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將因中美貿易戰成為「有實無名」的中國總理?

王岐山將因中美貿易戰成為「有實無名」的中國總理?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美貿易問題的重心放在王岐山身上,影響最大的人莫過於國務總理李克強,面臨共產黨系統的汪洋(政治局常委)、政府系統的王岐山(國家副主席)、國務院系統的劉鶴(副總理)瓜分,幾乎沒有插手餘地。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近期在國際掀起許多政治巨浪,破天荒要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會面、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無預警被宣布撤換、聯合英法軍隊砲轟敘利亞首都。不過,「川普外交學」最讓人霧裡看花的決策,恐怕就屬對中國課徵的600億美元貿易關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令全球為之震驚;川普之後還加碼宣布,考慮再增加千億美元關稅,引起中國強硬反彈,雙方貿易戰一觸即發。

不過,中國方面對川普的舉動似乎不甚理解,美國《紐約時報》4月12日的報導指出,近期有許多中國高層頻頻接觸美方,包含知美派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主管貿易的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都企圖試探川普對貿易關稅的真正想法。然而,這些接觸美方人士的中國高層,有一個令人意外的名字:王岐山

作為中國國家副主席的王岐山,為何會出手介入中美貿易?從他一路走來的經歷,以及今(2018)年的第13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下簡稱13全會)以來的種種跡象,即可發現有趣的脈絡。

專業救火隊長:亞洲金融風暴、SARS到中美貿易

王岐山畢業於中國西北大學歷史系,卻對中國農村經濟有深入了解,在中央農村研究部門發跡,1994年出任中國建設銀行行長,還推動與美國摩根史坦利(Morgan Stanley)合資成立投資銀行「中國國際金融」。

「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在投資建設方面的經驗,替王岐山累積相當程度的金融專業,而1997年爆發的亞洲金融風暴,正是給王岐山的最佳機會。王岐山奉命前往銀行債務高築的廣東收拾殘局,在中國政治舞台逐漸嶄露頭角。

2003年,傳染疾病SARS在北京市長孟學農的隱瞞、防疫不力之下,成為當時中國最棘手的難題。那年在海南省主政的王岐山,臨危受命被調往北京處理疫情,出任北京市長,一夕間成為全中國的知名人物。這次北上,從此改變了王岐山的政治仕途。

此後,王岐山都在中央擔任要職,2008年出任溫家寶內閣的國務副總理,並在2012年習近平上台後,躋身權力核心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擔任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協助習近平進行打貪大業,包括周永康令計劃孫政才等高官紛紛落馬。

去(2017)年中共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以下簡稱19大),王岐山在沒有被安排任何職務的狀況下「裸退」,成為一名普通的中共黨員。今年13全會召開前夕,沉寂數個月的王岐山再度出現,與其他政治局常委平起平坐,最終果然在3月17日當選中國國家副主席,重新回歸政壇,跌破許多人的眼鏡。

王岐山早從中國建設銀行行長期間,就與美國打過交道,加上長期在重大危機時刻擔任救火隊長,又是習近平信賴的左右手。以上種種因素來看,也就不難理解王岐山為何會在這波中美貿易戰發揮作用,而且習近平的諸多人事布局,也替王岐山清出了大展身手的舞台。

楊潔篪爆冷出局,國務副總理無人有談判專長

若要插手對美談判事務,主掌行政業務、貿易談判的中國國務院,是王岐山所要面對的第一道障礙。國務院有四名副總理,通常會選出具不同專長的人來擔任,並依各自的專業分配負責的業務範圍。包括王岐山在內,過去每屆政府的四位副總理,幾乎都會有一名具備外交或談判專長。

細數近幾屆國務院內閣,擔起談判重任的副總理,分別是第10屆溫家寶內閣(2003-2008)的吳儀、第11屆(2008-2013)是王岐山;第12屆李克強內閣(2013-2018)則是現任政治局常委汪洋

不過這次13全會所選出的四位副總理,再次打破了這個慣例。3月19日,會議依序選出韓正孫春蘭胡春華、劉鶴擔任副總理,選前呼聲極高的前外交部長楊潔篪大爆冷門出局,反而是預期會出任中國人民銀行行長、習近平的首席財經智囊劉鶴當選。雖然中國的慣例並不會正式公布四位副總理的分工,但可從他們的專長及出席的活動來判斷。

無論如何,在楊潔篪意外落選後,新任的四位副總理都沒有談判專業,等於把這個領域禮讓給王岐山;即使劉鶴具備財經專業,但也沒有足夠能力和美國打交道,這點可以從劉鶴2月的訪美行得到證實。

