
Photo Credit: AP IMAGE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6年12月,Facebook的執行長馬克.朱克柏格(Mark Zuckerberg),也想踏進這個「資料是金」的新世界。他的飛機降落在肯亞。他跟蘋果的理念一樣,知道資訊才是未來,但促進交易所收取的費用不是;勝利的關鍵不在矽谷或華爾街,而在中非的平原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傑克斯・帕雷帝(Jacques Peretti)

科技巨頭想成為新銀行,而你是全新的貨幣

假如我給你10英鎊或1美元的鈔票,那這次交易沒有人賺錢,就只是一個人把現金拿給另一個人而已。但假如我用數位方式付款,就要有第三者促成這次付款。因此你我之間的空間,就是能賺錢的地方。

這個空間,所有科技巨頭——臉書(Facebook)、蘋果、Google、亞馬遜、微軟——全都搶著要。這是一場將錢據為己有的競賽,也重新定義了何謂金錢。他們將你變成貨幣。

這個空間的價值,甚至不是出自交易費,因為服務現在都免費了。真正能挖掘的價值,是你身上的資料。資料是一切交易的隱性價格標籤,代表某個我們願意支付的價格,因為我們不會交出現金,而是交出日常生活中的細節:你現在的心情,是想聽開心的歌,還是悲傷的歌?你比較喜歡中國菜,還是印度菜?你是異性戀、同性戀還是摩門教徒?你的興趣是衝浪還是編織?你有注意力缺失症嗎?你度假會去加勒比海還是肯維島(譯註:Canvey Island,位於英國泰晤士河口的人造島)?

2016年,資料被用來勾勒潛在搖擺選民(包括英國脫歐公投與美國總統大選)的概況,而且事後證實非常準確。2017年,英國的隱私權捍衛者發起一項調查,想了解個人資料對於政治活動的影響。例如支援脫歐活動的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就採用了比以往更尖銳的方法,刺探投票者的意向。假如不這麼做,任何政治活動,尤其是經費拮据的活動,都會以失敗告終。

評論家認為這種由企業進行的資料探勘(譯註:在大型資料集之中發現模式的計算過程),牽涉到隱私權的問題。但大眾的警覺性就比較低。正如《哈佛商業評論》(Harvard Business Review)在2015年所指出的:「我們的研究顯示,消費者有警覺到自己被監控,但消費者也領悟到,資料共享可以產生讓生活更方便、更具娛樂性的產品與服務,這些產品與服務會指導他們,並替他們省錢。」我們只是不在乎自己交出了什麼而已,反而比較擔心的是資料探勘深入我們的健康領域,而這個空間,剛好也是科技巨頭們最感興趣的地方。

2007年正是此事具現的重大時刻,新世界從此開啟。銀行體系開始崩潰,同時iPhone上市了。次級貸款在銀行底下埋了炸彈。好幾世紀以來,這些銀行都掌控著金錢的興衰消長,如今卻像荒廢的摩天大樓,從內部崩塌倒下。

這些金融機構整整一個世紀,都被激烈的景氣消長搞得團團轉。他們度過華爾街股災、《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譯註:Glass-Steagall Act ,一部對美國銀行系統進行改革的法律,目的在於對投機採取一些控制措施)、列根(譯註:Ronald Reagan,美國第四十位總統)的解除管制、1990年代的蕭條、史上最長的牛市,以及次級貸款那顆隱藏的定時炸彈。在它們變得脆弱的短暫瞬間,有人正準備要採取行動:他們就是科技巨頭。

這些巨頭自稱「科技」公司,但科技只是墊腳石,他們其實想成為新形態的銀行。老字號銀行的崩毀,正好給他們踏出第一步的機會。

2008年,iPhone促使人們不再用電腦購物,改用手機,而這正是把錢移出舊機構,並提升科技公司權力的第一階段。一開始他們只經營購物這一塊,接著就會延伸至財務管理與金融服務,最終成為新世代的銀行。但最基本的還是購物,對此他們握有全新的武器:App。

