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董,你又錯了!台灣愈是民主自由,愈能吸引外商投資

郭董,你又錯了!台灣愈是民主自由,愈能吸引外商投資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郭董,你真的完全搞錯了,真正能吸引投資的因素是民主政治所確立的法治(rule of law),而只不是讓政府很強大、不受限制的「以法而治」(rule by law)。

Gehlbach and Keefer(2012)的研究指出,在威權國家當中,如果統治者的權力愈受到節制,愈能夠吸引國外投資。獨裁者權力受節制的來源包括:制度化的政黨政治(而非一人說的算),存在領導者更替的相關規則,以及競爭性高的選舉。其背後的因果機制是,當獨裁者受到節制的時候,就愈不能恣意妄為,當他要亂來的時候,會有其他人利用那些集體決策機制來制衡獨裁者,這樣一來統治的成果會比較好,治理的效能會提高,政權較穩定,投資較能獲得保障,因此就能吸引到外商投資。

立法機關的參與

政治人物最常告訴我們,談判要講究效率、機密,所以總是拒絕公布資訊,或是不想要做評估報告就要大家相信一個對外談判是利大於弊。事實上,政治學的研究告訴我們的也是完全相反。在對外關係當中,像是「監督條例」這類的東西,以及國會與民意制度化的參與,都是「人民當政府後盾」最好的機制(institution)。

Lisa Martin(2000)的研究最能代表這個論點。在一個正常的民主國家,行政機關和立法機關本來就是互相監督制衡的關係。讓立法機關參與對外政策的制定過程,行政機關才會有動機去考量民意,去想辦法談出一個涵蓋最大多數人利益的條約出來,並且去對其結果負責。如果沒有國會的監督、授權、參與,則一來人民不知道行政機關到底是談了什麼,一來行政機關也沒有動機去把條約談到最好,對於經貿條約所帶來的衝擊也不用去認真處理。

政府常說,你要相信我們、我們都很愛台灣。問題在於,口說無憑,而「制度化的參與管道」是一個政府與人民之間的可信承諾機制(credible commitment),因為它提供了有用的資訊:一方面告訴政府官員人民的偏好為何,一方面政府也可以用這個機制來向人民保證一定會達成大家的利益,而非隨口說說。

在國會的制度化參與之下,對外條約的談判不只對國內有承諾,更會具有國際上的可信度(credibility),因為對方知道你來跟我談是經過民意認證的,不會隨意憑領導人一句話就修改,而且談好之後還必須經過國會批准,如果在談判過程中兩邊亂談一通、或者隨意被人佔了便宜,回去肯定是會被國會給拒絕批准、被民意反彈。因此,只有在具備可信機制的狀況下,才能談出對雙方(尤其是具有行政立法制度化參與的一方)最好的條約。

Martin的書中舉了丹麥的例子告訴大家他們怎麼談條約。而我們政府最喜歡拿來比較的南韓,他們談FTA就是這樣談的:「先研究、再溝通,最後才立法,然後才授權談判代表上談判桌。」於是,韓國和中國的FTA談了十年,最近才完成談判,談完也不是立刻就要大家接受,還要送到國會審議和批准。南韓跟中國大陸談經貿條約,並沒有像我們政府這樣,沒有研究(從頭到尾就只有一份中經院的報告,其他國安報告失業衝擊產業調整一概沒有),流於形式的趕場公聽會(而且只能聽不能改意見),不用授權(目前也沒有法律可以授權),談好之後就要大家接受「反正就是Z>B」「簽下去就對了」。

郭董和許多政府官員其實都搞錯了,人民是政府的後盾,不是敵人。制度化的參與(當然也是更高程度的民主),才是讓國家利益最大化的方式。

國會的監督對行政機關的重要性,我們可以再拿另一篇有趣的研究來討論。我們都會認為像是對外軍事行動必須要保持機密、不能公布資訊。事實上,學者指出,沒有什麼「國防布」這種東西。

Colaresi(2012)的研究採用MID資料庫(Militarized Interstate Dispute),從1970年起算共包括449起的國際雙邊衝突。他發現,當一個國家的民主程度愈高、監督機制愈完善(定義:新聞自由程度高,國會擁有對國安法案與政策的監督權,存在政府資訊揭露的法案),與他國發生紛爭時,取得優勢(也就是贏得戰爭)的機率更高、在戰爭當中發揮的戰力(傷敵總數)會更強。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結論

民主與自由程度愈高的國家,愈能夠吸引國外直接投資,這是政治學研究中一個接受度很高的結論。而立法機關的實質參與、制度化參與,更是讓談判結果最佳化的關鍵。我們可以思考的是,在台灣,破壞民主與法治的人到底是誰呢?我在前一篇談〈民主不能當飯吃?〉的文章當中隨意列舉了幾項:

  • 當法律無法保障人們的生命財產,而以依法行政之名進行徵收、迫遷;
  • 當行政首長可以用違法監聽的方式打擊政敵、監控社會;
  • 當立法委員無視朝野共識及會議程序共用30秒就通過審查重大法案;
  • 當立法委員面對罷免的聲音還強硬以誹謗官司告發學生、並且不斷調高罷免門檻;
  • 當行政體系的官員大聲指導司法單位、針對少數人做預防性羈押和嚴懲社運人士;
  • 當政府官員強力護航大財團及宗教團體的違建,不理會環評和法院判決的結果;
  • 當最該幫勞工講話的勞動部編列了幾千萬元來告關廠工人,爭討被無良大老闆所積欠的薪資和退休金,然後事後總統還得意的說幫勞工打贏了訴訟……

在這些罄竹難書的種種事情之下,我們還要去怪台灣「太民主」嗎?還是要去怪這些破壞民主法治的人呢?外商不投資台灣,真的是因為我們不投資中國?真的是因為我們的立法院拖延監督條例的審查?

