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人與羅馬人:古代地中海世界分處於兩個極端的奇特民族

猶太人與羅馬人:古代地中海世界分處於兩個極端的奇特民族
Photo Credit: shakko @ Flickr CC By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分處於兩個極端的民族,也因為他們奇特的個性,而結出了不同的果實。一邊是族人蕩析離居、顛沛流離,就連祖國也不復在;另一邊則是構築起廣大的世界帝國,將地中海納為帝國的內海,在歷史上散發出耀眼的光輝。

文:本村凌二(もとむらりょうじ)

分處兩極端的奇特民族──猶太與羅馬

要是說猶太人是一支奇特的民族,應該不會有人出言反對吧。但是,如果說羅馬也是同樣奇特的民族,又會有多少人接受這樣的說法呢?不過,要是不這麼思考的話,很難在腦海中描繪出成為地中海世界霸主的羅馬人身影。

猶太人在宗教上崇敬唯一真神,甚至連神的名字也不敢直諱,將「妥拉」(Torah,意為「指引」)作為信仰的基礎,在生活中實踐選民的精神。在此所提到的「妥拉」,也就是《舊約聖經》中的〈摩西五經〉。不管是在古代或是現今,都可以看見猶太人在宗教及生活上始終如一、頑強貫徹的姿態。因此,看在我們的眼中,會毫不猶豫地認定猶太人是一支奇特的民族。

話說回來,羅馬人又是如何呢?如今已經無法看見羅馬人這支民族,只能在虛構的影像之中找尋他們的身影。現代的義大利人,或許在基因上與古羅馬人有相近之處。但是,他們與羅馬人的心性、規範和習俗等文化卻存在著非常大的差異。

究竟,為什麼只有羅馬人能夠建立起如此龐大的帝國呢?這不只是異邦人波利比烏斯內心所抱持的疑問,而是不分古今,每個人都興味盎然的問題。我們不可避免地想問道,羅馬人究竟是怎麼樣的一支民族?

論人數,較西班牙(羅馬行省)人少;論體能,比不上高盧人;論才能的多寡,也是略遜於迦太基人;論學問與藝術,更是無法與希臘人匹敵,點出羅馬這些特點的人,不是別人,正是西塞羅本人。但是,西塞羅也指出,在對眾神的虔誠度(pietas)以及謹言慎行(religio)上,羅馬則是絲毫不會輸給其他民族。

在羅馬人的潛意識中,認為世界上的萬事萬物,都受到眾神力量的支配統治。為了不去觸怒眾神,在所有的祭典儀式上都不可有所怠慢。羅馬人對於祭典儀式的講究,看在希臘人波利比烏斯的眼中,非常地耐人尋味。這位史家在《歷史》一書中曾作出如下的敘述:

仔細思考,羅馬不就是因為宗教的關係,而勝過其他國家的嗎?在其他國家被視為迷信的行為,在羅馬則是成為國家統合的重要作為。無論是哪一場宗教祭典,都是以十分壯觀、華麗的方式舉辦,無論是在公開或是私下的場合,對於市民生活都訂立了明確的規範。在這個功能上,沒有任何其他事物可以凌駕於宗教之上。

在此,我們察覺到非常奇妙的相似性。正如猶太人在宗教生活上存在著奇特的性質一般,羅馬人在宗教活動上也有其奇特之處。崇拜唯一真神的猶太人,與處處敬畏眾神力量的羅馬人,看在當時地中海世界的其他民族眼中,想必兩者所展現出的姿態,都是十分特殊的風景吧。

在充滿多神教信仰的地中海世界中,可以理解堅持一神教的猶太人,為何會遭受到其他民族異樣的眼光。但是,羅馬人與其他民族一樣,皆為多神教信仰,究竟存在著什麼差異呢?