劉鶴、汪洋、王岐山「三頭馬車」架空李克強

當時擔任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的劉鶴,訪美是為了緩和中美雙方的貿易緊張,但外界認為此行是無功而返。雖然劉鶴在3月7日表示雙方達成共識「不打貿易戰」,但美國卻還是在近期祭出關稅懲處,打臉劉鶴當時所說的談判成果。

身為習近平國內經濟計畫、金融管理的左右手,劉鶴顯然對美國也一時難有作為。不過這或許錯不在劉鶴,因為他2月訪美時,就如同王滬寧等人目前接觸美方人士所遇到的問題一樣,無法接觸到真正核心、對川普貿易政策有影響力的人。

另一方面,中國經濟政策的核心決策單位中央財經委員會(以下簡稱中財委),在4月2日召開的會議中,有一位令人意想不到的成員列席,就是政治局常委汪洋。

汪洋是現任的全國政協主席,與中財委業務範圍關係不大,之所以罕見請他出席,跟他過去擔任負責貿易談判的國務副總理經歷有關。汪洋談判圓融,副總理任內帶隊參加每年的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去年川普亞洲行期間,還幫助雙方企業簽訂上千億美元的貿易合約。

由此可知,習近平現在透過各種方式把知美派、財經派拉上中美貿易戰的棋局,這都是為了讓手中的「主帥」王岐山能有更好的發揮空間。

中美貿易問題的重心放在王岐山身上,影響最大的人莫過於國務總理李克強,職權面臨共產黨系統的汪洋(政治局常委)、政府系統的王岐山(國家副主席)、國務院系統的劉鶴(副總理)瓜分,幾乎沒有插手餘地。

這個「黨政院」的三頭馬車,著實讓李克強在外務方面的話語權大幅減低。

AP_18072172899176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小組奪權到委員會治國,習近平權力一把抓

進一步來看中國的權力結構,可發現李克強在內政上也無太多發揮空間。習近平2012年上任後,就不斷透過「小組模式」擴大自身權力,賦予自己許多中共總書記和國家主席以外的職權。習近平便是藉由大量成立各種工作小組,並由自己擔任組長,將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共議制」逐漸轉向「習核心」的個人領導。

胡錦濤擔任總書記的十年間,除了例行兼任的中央外事/國安工作領導小組組長、中共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組長之外,並沒有再長期擔任其他的組長職位。但習近平上任後,把原本屬於國務總理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收入麾下,並藉2014年新設的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以及改組的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侵奪原屬國務院的職權。

今年3月份,習近平進一步把上述重要的「領導小組」升格成「委員會」,加上中財委和新設的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這六大委員會都由習近平親自擔任主任,成為他緊握在手的權力工具之一。

最有實權的副主席?看王岐山能分到多少權力

習近平掌握大權、李克強被相對弱化,這些都替王岐山開闢一個有發揮空間的戰場。其實王岐山所擔任的國家副主席是虛位之職,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章第二節第82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協助主席工作。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受主席的委託,可以代行主席的部分職權。」言下之意,只要國家主席沒有交辦任務,副主席根本無事可做。

歷來的國家副主席都還有兼任其他具備實權的職務(如中共中央黨校校長),因此大概只有王岐山前任的李源潮最符合「虛位」二字。李源潮派系背景複雜,被多次指控涉入令計劃等人的政治弊案中,任內只兼任中央外事工作和中央港澳工作兩個小組的「副組長」。

王岐山在13全會當選國家副主席後,場邊媒體發現,王岐山沒有與即將交棒的李源潮握手致意,但仔細一看才發現,原來李源潮根本沒有參加會議。去年19大,位居國家副主席的李源潮,竟然沒被選上黨代表,也無緣當選今年人大、政協兩會的代表,被媒體嘲笑成「三大皆空」。

由此可知,王岐山未來可以掌握多少權力,完全要看習近平的態度,因為大多重要的職權,目前都集中在習近平身上。

打從王岐山重新回到螢光幕前,他的一舉一動就備受關注,兩會期間總是緊跟在權力最大的七名政治局常委背後,甚至被戲稱為「第八名常委」。縱使王岐山現在僅兼任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副主任,但只要習近平依照《憲法》把部分職權「委託」給王岐山,王岐山還是有機會一舉超越李克強,成為「有實無名」的中國總理。

因此,與其說王岐山是第八名常委,不如說他已逐步成為習近平之後、李克強之前的「第二名常委」。如前所述,「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這場中美貿易戰,是救火隊長王岐山「復出」的起手式,也是他重返權力之巔的最佳機會。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