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羅馬建國神話:被狼養大的雙胞胎兄弟,與「擄掠女性」傳說

解讀羅馬建國神話:被狼養大的雙胞胎兄弟,與「擄掠女性」傳說
Photo Credit: Wenceslaus Hollar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將這兩則傳說完全定論成人為捏造的故事,未免也過於可惜。不如看作是在形形色色的材料與花絮的包裝之中,存在著一小部分的事實。

文:本村凌二(もとむらりょうじ)

解讀建國神話

被狼養大的雙胞胎兄弟

羅馬是如何建國的呢?只要被問到這個問題,歷史學家就會露出陰鬱的神情。因為幾乎沒有確信的史實可以作為回答。當然,如果是神話般的傳說,倒是有說不完的故事。因為在羅馬建國的七百年後,歷史學家李維(Titus Livius)將大量的傳說故事書寫下來,流傳於後世。只是,李維當時對於這些傳說,也是抱持著慎重、甚至懷疑的態度。雖說如此,他還是沒有忘記自己作為一位羅馬人的驕傲。

關於羅馬建城以前,或是萌生建城意圖以前的歷史,比起單純把發生的事情記錄下來,倒不如用充滿詩意的傳說來綴飾。因此,對於這段歷史我並不想作出肯定或是否定。因為透過夾雜人類的行為與眾神的行為,使各個城市的起源故事能更為莊嚴,是上古的人們所允許的。更有甚者,民眾理應都可以接受將自身的起源神聖化、創建者神格化之事。如此一來,戰鬥的榮譽才是屬於羅馬民眾的,所以將戰神馬爾斯(Mars)視為羅馬創建者之父,同時也是所有羅馬人之父,也很合適吧。像這樣的傳說會受到人類各民族心甘情願的認可,也因此才會服從於偉大的統治之下。(《羅馬史》)

充滿幻想傳說的建國神話,並不只見於羅馬。李維似乎是抱持著這樣的態度:因為不管是哪一個國家,大概都存在著曖昧不明之處,所以如果是偉大的統治者羅馬的話,將戰神馬爾斯視為祖先,不也是十分恰當的嗎?

眾所周知,羅馬建國神話的起始,可以從羅慕勒斯(Romulus)和瑞慕斯(Remus)這對雙胞胎兄弟談起。這段故事可以追溯至阿爾巴.隆嘎(Alba Longa)這座鄰近的城市。城市的國王努米托(Numitor)的王位被弟弟阿姆里亞斯(Amulius)所奪取,兒子也被他所殺害,女兒則是被迫成為服侍灶神菲斯塔(Vesta,希臘名為Hestia)的祭司,必須終生保持處女之身。但是,努米托的女兒在森林中的溪邊打盹之時,吸引了戰神馬爾斯的注意,遭到侵犯,不久後便產下這對雙胞胎兄弟。阿姆里亞斯得知後大為震怒,下令將這對雙胞胎嬰孩棄置於台伯河(Tiber)。雙胞胎在河上漂流,被沖刷至岸邊時,一匹母狼靠近他們並讓他們吸吮乳汁。雙胞胎後來被一對牧羊人夫婦發現,將他們取名為羅慕勒斯和瑞慕斯。兩人長大成人後得知自己的身世由來,便率領青年們攻陷阿爾巴.隆嘎,擊敗阿姆里亞斯,並讓祖父努米托復位。

然而,攻陷阿爾巴.隆嘎並讓祖父成功復位,並未澆熄雙胞胎兄弟的野心,他們決定在被牧羊人夫婦抱養之處,建立新的國家。羅慕勒斯選擇帕拉丁山丘(Palatine Hill),瑞慕斯則是選擇阿凡廷山丘(Aventine Hill)。而究竟應該由誰來擔任新國家的領導者,則是仰賴可透露神意的鳥卜來決定。在曙光乍現之時,飛鷹出現,在阿凡廷山丘上空先有六隻出現,但稍後帕拉丁山丘則有十二隻,這意味著神意指示羅慕勒斯能夠擔任新國家的統治者。羅慕勒斯因而定下聖域(Pomerium),並在周圍建造城牆。不服神意的瑞慕斯毀壞城牆,逕自越過聖界。憤怒的羅慕勒斯殺害了瑞慕斯,並宣告凡是侵犯聖域者將處以死刑。由於羅慕勒斯成為該地的王,因此取用羅慕勒斯之名,將新城命名為羅馬。這則傳說的日期是西元前七五三年四月二十一日,直至今日,這天依舊被視為是慶祝永恆之城的誕生之日。

