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對二戰的貢獻度(上):中國為何對「總傷亡人數」如此執著?

Photo Credit: Tokyo Asahi Shinbun@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這些數字中,「傷、亡」混為一談是一個模糊的地方。一個人可以傷很多次,但生命只有一次。把傷亡混在一起說,無疑加倍放大數字。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有關中日歷史問題的討論已經寫了八篇文章,涉及道歉、慰安婦、賠償、教科書、南京大屠殺、參拜靖國神社等富有爭議的問題。中日歷史問題當然還有其他方面,但相對爭議都不大,簡描一下即可。

中日之間有遺留的毒氣彈問題,主要是指日本二戰期間在中國東北生產大批芥子氣、路易氏劑等糜爛性毒氣炮彈等化學武器。日本曾在中國戰場使用過部分化學武器(這違反1928年簽訂的《日内瓦公約》)。戰後大部分化學武器搬回日本銷毀,但也有為數不少的化武被遺棄散落在中國各地,以東北為最多。戰後中國不時發生掘地觸碰毒氣彈致使毒氣洩漏引發的傷亡事件,同時中國政府也把各地發現的日本毒氣彈運到哈爾巴嶺地區。

1987年中國在日內瓦裁軍會議上追究遺棄在中國化學武器國的責任後,中日開始談判與調查毒氣彈數量,1992年聯合國制訂了《禁止化學武器公約》,第二年中日都署名加盟了條約。此後,日本承擔了清除遺留化武以及賠償中國民間被遺留化武傷害的責任。雖然中日雙方在具體事宜上有不少爭拗,但原則上沒有太大爭議,對比其他「歷史問題」可謂小事。

中日也有731部隊的爭議。731部隊是指關東軍滿洲第691部隊(關東軍防疫給水部)下之滿洲第731部隊(防疫給水部本部),基地在哈爾濱平房區。對外宣傳主要以研究防治疾病與飲水淨化為主,但其實該部隊使用活體中國人、蘇聯人和朝鮮人進行生物武器與化學武器的效果實驗。

戰後,美國以獲得實驗記錄為交易,免去主事者的刑責。美國的出發點是,這些人體實驗記錄都是正常情況下無法獲得的,有科研價值與軍事價值。但輕輕放過那些主事者引起極大爭議。在日本,由於沒有判罪之故,很多主事與參與者都進入日本醫療組織甚至政府工作。日本政府也因此長期對731部隊的事低調處理或加以隱瞞。有人還否認731部隊,有些紀錄片中用了錯誤的照片則成為「否定論」者的口實,惹來中國指責。

但隨著1990年代一批日本歷史史料與專著的出現,特別得益於松村高夫等人的研究,基本沒有人在否認731部隊的存在了。2017年,日本放送協會(NHK)製作播放了紀錄片《731部隊的真相——精英醫者與人體實驗》。顯示日本社會在這個問題上已經有強烈共識。中日在這方面基本已經不存在爭議點。

目前,在中國討論相當激烈的是中國在二戰的貢獻問題。這個問題與中日有關,但嚴格說來,不是中日爭議的問題。可是,它足夠吸引眼球,而且也和怎麽客觀看待中日歷史有關,所以值得詳細分析。

這個討論之所以趨於熱烈的最大原因,是2015年習近平在二戰結束70周年紀念時大閱兵(正式名稱是「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大會」),除了顯示中國軍力之外,還有推動「世界承認中國的『反法西斯戰爭』的貢獻。」這除了有歷史意義與民族主義意義,還有現實上的爭奪話語權等國際政治意義。

為了說明中國對二戰的貢獻,中國主要進行了幾方面的論述:時間上、犧牲上、實際的軍事貢獻上。

時間上,強調中國戰場是二戰的開端

世界上一般認為二戰從1939年開始。中國以前的論述是,1939年是二戰「全面爆發」的開始,而二戰開始應該從1937年七七事變開始算。中國以前一直用「八年抗戰」的詞語,就是從1937年到1945年剛好八年。日本人也一般從1937年算起

2015年中國專門對時間軸做了系統修正,把一般所說的「八年抗戰」說成是「十四年抗戰」,即從1931年的九一八事件開始算。這樣1931-1939年之間,是中國「獨力對抗」軸心國,這豈非大大加強了中國的貢獻?

