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國大選將近:大馬留學生談朝野政見、女性政治地位及左翼勢力

馬國大選將近:大馬留學生談朝野政見、女性政治地位及左翼勢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4月13日的講座中,主辦單位請到三名留學台灣的青年世代,談論三個不同主題,分別為朝野兩大陣線「宣言(Manifesto)」分析;馬來西亞政治版圖裡的女性角色;以及馬國左翼勢力理念的介紹與政見。

文:葉蓬玲

因應下月9日的馬來西亞大選,以馬來西亞為主軸討論東南亞議題的「萊佛士花讀書會」於新北市東南亞主題書店「燦爛時光」,從上週起每週五晚間七點,連續三週舉辦系列馬國公民講座,探討大選議題,期盼在距離3千公里的台北,針對馬國社會現況進行思辨與討論。

在4月13日的講座中,主辦單位請到三名留學台灣的青年世代,談論三個不同主題,分別為朝野兩大陣線「宣言(Manifesto)」分析;馬來西亞政治版圖裡的女性角色;以及馬國左翼勢力理念的介紹與政見。

各講者以新世代的身分,透過對話尋找自身在選舉中的位置、選擇與展望。

黃以樂:從政見宣言看政黨競選策略

講座首先由東南亞網路媒體《南洋誌》擔任馬新時事作者的黃以樂以分析本次朝野兩大陣線的競選宣言(Manifesto)討論開場。

他點出,一般政黨「宣言」僅為執政方向,其目的為贏得選票,而非宣告具體而微的政策執行方式。

因此在看待兩份宣言時,他著重的是找到政黨之間如何進攻對方的弱區,鞏固自己的優勢,這些攻防的機會出現在哪裡,以及如何呈現在宣言中。

他解釋道,對於2屆選舉接連失去2/3國會多數席優勢及選票總數不過半的執政黨「國陣」來說,最重要的是鞏固保壘區,因為他們十年來,在城市地區或華裔選區中所失去的票已難以奪回;而對在野的「希望聯盟」而言,改朝換代是唯一目標,因此注意國陣的疏失、進攻政治立場開始搖擺的國陣鐵票區是希盟的可能方向。

yile
講者黃以樂 Photo Credit: 萊佛士花讀書會提供

他以國陣保壘「FELDA墾殖民區」為例,FELDA為馬來西亞聯邦土地發展局,設立於1956年,當時馬來西亞仍有許多未開發、未開墾地帶,此計畫旨在以低利率出借貸款予低收入人口,讓他們開墾土地,種植具經濟價值之作物,如油棕、香蕉等,改善低收入家庭生活,消除貧窮之餘也給國家帶來經濟利潤。

為了更大程度地降低農民須支付的利息,FELDA在2012年上市籌股,並在當年獲得亞洲第一資金,僅次於社群媒體龍頭Facebook。

但2016年,FELDA由於內部管理不善,股價大跌,間接影響墾殖民收入,政府也拖欠農民款項,部分人口開始對國陣心生不滿。黃以樂提及,此現象在2015年霹靂州議席補選時期就已看出端倪,雖然執政黨在補選中依然獲勝,但有數個選區選民已轉向支持在野的回教黨(PAS)。

墾植民共約130萬人,分佈在西馬半島,佔了222個國會議席中的約54個席,是比例非常大的一群。

因此,執政黨為挽回墾殖民支持,在本次宣言中清楚承諾每位墾殖民5千令吉激勵金,對基礎建設開發等。

反對陣線從先前的經濟問題,發現墾殖民選票轉向的潛在可能,這次也提出特別惠及墾殖民的五個方向,惟多是大方向政策,如改革felda弊端,提供felda區域兒童高品質教育,現代化墾殖民區等。

黃以樂分析,這一清楚、一模糊的宣言方向,可能是因為希盟在本次選舉中企圖打入草根社群,而非自上而下地施惠,與國陣補償式的競選策略不同之緣故。

他也提及,國陣與希望聯盟在若干相似課題上施政力道的意願也呈現在其用詞中。譬如承認華文獨立中學「統考」文憑,讓學生得以進入國立大學一事中,國陣就用了「考慮」,希盟則用了「承認」,並承諾一旦執政將在百日之內落實。

吳安琪:馬來西亞女性在政治中的角色

關注女性文學以及域外華人文化吳安琪提及,馬來西亞有許多倡議性別平權及女性權益組織,這些團體從1990年就開始擬定《女性宣言》(Women Manifesto),並逐年跟著時代的變遷而更新,一般在大選前推出,以期各政黨可以採納重視女性權益的觀點。

