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S奸細的自白:年輕人前仆後繼想要殉道,以便盡快上天堂

ISIS奸細的自白:年輕人前仆後繼想要殉道,以便盡快上天堂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哈立德曾接觸過數百位投身伊斯蘭國的海外戰士,其中某些人已經返國,祕密培養成員,隨時伺機發動攻擊。

文:麥可・韋斯(Michael Weiss)、哈桑・哈桑(Hassan Hassan)

我費了點功夫,終於說服名叫阿布.哈立德的男子講出他的故事。敘利亞爆發革命之後,初期充滿希望,於是他加入伊斯蘭國,任職於「國家安全部」(Amn al-Dawla),負責訓練聖戰士步兵與外國特務。哈立德說,他已經叛逃,成為眾人追殺的目標。

哈立德說,伊斯蘭國占領他敘利亞家園的大片土地,而他親眼目睹該組織的伊拉克領袖與海外菁英高層的殖民傲慢。如果他說出實情,便能全盤揭露伊斯蘭國特務的細節:誰在掌權、如何招募與分派成員,以及聖戰士與受其管轄的百姓分為哪些階層等級。他也可以解釋,這個號稱「國家」的組織,其官僚體系稀鬆平常的一面,也能指出伊斯蘭國的諸多安全機構如何殘暴野蠻,不但監控民眾,更會彼此監視。他甚至能夠透露,為何許多人依舊感激這個崇拜極權主義的邪教組織,他們不僅沒有因倒行逆施而衰敗,民眾反而更崇拜他們。

哈立德曾接觸過數百位投身伊斯蘭國的海外戰士,其中某些人已經返國,祕密培養成員,隨時伺機發動攻擊。

阿勒坡連年戰爭,哈立德在該城郊區購置了公寓與老婆同住,不打算離開親人與家園,也不想冒生命危險前往伊斯坦堡與我會晤。他說自己已經脫離了伊斯蘭國,於是花錢籌組了七十八人的「營」(katiba)來對抗昔日的聖戰同志。

土耳其現代歷史上最嚴重的恐攻事件才剛發生於安卡拉市區,讓這個北約盟國有一百多位平民死亡,再度驗證伊斯蘭國的核心意識形態——邊界概念已經過時;如同這個公認為哈里發國的組織向世人所宣稱的,他們會在各地發起攻擊。哈立德有可能「依舊」是伊斯蘭國奸細,仍會伺機綁架新的人質。

假設哈立德所言不虛,他得冒極大的風險。伊斯蘭國會一路追蹤他,並在「不信者的土地」解決他。其實,該組織已經抓到兩名從拉卡叛逃的敘利亞活躍分子,然後在土耳其南部的尚勒烏爾法將他們斬首。此外,哈立德親自訓練的間諜已經離開敘利亞和伊拉克,前往「敵人後方」執行任務。

哈立德說道:「擔任特務之後,一切都會受到控制,不能離開伊斯蘭國領土。」他尤其難以離開敘利亞,因為整條邊界都是由他待過的國家安全機構掌控。他指出:「我訓練了這些傢伙!他們很多人都認識我。」

他不止一次說道:「我不能去。在伊斯蘭國的眼中,我現在是『卡菲勒』、異教徒與不信者。我以前是穆斯林,現在則是『卡菲勒』。你不能變來變去,從穆斯林變成『卡菲勒』,然後又變回穆斯林。」一旦成為異教徒,代價就是死。

哈立德處境艱難,似乎帶著妻子離開敘利亞、逃往伊斯坦堡會更好。然後,他們就可以前往歐洲。然而哈立德不打算如此,準備死在敘利亞。他說:「人總有一死。多數人會壽終正寢,少數人則會戰死沙場。如果你的國家發生戰爭,你該怎麼辦?你願意為國家或下一代犧牲嗎?還是你想遠走高飛?」

哈立德最終妥協了,同意在二○一五年十月底接受面對面訪談。他借了約一千美元,不辭勞苦開車兼搭巴士,行了七百五十英里,從阿勒坡到伊斯坦堡接受訪談,結束後又掉頭返家。土耳其位於歐洲與中東的交界區,伊斯坦堡是國際大都會,哈立德在該市的咖啡廳、餐館與大道上接受三天的漫長訪談。他菸不離手,於煙霧瀰漫中啜飲著苦澀的土耳其咖啡。此外,他還唱了歌。