圍繞「擄掠女性」所起的戰爭

在另一個建國神話中,則有「擄掠薩賓(Sabine)女性」的傳說。羅慕勒斯成為國王後,在他的城市中聚集著大批的青年。但街景卻十分地乏味,毫無美麗動人的色彩可言,因為城市中都是單身的男性,沒有任何女性。為此,羅慕勒斯想出了一套辦法,招待鄰近的薩賓族人前來參加歡樂的祭典活動。當薩賓族人正在觀賞市集上豪華的奇珍異寶之際,羅馬的青年們突然拔劍襲擊,擄走薩賓人的年輕女性。薩賓人的男性們受到武力的威嚇,也只能爭先恐後的逃離現場。被擄掠的薩賓女性們,起先也是悲痛欲絕,但不久後,在羅馬青年們溫柔體貼的對待與高貴禮物的攻勢下,她們也止住了眼淚。

不管是在哪一個時代,一旦牽扯到女性,男性們便會神情大變。就連著名的特洛伊戰爭,也是因為斯巴達的公主海倫(Helen)遭到一位青年的誘拐而致。更何況是如此多人的年輕少女受到他族的擄掠,薩賓族男性們當然是怒不可抑。不久,全副武裝的薩賓族進攻羅馬人在卡比托山丘(Capitoline Hill)上所建造的堡壘,兩軍重複激烈的攻防戰,一進一退,戰況陷入膠著。這時介入兩軍之間進行仲裁的竟是被擄掠的薩賓女性,她們表示:「無論哪一方勝利,都會使我們不幸。若是薩賓人取得勝利,我們便會失去丈夫;若是羅馬人獲勝,我們便會失去父兄。」果然,不管是在哪一個時代,男性對女性的淚水總是沒有抵抗力。兩軍聽進了薩賓女性的請求,達成和平協議。

這兩則傳說是否完全是捏造出來的故事?關於這個問題的答案,無論是古代還是現代的歷史學家,都無法提出肯定或是否定的答案。但是,如果將這兩則傳說完全定論成人為捏造的故事,未免也過於可惜。不如看作是在形形色色的材料與花絮的包裝之中,存在著一小部分的事實。

如此的推測是很有可能的:將這些故事的時間訂在西元前八世紀左右吧。在台伯河的周邊散居著許多拉丁人的部族聚落。在這些聚落之中,有些青年無法獲得家族資金的支持,也有些青年是家境貧寒或是無業的身分,其中或許也有不少人是犯罪者,以及讓家族蒙羞而被趕出部族之人。

先不管這些青年們是從何處而來,總之他們日漸聚集,形成一個團體,並隨著團體勢力的增長,少數有才能的年輕領導者逐漸躍上檯面。其後,這個團體在台伯河畔有七座山丘的地區聚集,特別是以帕拉丁山丘為中心定居了下來。在這些領導者之中,有一位像是羅慕勒斯的青年擊敗了其他競爭對象,成為團體的統治者。

因此,像這樣的青年們結成的團體,理所當然的女性數量非常稀少。年輕氣盛、血氣方剛的青年們,挾持鄰近部落女性的事件經常發生。其中應該有個人的、也有集體的行為,並以花言巧語誘騙,或是使用暴力強行擄走。特別是薩賓族的女性,或許就是被綁架帶走的例子。如此的擄人事件,一旦頻繁地發生在同一個部落,便會成為薩賓人與羅馬人爭執的原因。不過,在接連的紛爭過後,兩方終於找到和平相處的方式。

實際上,考古學家在帕拉丁山丘發現了建築物的遺跡,並認定時間是在西元前八世紀。關於羅慕勒斯這號人物究竟是否真實存在的問題,歷史學家雖存有疑義,但至少在前八世紀左右,於羅馬領土內的山丘地區上,大規模的村落集團已經成形。此外,考古學家也發現了大型的墓地(Necropolis,在古希臘文中意為「死者之城(city of the dead)」)。傳說上羅馬的建國時間是在西元前七五三年,與考古挖掘調查的結果並無太大的差異。

1024px-The_Intervention_of_the_Sabine_Wo
Photo Credit: Jacques-Louis David Public Domain
薩賓婦女,雅克-路易・大衛畫

被放逐的伊特拉斯坎人國王

根據傳說,後來羅馬是由羅馬人與薩賓人共同統治的國家。建國的國王羅慕勒斯治理國家長達三十七年,而後在戰神廣場(Campus Martius)離世升天。依據約定,他們接著選出薩賓人的賢者努瑪(Numa Pompilius)繼承王位。太平治世繼續延續了四十年,國王受到民眾仰慕與愛戴。第三任國王是羅馬人塔勒斯.賀斯底里亞斯(Tullus Hostilius),在一時衝動之下,他襲擊了母國阿爾巴.隆嘎並加以毀壞。據說塔勒斯.賀斯底里亞斯在被燒死之時,民眾認為這是因為他觸怒了眾神的緣故。第四任國王是薩賓人安克斯.馬奇斯(Ancus Marcius),他十分敬神,但是和前任國王相同,採取侵略主義,導致周邊的各城市國家總是備感威脅。

