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成長才是王道?台灣最嚴峻的挑戰:消失的人口紅利和隱藏債務

GDP成長才是王道?台灣最嚴峻的挑戰:消失的人口紅利和隱藏債務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政府還是遵循那套GDP成長就天下太平的理論,台灣經濟惡化的速度只會更快,沒有盡頭!

文:Dolin66

面對薪資超過十五年沒有實質成長,及國內物價不斷上漲的雙面夾擊,台灣人民的生活真是愈來愈辛苦。也因為苦日子過得有些長,人民心中會逐漸形成一種未來也會愈來愈糟的心理預期,這樣的預期心理又會誘導人民產生哪些對台灣未來不利的行為趨勢?

低薪、高物價致低生育率

第一個影響深遠的行為:不生小孩。依據中華民國主計處的統計資料,2016年台灣的總生育率(就是15-49歲婦女一生中所生育之子女數)為1.17,總生育率最少要到2.1以上,才能維持一個國家的人口不要出現減少的趨勢,所以,台灣人口減少已經是個很難逆轉的趨勢了。

另外,依據「國家發展委員會」2016年的人口推估資料,隨著台灣人愈來愈不生小孩,假設未來總生育率會逐年降至0.9,台灣人口將於四年後的2021年出現零成長,就算改用非常樂觀總生育率將逐年上升到1.5來估計,台灣也會在2025年出現人口零成長。

人口變少不好嗎?台灣地狹人稠,少一些人應該不是壞事吧?話是這樣說沒錯,但是前提必須建立在人口年齡分布不要老化。然而,隨著出生率愈來愈低及醫療環境的改善,台灣65歲以上人口比率,已經在1993年跨過高齡化社會7%的門檻,依據「國家發展委員會」2016年人口推估報告採總生育1.2推估,台灣將在2018年達到14%高齡社會門檻,2026年,65歲以上人口將達到20%的超高齡社會門檻。

依現行台灣勞動法令規定,65歲即為退休的年齡,這也代表著65歲以上的人口多數不再工作、沒有薪資收入,是屬於需要被扶養的世代。然而,台灣的生育率極低,導致人口結構以難以逆轉和避免的速度不斷老化中,這將使得未來具有勞動力的人口總數下降,年輕人的扶養負擔也將會愈來愈重。

ey7hvrr2azkvyp7lhikhpl19oxra6x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出版

台灣的人口紅利已經在2015年正式畫下句點,在總生育率無法提升的假設前提下,台灣的工作人口會從2015年高峰的1,700多萬人驟減至2061年的904萬人( 註: 採總生育率1.1推估),工作的人口減少,老年人的人口比例上升的結果,就是台灣的扶養比會在不到半個世紀內以三倍速成長,從2014年的35%暴增到2061年的98.6%,幾乎就是一個工作人口就要扶養一個非工作人口,而且幾乎都是65歲以上的高齡人口。屆時台灣恐怕會像日本一樣,陷入長期經濟停滯的窘境。

人口趨勢其實是很多經濟狀況與政策不可忽視的重要趨勢,如果政府依舊維持著「GDP成長才是王道」的想法,請問當台灣的工作人口從1,700餘萬人驟減至904萬人時,當扶養比從35%暴增到98% 時,要維持GDP持續成長意味著現在咬著奶嘴的小朋友,未來長大後的生產效率得是現在的至少六倍以上(因為工作人口少了一半,扶養負擔又多了三倍)。試想,如果政府要讓台灣的生產效率增加六倍,要投入多少成本才能達成?又有多少實質產值是回到企業和人民的口袋呢?

hg8uqeff3whfc0v4f5ms1pifbs0aca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出版
acrhm1umu5agh9mrpsb4qcw5fbxup3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出版

從時間和金錢角度看台灣下滑的生育率

那為什麼台灣的總生育率會像溜滑梯一樣持續下滑?我們可以從時間與金錢兩個角度來切入。從時間來看,因為台灣政府廣設大學的政策,與東方社會「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既有觀念,讓台灣的就學時間明顯延長。現在取得大學文憑幾乎是「必備條件」,這也代表著年輕一輩的學齡時間延長到22、23歲,剛畢業的社會新鮮人不太可能有結婚的經濟基礎,甚至還得償還助學貸款,所以需要個幾年來打拚事業,建立不虞匱乏的經濟基礎;等到接近30歲左右,好不容易穩定又找到適合的結婚對象了,又為了成家立業背上了房貸與車貸,工作賺取的薪資成為不可或缺的經濟來源,因此再怎麼苦也不能輕易離職;再過個三至五年,經濟狀況終於穩定到可以考慮生兒育女時,已經成為醫學上不容易生育的高齡產婦。台灣的生育狀況就成了「年輕的時候不敢生,敢生的時候不好生」,婦產科醫生要嘛面對年輕女孩避孕甚或流產的需求,要嘛面對高齡產婦想要一個小孩的渴望,這種時間上的遞延,嚴重降低了台灣的總生育率。

再來談談金錢, 台灣薪資凍漲十五年以上,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出現在本書中,如果人民對於未來收入增加的期望是負面的,那日趨保守的生活規畫當然是正常的反應。如果剛出社會時的收入,讓人民覺得還學貸及養自己都很辛苦了,要怎麼讓人民相信結婚生小孩的生活會愈來愈好?再加上台灣對於擁有自用房產有著近乎執著的觀念,當台北市、新北市的房價所得比(註:房價所得比=中位數房價/家戶年可支配所得中位數)在2015年第二季升高到16.1及12.95的高點,意味著在北台灣都會區買房,需要不吃不喝13年以上才有可能達成,無疑又加深人民對未來的疑慮。

借錢美化GDP數據的背後

這已經是全部的挑戰嗎?還不止,未來的台灣人民還要承擔現在與過去台灣政府所累積下來的龐大債務。依據財政部國庫署的統計資料,至2017年11月底,台灣中央及地方府所累積「受公共債務法規範之債務」總額為新台幣6兆4,385億元,負債額度已經達近三年GDP平均數16兆6,782憶元的38.6%,然而這只是所謂「受公共債務法規範之政府債務」,還必須加計所謂的潛藏債務,才是整個台灣到底透支多少未來的真正狀況。

隱藏債務,向未來透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