一開始,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根本狀況外。是因為風險資本家約翰.杜爾(John Dooer)的提點,還有一群擅長「越獄」(譯註:簡單來說,就是取得廠商沒開放的權限)的駭客入侵了iPhone,喬布斯才終於重視第三方App,並思考該怎麼做,才能真正發揮iPhone的潛力。

iPhone發售後沒幾天,這些越獄者就開發出精緻的「複製貼上」系統,遠勝過蘋果自己家的。「越獄教父」傑.費里曼(Jay Freeman),打造了App市集「Cydia」;在此處,手機可以「被越獄」,以自由使用強大的軟體,藉此在蘋果的嚴格管控之外,量身打造自己的手機。

蘋果不敢相信這件事,它必須趕緊行動。幾週內,蘋果就決定打造App Store,把手機的主導權要回來。以商業觀點來說,這算是蘋果最高明的舉措,但它不是公司內部的程式設計師促成的,而是一群駭客的功勞。

我和傑約在舊金山某個公園的長椅見面。一位人高馬大、長髮及肩的男士,頭帶寬邊帽,身穿皮大衣,從樹林後面出現,踏著堅毅的步伐走過來。傑對於自己的成就還滿樂觀的:他在無意間,把iPhone變成世界上最成功的銷售平台,也讓蘋果成了典範。

「有時候我還真希望自己沒做過這些事,因為這樣的話,蘋果說不定能發明別的東西。某種程度上,它開啟了新事物,但也關閉了某些可能性。」我問:「那蘋果有開職缺給你嗎?」他說:「他們有找上我,但我沒注意! 所以我算是回絕他們,你千萬不能學我喔!其他駭客倒是被他們挖角了,真是典型的『做賊變抓賊』。」

這一切都在幕後發生。喬布斯宣布App Store開張時,它是第三方App平台:一個銷售平台,不但有讓付費系統轉型的潛力,最後甚至會替代銀行。

第三方App證實了喬布斯的主張:有時候科技進步會突然發生,並改變一切。iPhone本來只是成功掀起熱潮,如今卻變成當代最具決定性的發明,這些App的關鍵程度已無庸置疑。

蘋果是第一個在新領域——也就是交易之間的空間,現在一切都在這裡發生——插上自己旗子的公司。假如你把這個空間撬開,就能步上無限廣闊的資訊平原:某次特定購買的資料,與你自己、你的家人、你認識的每個人所進行的上百萬次購買,會透過數位線全部聯結在一起。而除了這些「已經發生的購買」之外,你還會在演算法的建議之下,進行「正在發生的購買」:也就是你自己、你的家人與你認識(或甚至不認識,但該認識)的每個人,在30秒內會買下的東西。

佔領這個空間的競賽就此展開。為了讓大家知道這場空間之戰打得有多激烈,在此介紹一下2014年,蘋果與大通銀行(Chase Bank)進行Apple Pay的交易時,發生了什麼事。

起初這項計畫是最高機密。一位內幕人士形容它是「代號狂潮」:信用卡公司給蘋果取代號,蘋果也給信用卡公司取代號。例如,Visa公司給蘋果取的代號,是另一家消費性電子公司的名字,為的是避免沒涉入的員工注意到。

2013年夏天,蘋果分別與5家大銀行(也就是舊時代的掌櫃們)接觸,希望他們能參與這個計畫,美國最大的發卡銀行——摩根(JPMorgan),將舊金山一間沒窗戶的會議室設置成「戰情室」。參與這項計畫的300位摩根員工中,只有100位左右知道他們正與蘋果合作。

9月9日,摩根大通的財務長瑪麗安娜.雷克(Marianne Lake),在紐約站上講台,等待暗號。此時在2,000英里(按:約3,200公里)之外,蘋果的執行長提姆.庫克,也在加州站上講台,朝他的助理點點頭。蘋果與摩根都相信,如果想讓競爭者與市場措手不及,替自己創造舞台的話,那「時機」即為一切。