十四年抗戰的說法很難得到學術上的公認。

第一,九一八事變根本就沒有國與國之間的戰爭,張學良在「不抵抗政策」之下,一彈不發地退出東北。

第二,東北三省的武裝抵抗以前期的「東北抗日義勇軍」,以及後期在蘇聯支持下的「東北抗日聯軍」為主。這些抵抗主要限於遊擊戰,而且很快陷於瓦解,而且也得不到中國政府的正式承認。

第三,九一八之後到七七事變之前,中日發生一系列衝突(如第一次淞滬戰爭等),日本也對中國步步緊逼。但兩國總體還處於和平狀態。這個情況大概可以與俄羅斯2014年吞併克里米亞以及支持烏克蘭東部親俄武裝類比。國際上,大都認為這是「衝突」(conflict)或者軍事介入(military intervention),而不太認為兩國處於戰爭狀態。

第四,從歷史學的意義來說,日本對中國的進逼,實際上從1895年甲午戰爭(割讓台灣、遼東半島)就開始,所謂第一次與第二次日中戰爭,其實一脈相承,是同一次戰爭。正如英法「百年戰爭」持續百年,不是一百年來一直在打。但我們討論戰爭的時候,要分清歷史學上的意義,與政治上的意義。

第五,戰爭還有國際法上的定義。有人認為,中日戰爭的正式開始,還應該從1941年蔣介石向日本宣戰才能算。但顯然,用這種國際法的嚴格定義,抹殺了1937年到1941年之間中日戰事,是完全不公道的。

因此,綜合各種因素,在區分開國際法、政治、歷史等不同層次上對「戰爭」的定義之後,「八年抗戰」,即從1937年開始算,還是最恰如其分的。

值得指出的是,為配合「十四年抗戰」論。中國在2015閲兵前後,不說紀念二戰結束,轉而說「紀念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這也是配合拉長時間軸的新話語。這點下文還會討論。

Shanghai_1932_19th_route
Photo Credit: Unknown@Wiki Public Domain
犧牲上,強調是二戰中犧牲最大的國家(之一)

中國官方以前一般聲稱二戰中「死傷2,000萬人以上」(註1)。其實,中國在戰後有關戰爭損失的統計非常粗疏,前文提到的南京大屠殺死亡人數就是一例。二戰或抗日戰爭的死亡,更是說不清。

1947年5月,國民政府行政院賠償委員會在工作報告中認為:中國軍民人口傷亡時1,278萬人。(註2)這是1949年之前唯一的統計數據。1949年後,大陸學者的估算都在2,000萬上下。台灣方面,一般根據何應欽的說法,「從1937-1945年,軍人傷亡320萬人,人民直接間接死傷者2,000萬以上。(註3)到了1990年代中期之後,中國學者在以上數字上開始加碼,辯稱,軍隊傷亡380萬人,中國人民犧牲(指死亡)2,000萬人,中國軍民傷亡總數達3,500萬人以上(註4)。這在終戰50年的紀念活動中被正式引用。之後成為官方的說法。後來量化歷史興起,更有人進一步加碼到死亡2,000萬,人口損失5,000萬人的數目。

在二戰誰犧牲最大的問題上,中國以前的說法是蘇聯第一,中國第二;因為蘇聯自己的說法是「死亡2,700萬人」,中國「傷亡」2,000多萬人只能排第二。但根據以上的研究結果,已經能與蘇聯並駕齊驅了。