郭董說,「台灣因反中恐中、反商仇富,使得經濟議題都無法理性決策」、「沒有思考我們養了多少人、繳了多少稅」。對啊我真的很好奇,鴻海到底繳了多少稅給台灣?跟台灣的銀行貸款多少錢?(隨意列一筆,「群創」的紓困案就借了上千億元)投資了多少錢到中國?請公布出來啊!我們前陣子才知道像頂新這樣子的大企業竟然逃了一大堆營業稅不繳,不知道台灣最大的企業鴻海繳了多少?稅率是多少?

前年(2012)大家在討論證券交易所得稅(證所稅)議題的時候,財政部長劉憶如舉郭董為例,他一年賣鴻海股票可以賺10億,但只繳348萬元證交稅,然後還跳出來反對課徵證所稅(即使課徵證所稅,他也只要繳7千萬元,稅率7%,跟最低級距的綜合所得稅差不多,這樣子超低的證所稅都可以跳出來反對)。更不用說,有部落客指出郭董的公司目前在台灣還有上兆元的低利率舉債


猜你喜歡


一圖看懂微電腦瓦斯表:三大安全遮斷功能,守護居家安全「不漏氣」

一圖看懂微電腦瓦斯表:三大安全遮斷功能,守護居家安全「不漏氣」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相較於傳統機械式瓦斯表,微電腦瓦斯表可以主動偵測異常情況,在漏氣、超時使用、五級以上地震發生時,自動遮斷瓦斯,以防瓦斯外漏所造成的氣爆、火災等危害,強化居家安全的守護。

你收過瓦斯公司寄來說明可換裝微電腦瓦斯表的通知單嗎?自從2011年天然氣事業法通過之後,政府便開始推廣微電腦瓦斯表,屆齡換裝微電腦瓦斯表完全免費,每個月也只要多40元的基本費,就可以享受微電腦瓦斯表所帶來的安全保障。和傳統瓦斯表相比,微電腦瓦斯表增加了精密微電腦晶片、感震器、壓力開關、緊急遮斷閥等零組件,在偵測到漏氣、超時使用、大地震時,便會進行自動遮斷功能。這些功能對你我的居家安全有什麼保障?一起來搞懂吧!

微電腦瓦斯表_第一篇_完稿

三大安全遮斷-漏氣遮斷

瓦斯管線會因為風吹雨淋日曬、被老鼠嚙咬等原因,而慢慢老化破裂;再加上台灣地震頻繁,也是導致瓦斯管線鬆脫漏氣的原因之一。一般來說,我們可以透過發現家中瓦斯的使用量異常增加,或者是聞到瓦斯特有的臭味,來注意到瓦斯有漏氣的情況。可是,現代家庭的瓦斯管線往往鋪設在室外,又或者大量漏氣的時候沒人在家、或正在其他房間休息,可能不會發現這個危險警訊。

微電腦瓦斯表可以偵測到瓦斯漏氣的問題,並且自動進行「漏氣遮斷」,在第一時間阻止易燃的瓦斯洩漏,以免在不知情的狀況下浪費瓦斯,甚至造成嚴重災禍,全家人每天都能安心生活。

三大安全遮斷-超時遮斷

想必很多人都有急著出門,然後突然想不起自己到底有沒有把爐火關掉的經驗吧?這種不踏實的心情,在忙得抽不開身的時候,特別讓人覺得難受。大家可能也聽說過,家中長輩開了瓦斯爐燒水泡茶,結果朋友打電話來聊天,講著講著就忘記瓦斯爐的火還開著,如果爐火一直燒下去,可能真的會導致一發不可收拾的憾事。

微電腦瓦斯表可以偵測瓦斯的使用量與時間的關係,開大火的話,用氣的時間會縮短;開小火的時候,時間就會相對拉長。這個功能可以在家人使用瓦斯,但忘了關火時,自動判斷是不是應該要啟動「超時遮斷」的功能。

三大安全遮斷-地震遮斷

發生五級以上的地震時,如果正好在使用瓦斯,微電腦瓦斯表就會馬上停止供氣,這就是「地震遮斷」功能。說到地震,其實和微電腦瓦斯表的發明及推廣有著非常密切的連結。日本早在1987年就開始推廣使用微電腦瓦斯表,因為有這項設備,所以不管是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或者2011年的311大地震,都因為「地震遮斷」發揮作用,才不至於因為瓦斯而引起更多事故。

同樣位於地震帶上的台灣,我們向來十分在乎房屋的結構和材料是否防震,如果能更進一步裝設微電腦瓦斯表,在地震發生時發揮作用,自動遮斷瓦斯,就能防止因為設備損壞所造成的瓦斯外洩以及氣爆、火災等事故。

微電腦瓦斯表在日本目前已有將近100%之普及率。在台灣,目前的年度裝置率則從2014年的8.43%,提升至2022年第2季的48%。所謂多一份用心,就是多一份保障。在我們小心用氣、用火的同時,再加上微電腦瓦斯表的主動防護,家人的生命安全和財產保障,就更加完整了!

經濟部能源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