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人啊,餵公子吃「丙」:公務員考績跟我們老百姓有什麼關係?

來人啊,餵公子吃「丙」:公務員考績跟我們老百姓有什麼關係?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實民進黨也知道,許多青年公務人員對民進黨是相當不爽,因為跟過去乖乖牌討口飯吃就好的認命認份公務員不同,現在的青年都很聰明,都知道你民進黨在玩什麼把戲——你能控制我的考績,卻無法控制我的選票。

黃國昌委員日前質詢了《公務人員考績法》修正草案,很多人可能不太了解這跟我們平民老百姓的關係與連結在哪裡。

因為我們林家有一堆公務人員,對於公務人員的制度,我本身就相當了解。過去國民黨時代為了鞏固政權,年年增額招考公務人員,國家的事情其實也就那麼多,但是政府還是有辦法年年有缺,年年招考,年年來增設單位養選票,而我們國家財政稅收的一大支出,就是公務人員的人事費,國民黨養這些公務員,就不是以財政或行政來思考,而是選票思考的作為。

其實很早很早,宋楚瑜就預見了公務人員太多的弊病,喊出政府組織再造與精簡政府單位,單一窗口提升政府效能等,然而這些年來,公務人員的數目不但沒被精簡,反而是年年攀升,為了放置這些人力,撇開那些基層直接面對民眾很忙碌的單位不談,很多地方政府的公務人員,都有一個共同的感受:做無用之功。

甚麼叫做無用之功?就是許多市長、首長在堆動一些事情的時候,這些市長首長不願意承擔做不好或者可能會違法的法律責任,所以他們經常教導下屬寫公文,一份公文,「建議」市長或相關長官用甚麼方法,或推薦甚麼廠商,或者用甚麼方式來去做某某一項政策或市政,可是事實上,這些公文的寫法,通通都是長官叫你寫,要求由你建議,等到多年後的未來,萬一這個廠商被爆出有問題或是有怎麼樣的弊端,首長就會出示這個公文,把法律責任推給下屬。

憑著這個公文,白紙黑字,廠商是你建議的,工法方法也是你建議的,除非長官真的有直接的證據指向弊案,否則到最後幾乎有事的,都是基層的公務人員,判決下來,你就是余文。

考績丙不丙,就是控制公務員的工具

寫公文的可講的故事很多這邊就不再贅述,我要談的是考績法,是的,考績法就是這些長官用來控制這些乖不乖、聽不聽話,能不能配合寫公文的基層公務人員,政府公務人員在打考績的時候,都是長官對下屬評分,而法律規定,公務人員考績的不能全員打甲,既然如此,那就總要有人被打乙、丙。

我直接告訴大家吧,高官的考績官官相護,必然都是甲,他們能夠當上高官,無一不是自己人,無一不是可信賴的,因此你幫我打甲,我也幫你打甲,我們一起爽拿年終獎金,所以官位越高越多甲。甲分配完了,那麼一定要有人吃乙和丙,否則不符合法律規定,因此這些乙就用來控制那些基層公務人員,你能不能服從我的方式來打公文,不能的話,我連續三年給你打丙,你就掰了。

公務員
Photo Credit:海爾渥 / Hairworm@Flickr CC BY ND 2.0

這就是為什麼有的時候即使基層公務人員無過錯,但是為了「承擔配額」,需要「輪流被打乙」,不為什麼,不是你做得不好,而是甲不夠分,只好請你吃乙。為了保住飯碗,許多年輕公務員只能壓下心中的憤恨與不平乖乖聽話,這些政府機關裡面的故事,可說是層出不窮,可是這些公務人員又能如何,辛辛苦苦考上的公務員充其量不過是事務官,怎麼比的上人家執政黨想用誰,誰就能當老大的政務官?

所以為什麼黃國昌要推動與監督改革考績法?其實說穿了,就是要撕下許多這些高官大老的保護傘,避免他們利用考績法,圈養那些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推出來攬罪的余文們。

其實民進黨也知道,許多青年公務人員對民進黨是相當不爽,因為跟過去乖乖牌討口飯吃就好的認命認份公務員不同,現在的青年都很聰明,都知道你民進黨在玩什麼把戲——你能控制我的考績,卻無法控制我的選票——因此為了安撫這些公務人員不爽的情緒,所以去年民進黨就推動了公務人員加薪,同時也順便假藉這個理由,幫高官加更多薪。

得最多甲等的高官,真的就最懂行政嗎?

這種慷全民之慨的做法,我是深感不以為然。歸根究柢,政府為什麼要對公務人員進行買票,就是執政黨想用考績法把這些公務員當余文用時,為了消弭公務人員的不爽,就拿大家的納稅金來補助公務人員,一環扣一環。

看到這裡你就應該明白了,這不是公務員跟平民百姓的階層問題,而是這些政黨搞出來的問題,錯的不是那些你認為有特權的公務員,而是這些惡劣的政黨。而黃國昌追打《考績法》的原因,就是要逐步撕下這些高官的保護傘,讓國家體制能夠回歸到正常運作,讓公務人員回歸到專業來做事。

看看那些質詢影片,你應該會發現,那些高官,那些部長,面對質詢提出來的專業的問題,不是一問三不知就是要人代答,根本毫無專業知識,根本就不懂自己管理的部會在做些什麼,那些被批哩啪啦問的部長,背後都有幕僚在提點怎麼回答,說實在話,如果你是這些公務人員,會不會不爽?

該改革的事情不改革,專業問題一問三不知,問你什麼什麼都不知道,都要叫別人來回答,如果你常常看國會的質詢影片,就會發現這種部長不是只有一個,是一堆。

賴清德_蔡英文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可是沒辦法,執政黨執政,贏者全拿,我高興用誰就用誰,我高興覺得黃煌雄是好人才他就是好人才,我高興覺得邱太三是好部長,我管你們外面批評什麼,我們民進黨說的就是聖旨,我們民進黨要把這個部長的薪水,來當作財產的分配和金錢的買通,你管不著我們,我們想怎麼分錢就怎麼分錢。

當民進黨不可期待,國民黨也不可期待的時候,如果你希望國家能夠被改變,那麼只有先從政黨勢力的分配結構改變起,只有民進黨被威脅了,被打下來了,他們才會真正的謙卑,真正的做改革。如果沒有人反對,沒有選票壓力,我就不必再管你的感受了,我們說怎麼做就怎麼做,我們說什麼時候改革就甚麼時候改革。怎麼會這樣?因為很多人都沒認清楚,這個國家是蔡英文的,不是老百姓的。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