上午11點35分,庫克投下震撼彈:蘋果要發行一種付款系統,不是賣給大眾,但世界上所有商店與線上購物事業全都會買單。這種新貨幣就叫「Apple Pay」。而在紐約,雷克的某位助理,從她包包裡拿出一顆青蘋果。這是在給雷克打暗號:「時候到了!」她向這位助理點了點頭。她開口向台下說道:「對此,我們都深感興奮。」

在倫敦,我與某位促成這樁交易的關鍵人物會面,問他到底是怎麼談成的。「你要讓所有船隻在同一時間跨過地平線,這非常困難。」然後我向他提到那個助理拿蘋果的故事,他笑道:「哈! 我根本不曉得耶!」原來沒人告訴他。

這已經不只是「破壞」(disruption)而已,而是大地震,徹底撼動管錢管了一世紀的事業。萬事達卡(Mastercard)的副總裁詹姆斯.安德森(James Anderson),就批評大通與蘋果的交易「對付款網絡並不抱尊重」;他的意思是,Apple Pay不尊重大銀行與信用卡公司的收益流。蘋果與大通等於是把自家的坦克,停在美國最古老金融機構的地盤上。

最重要的是,蘋果還想免費提供服務。交易之間的空間本來是商機所在,但現在商機沒了。蘋果刻意把它給清空,藉此比競爭者搶先一步。為什麼?因為蘋果從促進便利交易中發現了價值,想藉此成為金錢大玩家。但對蘋果的競爭者(如Google與臉書)來說,這個空間的價值,不只是成為金錢玩家,而是一種完全不是錢的新錢:資料,全新的貨幣。

最大的貨幣革命不在矽谷,在非洲

2016年12月,臉書的執行長馬克.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也想踏進這個「資料是金」的新世界。他的飛機降落在肯亞。朱克伯格跟蘋果一樣,知道資訊才是未來,但促進交易所收取的費用不是;而且勝利的關鍵不在矽谷或華爾街,而在中非的平原上。

To match feature AFRICA-PHONES/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2007年,行動貨幣系統「M-Pesa」在肯亞全國上市,讓肯亞人能將錢從一隻手機直接轉進另一隻,它沒有透過App或複雜的加密付款系統,而是靠簡訊。

M-Pesa是代表金錢民主化的革新之舉,而整個國家成了實驗室。它不只省掉轉帳費,連銀行與現金都消失。它不需要iPhone或銀行帳戶,只要1隻20年的諾基亞(Nokia)手機就好。

上市1年內,M-Pesa在肯亞已有1,700萬名用戶,占總人口40%。到了2010年,使用M-Pesa的人比使用銀行帳戶的還多,證明肯亞人根本不需要銀行帳戶。

我造訪了「Twiga Foods」,這是一間位於奈洛比(譯註: Nairobi,肯亞首都)的香蕉倉庫,朱克伯格幾個月前也來過。Twiga藉由M-Pesa成為肯亞成長最快的公司,而朱克伯格想了解箇中原因。他拜訪了人資主管艾德娜.齊雲嘉(Edna Kwinga),以及營運長齊坎德.米瓦特維拉(Kikonde Mwatwela)。

「在朱克伯格走進公司之前10分鐘,我們才知道要和他會面,」艾德娜告訴我:「別人跟我們說是臉書的地區主管,結果走進來的是馬克.朱克伯格。」那他想知道什麼?「他對我們如何用M-Pesa讓公司成長,感到非常有興趣。他人很親切。前一天他還在西非,而造訪我們之後,晚上就到南非去了。」

米瓦特維拉非常清楚,科技大廠正在搶奪M-Pesa的革新利益,並且感受到驚人的機會。「矽谷通常都抬頭望向金字塔頂端,看看哪裡有錢賺,但朱克伯格更是絕頂聰明。他面朝其他方向,看到經濟金字塔底部有更多商機。」簡言之,就是拉攏較為貧困的國家,並在過程中讓他們離不開臉書。