他劈頭便說:「我一生都是穆斯林,但我不喜歡伊斯蘭法,也不熱中於宗教。我有一天照鏡子,看著留了長鬍子的臉,卻認不出是自己。我像是平克.弗洛伊德(Pink Floyd)搖滾樂團的成員。我的腦中住著別人,但那個人不是我。」

沒有多少迷途知返的聖戰士能精準地回憶這種「腦損傷」(Brain Damage)。然而,哈立德並非年輕的狂熱者,渴望為真主殉教;他是中年的敘利亞國民,受過良好教育,精通多種語言且才能出眾,而且曾經接受軍事訓練。伊斯蘭國高層覺得他很有利用價值。

哈立德像許多同胞一樣,在過去五年於土耳其邊界以南四處征戰。他說他在二○一四年十月十九日加入伊斯蘭國,當時聯軍的「堅定決心行動」大約在一個月前加強了對拉卡省的空襲行動,那是敘利亞的東部省分,伊斯蘭國的「首都」位於該省。

哈立德以前覺得非得加入伊斯蘭國不可,因為他認為伊朗與俄羅斯正主導一項全球性的陰謀,扶持暴虐專橫的阿薩德主政,而美國也是共犯。否則如何解釋美國只打遜尼派穆斯林,讓阿拉維派主掌的(阿薩德與伊朗)政權濫殺無辜,而什葉派軍隊卻絲毫不受影響?

哈立德也是秉著好奇心加入伊斯蘭國。他說道:「我是冒著生命危險參加他們。我想看看那裡有些什麼人。說句實話,我不後悔。我想了解他們。他們現在是我的敵人,而我非常了解他們。」

他加入伊斯蘭國時經歷嚴謹有序的程序。當該組織掌控土耳其與敘利亞邊界城鎮泰勒艾卜耶德時,哈立德前往當地的檢查哨。他說道:「對方問我:『你要去哪裡?』我回答:『拉卡』。他們問我為何想加入伊斯蘭國,還檢查了我的行李。」

哈立德進入拉卡之後,必須前往「霍姆斯大使館」(Homs embassy)。敘利亞人若想加入伊斯蘭國,必須前往這棟行政大樓提出申請。他在那裡待了兩天,後來被轉移到所謂的「邊界管理部」(Border Administration Department)。這一切都發生在哈立德的國家,但伊斯蘭國成員告訴他敘利亞已經滅亡。




皇家禮炮奇饗旖境,新•奢饗宴品酩會:品味藝術語境下的無限饗像

皇家禮炮奇饗旖境,新•奢饗宴品酩會:品味藝術語境下的無限饗像
Photo Credit:皇家禮炮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皇家禮炮全新「奇饗旖境 新•奢饗宴」品酩會,將偕手連續三年榮獲米其林餐盤推薦的「Orchid by Nobu Lee蘭餐廳」,透過皇家禮炮完整的風味版圖,在新奢旖境情境中,開啟對威士忌無限想像。

人生堪比一場豐富的饗宴,每場機遇都似人生風味增添的堆疊,一如皇家禮炮多年來積累的精湛製酒工藝,以高年份頂級調和、調和麥芽與罕見的調和穀物威士忌,完整了威士忌界的風味版圖,也是一種更尊重精緻品質的生活方式。皇家禮炮全新「奇饗旖境 新•奢饗宴」品酩會,用皇家禮炮完整風味版圖,在台北Orchid by Nobu Lee蘭餐廳推出期間限定品酩會,以繁盛奢華的語境為設計意向,為賓客營造如置身奇饗旖境的沈浸之旅。

pic01
Photo Credit:皇家禮炮

什麼是新奢世代?隨著時代遞嬗,相較於一生只做一件事的專注,現代人追求堆疊更多細節,在斜槓人生裡痛快揮灑每一秒,對他們來說,奢,已不再是純粹的物質享受,而是懂得把生活過得精彩閃耀,在不同領域裡恣意悠遊。相較於極簡主義的自律,融合皇室新奢、繁複與多彩的極繁主義,更像是品味人士的美感指標,這種原本屬於風華世代的復古絢麗,正以最天馬行空的想像,褪去傳統包袱的姿態,為生活帶來一場充滿生命力的藝術盛宴。