中國二戰中傷亡慘重一定是事實,但對「層層加碼」的數字,是否可靠,同樣值得質疑。

在這些數字中,「傷、亡」混為一談是一個模糊的地方。一個人可以傷很多次,但生命只有一次。把傷亡混在一起說,無疑加倍放大數字,這在統計軍隊損失時特別會放大數字,因為軍人康復後再上戰場是常事,這樣「傷」就會重複計算。

有的量化史學對比戶籍數字,但民國本來戶籍統計的就不完善,戰爭期間,人口大量遷移甚至移居外地,戰爭結束後,人口回遷並不完全。戶籍數字很難評價有多準確。

一些量化史學又從大屠殺、勞工、毒氣戰、慰安婦等分類統計。每個類比的爭議都很大。比如從勞工方面,根據一個統計,擄掠到日本的勞工的人口是約39萬人,總計死亡6,830人,死亡率1.8%(註5)。由於日本方面資料較齊全,這個數據大致可信。但有人認為,日本在中國(包括東北)的勞工是3,700萬人,致死者近千萬人(註6)。這個死亡比例約四分一。是在日勞工死亡率的15倍。這個數字就很難不讓人質疑。

中國人在二戰中死亡的原因很複雜。有直接戰死的軍人,又死於虐待屠殺的平民與俘虜,也有間接死於戰爭的人。雖然最後都可以歸結為「日本入侵」,但有不少其實死在中國人之手。

南京大屠殺裡面,中國軍隊自己就殺了不少中國軍人(督戰隊阻止軍隊潰散,軍隊爭奪渡江船隻)。蔣介石為「阻止日本軍隊推進」,下令把河南花園口處的黃河大堤開缺口,淹沒大片土地,釀成死難可能上百萬的花園口決堤事件,就很難完全歸咎日本人。1942年的河南大飢荒導致300萬人死亡(可以參看中國影片《1942》),其直接原因也來自花園口決堤造成的土地無法耕作與黃泛區造成的交通中斷。而且因為國民黨腐敗以及截留軍餉等原因,日本救災還比中國政府有成效

因此,日本入侵雖然罪惡罄竹難書,但一味把人員損失誇大與都算在日本人頭上,也是不公道的。對此,不少中國學者也認為應該實事求是。

我們看到,中國在南京大屠殺傷亡與二戰總傷亡這兩個問題上,都有追求「多」的傾向。但筆者認為,它們源於兩個不同的出發點。

在南京大屠殺問題上,中國的出發點是反擊「南京大屠殺不存在」論,也多少帶有把數字增大以增強利用日本「戰爭責任」愧疚感,作為對日施壓的工具。

但在二戰總傷亡問題上,以上兩點都不是出發點。這是因為中國在二戰傷亡慘重,是一個公認的事實。其慘重的程度,高一些還是低一些,其量級放在哪裡,根本不足以影響對實質的判斷(相反,對南京大屠殺,還存在「否定」的說法)。

因此,中國對總傷亡人數的執著,著眼點在於以「犧牲最大」,作為肯定「中國對二戰貢獻」的佐證,以便在更高的國際關係層次(不限於中日關係)爭奪話語權。


註1:軍事科學院軍事歷史研究部著:《中國人民解放軍戰史》, 軍事科學出版社 1987年版, 第 534頁。
註2:袁成毅,〈抗日戰爭史研究中的若干 「量化」 問題〉,《抗日戰爭研究》, 2010年第一期,101頁。
註3:何應欽,《日軍侵華八年抗戰史》, 台灣黎明文化事業公司 1982年版,第 403頁。
註4:軍事科學院軍事歷史研究部著:《中國抗日戰爭(下)》,解放軍出版社 1994年版, 第 625頁。
註5:陳景彥:《二戰期間在日本的中國勞工》, 《歷史研究》,1998年第 2期。
註6:吳天威:《日本在侵華戰爭期間迫害致死中國勞工近千萬》,抗日戰爭研究2000年第 1期。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黎蝸藤』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