Twiga透過M-Pesa付款給所有人。肯亞山(Mount Kenya)附近有一座香蕉園,農夫不是用現金付員工薪水,而是用手機。至於沒手機的人,則會被老闆教訓要去買1隻。我問這位老闆,他之前曾預料到自己不會再用現金嗎?「你在說啥? 我們現在不用現金,其他人也不用了。它很重,難以搬運,非常不安全,你很容易被搶劫或勒索。現在這些事都不會發生了。現金我拿來買杯茶就好。」

M-Pesa讓肯亞直接跳過20世紀的標準發展階段:基礎建設與銀行。以前你需要銀行帳戶才能創業,現在不用了。M-Pesa會提供貸款,所以銀行也無關緊要了。M-Pesa簡直把「金錢」兩字給破壞殆盡,而且還是用最基本的科技辦到的。但朱克伯格能夠透過臉書,將它引導至更高的層次,將金錢革命開放給全球半數的貧窮之人。假如它在肯亞有用,就有可能套用到全世界。

M-Pesa提供了通往數位消費主義(譯註:消費主義指相信持續及增加消費活動有助於經濟的意識形態)的門路;賣的是金錢轉帳、發薪日貸款、信用、食品、汽車、假期,甚至酒類與線上賭博。

但這些運用簡訊的金錢轉帳,能從中獲得的個人資訊,與人們在線上購物留下的足跡一樣多。2016年,有一群肯亞的警察,因為使用M-Pesa大筆轉帳而遭到逮捕。他們不像販毒集團一樣使用比特幣,或是透過銀行洗錢,而是使用簡訊。朱克伯格了解到,M-Pesa跟臉書一樣,可以監控交易的微資料,但它還有讓數十億人使用的潛力,臉書卻沒有。

數位貨幣在2000年到來之際,最有可能的「劇本」,似乎是全球貧富不均的情形更為鞏固。世界上富有的那一半,會使用數位與行動貨幣,而窮人會繼續用現金。但M-Pesa證明事實完全相反。M-Pesa賦權給窮人,並網羅他們,就跟負債一樣。

相關書摘 ▶「零工經濟」是很有矽谷味的話,掩蓋大家都成了奴隸老闆的事實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改變未來的祕密交易:英國BBC調查記者揭露!他們怎麼創造了問題,然後把答案賣給我們》,大是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傑克斯・帕雷帝(Jacques Peretti)
譯者:廖桓偉

  • 有病才吃藥,那藥廠賺什麼?藥廠讓政府降低疾病標準,暴增幾千萬人得吃藥。
  • 金融風暴時,誰救了西方各國銀行體系?不是金管會、不是政府,是黑道!
  • 蘋果、谷歌、微軟、臉書、亞馬遜打算怎樣統治地球?英國BBC調查告訴你。
  • 為什麼我們都聽麥肯錫的……?「後真相」是什麼賺錢方式……?

iPhone改變了現代人的習慣,Windows打造了現今人們的生活?錯!
其實AI根本不會害人失業,但結果未必是你想要的……
改變世界的,並不是產品、發明,而是一樁樁私下談成的商業交易。

本書作者傑克斯・帕雷帝,是英國BBC調查記者,被稱為全英國最敢爆料的記者。20年來,他採訪了許多改變世界的執行長、政治人物、經濟學家與科學家,現在,他將調查成果集結成本書,告訴你一個驚人的事實:為什麼會有人血拼到想剁手?為什麼你得拚命加班才能在職場存活?還有對財富、消費、工作與繳稅的概念,就連吃進嘴裡的食物,甚至是阿拉伯之春,全都是由幕後談定的祕密交易造成的。這些人創造了問題,然後把答案賣給我們。

改變未來的秘密交易
Photo Credit: 大是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