營造感性又飽含張力的豐收饗宴

有著威士忌之王美譽的皇家禮炮,不斷追求極致,完整調和威士忌風味版圖,與秉持想要體驗不同事物的欲求,新奢世代的生活不謀而合,就如同是豐收的秋季,是萬花筒的縮影,也是擁有極高自由度的生活展演,為此,皇家禮炮特別與Orchid by Nobu Lee蘭餐廳合作,推出「奇饗旖境,新•奢饗宴」品酩會。

在挑高八米的空間裡,用流動的金色帷幕,結合花藝、水晶和迎賓表演,無不以炫麗的裝飾風格,創造出一個精緻繁盛的新奢世界,再讓主廚Nobu將自身與台灣、日本、紐澳的文化根基融入在料理中,透過多軌多元的生活方式,在傳統法餐中注入傳創新思維,運用當代法菜廚藝技法,體現四季的生命力,創造味道和諧的細緻料理,如同皇家禮炮的頂級調和,氣味相投所以彼此相融,讓餐酒搭配相輔相成風味更上乘。

pic03
Photo Credit:皇家禮炮

首度以透明酒瓶盛裝高年份威士忌

極繁主義包含著精心策劃的風味展現,一如皇家禮炮超凡的調和工藝。在品酒會裡提供的四款威士忌,是為最能夠完整品酩皇家禮炮勇於探索未知精神的核心酒款。像是在2022年獲得國際烈酒競賽金獎的「皇家禮炮21年威士忌」,是蘇格蘭調和威士忌「極品中的極品」,擁有濃郁的甜梨和柑橘香氣,入口後能品嘗到香料和堅果交融的口感,再以溫潤的煙燻味慢慢收尾。

針對結合超過21種熟成21年以上的高年份麥芽原酒,推出的「皇家禮炮21年調和麥芽威士忌」,有著成熟柔軟的甜美香氣,在香蕉烤布蕾外,還帶有辛辣丁香硬糖的味道,香甜濃烈讓人心醉神迷。再以全球罕見的調和穀物威士忌「皇家禮炮21年-王者之鑽」,在瓶身上鑲著獅王圖騰,象徵英國皇室的全新世代;最後輔以唯一擁有臺灣DNA 的「皇家禮炮23年威士忌」,靈感源於東方美人茶,以台灣熱帶水果為底,獨有的龍眼香氣,表現在地風土的個性特色。讓威士忌如同是一扇窗,成為進入新英國皇室的獨家邀請,皇家禮炮奇饗旖境 新•奢饗宴品酩會,在呼應勇於創新、大膽突破的精神之餘,也頌揚優雅精緻的皇家風範。

pic02
Photo Credit:皇家禮炮

「奇饗旖境,新•奢饗宴」品酩會活動資訊

  • 活動地點:Orchid by Nobu Lee 蘭餐廳(台北市大安區安和路二段83號)
  • 活動費用:報名費 NT$2,980/位(無法抵扣現場購酒費用)
  • 活動時間:2022-10-27(四)至 2022-10-30(日)
  • 活動場次:

2022-10-27(四)
場次(一)午宴12:00-14:00,11:30開放入場
場次(二)晚宴19:00-21:00,18:30開放入場
2022-10-28(五)
場次(三)午宴12:00-14:00,11:30開放入場
場次(四)晚宴19:00-21:00,18:30開放入場
2022-10-29(六)
場次(五)早宴11:30-13:30,11:00開放入場
場次(六)午宴15:30-17:30,15:00開放入場
場次(七)晚宴19:00-21:00,18:30開放入場
2022-10-30(日)
場次(八)早宴11:30-13:30,11:00開放入場
場次(九)午宴15:30-17:30,15:00開放入場
場次(十)晚宴19:00-21:00,18:30開放入場

1003-05
Photo Credit:皇家禮炮

本文章內容由「皇家禮炮」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