在上一屆馬國大選中,47%的女性選民佔了近一半票數,對選情起著重要的影響。因此近幾年,女性的角色在大選中似乎日漸重要。政黨紛紛祭出「搶攻女性選票」的選舉策略,除各自呼籲黨內婦女部「協助動員家庭」、拉票外,國陣與希盟都在政見中提出針對女性權益的展望。

吳安琪認為,政黨更在乎女性是一件重要的事,她也留意到一些政黨會塑造政治人物被婦女簇擁等畫面,但兩大陣線的政綱讓她對於「搶攻女性選票」有所保留。

她也提到,《女性宣言》中希望能將女性從政比例從10%提高到30%,但她也曾看見受良好教育的女性當選政黨內高職後,仍會擔心職業光環成為自身在婚戀上的障礙。另外,女性作為政黨中的少數,加上馬來西亞不同族群對於女性地位及開放、敏感程度不同,都是目前女性從政所面對的坎。

angela
講者吳安琪 Photo Credit: 萊佛士花讀書會提供

馬來西亞在1995年就已簽署聯合國「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但吳安琪在參與台灣女性組織「女學會」時才從友人處得知,馬國因20年來只交給聯合國一次報告書,在2017年日內瓦會議中被點名仍有許多待加強之處,包括婚姻內的性侵刑事罪及童婚問題等。

她曾就馬國《女性宣言》與台灣教授討論,才發現這份宣言與1995年的《台灣婦女處境白皮書》的理念有相似之處,惟台灣在政黨輪替後,部分起草人進入體制,得以讓白皮書內的倡議走入體系實實施,而馬來西亞雖有一套頗為完整的宣言,但至今仍無緣走進體系。

她講述在台灣參與婦運組織的啟蒙:婦女運動需要與國際接軌。她認為,在台灣有眾多馬國留學生,若持續有人連接這方面的交流,對馬國社會性別意識的提升、及倡議的方法定會有所助益及參照。

Zikri Rahman:左翼勢力開拓新的政治想像

去年9月來台就學的Zikri Rahman,是馬來西亞「Gabungan Kiri」的一員,也是現場唯一的馬來裔講者。

馬來西亞左翼勢力鮮少被主流媒體關注,這次選舉期間,社會主義黨在新聞及社群媒體上逐漸展露頭角,被更多華裔年輕世代關注。

「左翼聯盟」由20幾個公民組織組成,今年一月,他們發布《給99%人民的宣言》,並獲得馬國社會主義黨(Parti Sosialism Malaysia,PSM)支持,以此作為政黨參選宣言。

加入左翼聯盟一年多、有份起草這份宣言的Zikri表示,此份宣言旨在提供一個新的政治文化的想像。他提及,目前國陣與希盟其實並沒有提出新的概念,僅追求短期的政治目標,讓馬來西亞政治停留在族群與宗教的隔閡中,而非真正提供一個從體制結構進行政治改革、走向民主的施政方向。他認為,「政治」應該超越選舉和政黨。因此,「左翼聯盟」希望與工人站在一起,把政策與政治論述的討論,拉回到那些構築了人民生活的庸碌百姓上:譬如建築工人,農民,教師等等,讓他們不再因族群和身分,得不到應有的待遇。

zikri
講者Zikri Rahman Photo Credit: 萊佛士花讀書會提供

他以三個方向討論《給99%人民的宣言》,即宣言的整體構思;如何運用之以達到更好的未來;以及宣言將如何帶動民主、帶人民走向何方。

《給99%人民的宣言》主要分為六大項:

  1. 公平分配財富重新分配
  2. 免費大學教育
  3. 工人應有體面生活的工資
  4. 提供國民高素質房屋
  5. 設立國民養老基金
  6. 發展綠色科技及經濟

作為馬來西亞小眾的左翼社會主義勢力,如Zikri所說,只能不斷抵抗,並在過程中豐富自身對理想國的想像。

座談延長一小時半 現場討論熱烈

除了一小時的講者分享時間以外,當晚的問答環節也異常精彩熱鬧。雖然超過半數的參與者為馬來西亞人,但仍有少數台灣聽眾參與討論,點出議題討論的盲點。其中,討論最熱烈的有移工的最低薪資與遣返政策、「左翼聯盟」的免費大學政策、語言與族群的隔閡等。

活動全程視頻:

核稿編輯:吳象元

※ 你對這篇文章談的議題有其他想法嗎?我們非常希望收到您的投書,請寄至asean@thenewslens.com,主旨處請註明【東南亞】,謝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