提到西元前六世紀的義大利,可說是伊特拉斯坎人的時代。托斯卡尼(Tuscany)地區氣候溫暖,擁有豐饒的自然環境,是義大利最適合居住的地方。因此,早期定居在義大利半島上的人們,會選擇在托斯卡尼這塊土地上生活。以此地區為中心,伊特拉斯坎人在義大利中部一帶擴展其勢力,他們擁有出色的工藝技術,特別是在土木建築方面特別突出。伊特拉斯坎人前進各地到處發展,其中也有人偷偷地潛入羅馬境內。

在這些人之中,有位大富商──塔克文.普利斯克斯(Lucius Tarquinius Priscus)想方設法地爬上了羅馬的王位。他的母親應該是伊特拉斯坎人,妻子亦同。據說塔克文面對貧困的民眾,總是能夠慷慨解囊。在建設上,他開拓濕地地帶,整頓街道衛生,也鋪設廣場及道路,設置戰車競技場,讓民眾享受娛樂生活。在塔克文的建設之下,羅馬的外觀和生活變得煥然一新。他雖然受到平民的愛戴,最後卻因為貴族的妒忌而遭到殺害。

至此為止,羅馬國王皆是由民眾所選舉出來的人選。但是,前任國王的王后將一位機靈的少年──塞爾維烏斯(Servius Tullius)當作後繼者來養育,為此,王妃死守著王位。塞爾維烏斯的名字,有女奴(Serva)之子之意,關於他的身世、性格等,並未留下記錄。

即便如此,塞爾維烏斯.圖利烏斯統治國家的成績非常亮眼。他與鄰近國家的戰鬥總是獲得壓倒性的勝利。由於優異的戰績,在塞爾維烏斯統治的四十四年期間,羅馬未曾受到外敵的威脅,國王也就更能專心於內政。在羅馬都市周邊建造了堅固的城牆,並基於都市計畫來興造各項土木工程。實際上,經過考古學家的考證,羅馬堅固的道路、廣場、神殿、要塞、排水系統以及都市城牆等公共建設所留下的痕跡,都顯示是在此一時期建造完成。

除此之外,塞爾維烏斯還推進了公民團體的組織,穩固國政與軍事體制的基礎。他十分照顧貧困階級的民眾,受到大眾的愛戴。然而,無論是在哪一個社會,總是會有對此心存妒忌的貴族存在。在這些貴族的從旁慫恿之下,國王的女婿傲慢塔克文(Lucius Tarquinius Superbus)殺害了岳父塞爾維烏斯。

接著,這位暗殺者居然坐上了國王的寶座。因為他的傲慢與粗暴,而有「傲慢塔克文(Tarquin the Proud)」之稱。為了博取大眾的愛戴,傲慢塔克文不斷地推動征服戰爭,在建築工程方面也是連夜大興土木,沒想到卻反而招來民眾的反感。最後,他的兒子強暴了某貴族美麗的妻子。在高壓統治下的羅馬市民終於忍無可忍,憤而起身反抗。西元前五○九年,羅馬人將伊特拉斯坎人的傲慢塔克文逐出羅馬,由自己來建立國家。

相關文章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地中海世界與羅馬帝國:一部充滿人類歷史經驗結晶的世界帝國千年史》,八旗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本村凌二(もとむらりょうじ)
譯者:廖怡錚

本書審訂、導讀:翁嘉聲/成功大學歷史系教授兼系主任、古代文明史專家。

羅馬人的故事壓縮了人類歷史的結晶
從「共和」到「帝國」,
羅馬的歷史,某種意義上也是人類憲政經驗的歷史。

羅馬衰亡了嗎?
擺脫吉朋「羅馬帝國衰亡史」的舊史觀,
以開放觀點重新評價古典時代。

曾經稱霸地中海的羅馬帝國,本身的存在與崩潰就是歷史上永遠難解之謎。羅馬為何能從一座城市國家崛起、搖身一變成為將地中海作為「內海」的大帝國?又是如何能維持帝國的統治長達好幾個世紀?

在重新思考何謂「帝國」,該如何建立理想政府體制的現在,羅馬的「共和制」與「帝國制」的經驗,值得展開古代史與現代史的對話。

本書中除了提出「法西斯主義的共和政體」、傳承羅馬人精神的「祖宗成法」、「古代晚期社會論」等觀點解析羅馬史與古代時期的地中海社會外,同時也鮮明刻畫出羅馬帝國史上重要人物的立體面貌,用生動的筆觸帶領讀者親炙歷史的現場。

來自日本講談社的全球史鉅獻

《地中海世界與羅馬帝國》屬於日本講談社紀念創業一百週年,所出版的「興亡的世界史」套書第五卷。這套書的出版是希望跳脫出既定的西歐中心史觀和中國中心史觀,用更大跨距的歷史之流,尋找歷史的內在動能,思考世界史的興衰。八旗文化引進這套世界史的目的,是本著台灣史就是世界史的概念,從東亞的視角思考自身在世界史中的位置和意義。

getImage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