其實,羅馬人的國家祭典儀式,必須在十分嚴謹的形式主義之下舉行。儀式的前後順序、細節規定都要依樣畫葫蘆,不得出現絲毫的差錯。例如,在祭典的進行中,原本應該先踏出右腳的祭典執行者,若不小心踏出左腳,整場祭典就必須重新開始。

因此,祭典的進行過程中必須保持著非常嚴肅、莊重的氛圍,信眾的情緒是被壓抑在所有儀式之下。羅馬人似乎是認為,如此的做法才能表達出對眾神虔誠、敬畏與謹慎的態度。與之相較,其他民族的多神教信仰,在祭典儀式的舉辦會場上,總是充斥著信眾們騷動不安的紛亂情緒。看在這些民族眼中,羅馬人崇敬神祇的身影,應該是非常奇特的景象。

即便如此,羅馬人卻並非是一群在日常生活上格外仰賴神靈力量的民族。當然,他們對於眾神的敬畏程度是絕對不會遜色於其他人。但是他們在儀式上重視嚴謹與莊重,則是因為他們認為,要是觸怒了眾神,將會遭遇不幸與不測,同時,他們也向眾神祈願,希望獲得神力的加持,讓幸運降臨到自己的身上。

不過,想要預測幸運與不幸的來臨,畢竟還是超過了凡人智慧的能力範圍。因此,羅馬人在他們有限的生命中,總是盡可能地付出他們最大的努力,達到盡善盡美。或許也可以用「天助自助者」來形容羅馬人。在這一層意義上,羅馬人是極為人性主義、現實主義的性格。

在此,為了讓論點更加簡明易懂,就讓我們來比較一神教的猶太人與多神教的羅馬人有何不同。猶太人對唯一的真神、羅馬人對眾神的敬畏非比尋常。猶太人始終是以妥拉為信仰的基石,在生活上實踐自己作為一位選民的義務與責任。相較之下,羅馬人則是以「祖先成法」為行動規範的依據,為追求永恆的榮耀而努力地活在當下,盡心盡力地豐富生命。

雖然這樣說過於簡化,必定會招來反駁的批判,但是筆者還是想要直言不諱地作出歸納:從身處古代地中海世界同一時代的人的角度來看,猶太人與羅馬人就像是分處於兩個極端的奇特民族。不過,這分處於兩個極端的民族,也因為他們奇特的個性,而結出了不同的果實。一邊是族人蕩析離居、顛沛流離,就連祖國也不復在;另一邊則是構築起廣大的世界帝國,將地中海納為帝國的內海,在歷史上散發出耀眼的光輝。

重視榮耀、敬畏眾神之心

如同前文所述,羅馬人十分重視「祖先成法」。但是,猶太人所依據的律法,是以文字書寫下來的經典,羅馬人的「祖先成法」則是缺乏文字書寫的傳承。就算偶爾會出現被記錄下來的內容,也不會被當作是公認的經典,要求眾人傳頌或發揚。羅馬人的「祖先成法」大多是口耳相傳的傳說故事,並存在著各式各樣的解釋空間,屬於有彈性、多元的內容。這是與猶太人的律法完全不同的規範。對於規範本身,羅馬人並不會將之視為絕對並加以崇拜,反而是配合現實的環境與世人的標準,留存調整、修改的餘地。

至於羅馬人所在乎「永恆的榮耀」,又是如何?其實這與他們心目中「祖先成法」的概念有著緊密的聯繫。羅馬人認為,不愧對祖先的名譽,努力提高自身的功績,是作為一位羅馬人的本分。不僅可以成為後世子孫的模範,還能夠滿足內心真正的期待──名留青史,在死後擁有顯赫的名聲。在貴族的宅邸中,往往會擺設家族代代祖先的半身雕像。祖先們在歷史上活躍的英勇事蹟,自小就在子孫的心中播下種子,期許在不久的將來,自己也要成為能夠和家族中的歷代祖先並駕齊驅的偉大人物。如此一來,過去的祖先和未來的子孫也能夠相互競爭。由此可見,羅馬人為了「永恆的榮耀」,不惜勞苦的生活方式。

此外,羅馬人「活在當下」的原則背後,隱藏的是對於眾神的敬畏。眾神的意向可能會以預兆的形式表現。因此,羅馬人重視鳥卜、臟器卜等預言活動。例如,已有青銅製的模型出土,教導人如何透過羊的肝臟,可以看出哪一個部位所顯現的哪一種樣態,如何代表神意。這個模型應該是學習占卜的教學用具。儘管如此,眾神手中所掌握的力量,遠遠超越人類的智慧與理性,一介凡人的力量,不可能與眾神抗衡。或許這般體悟,沒有任何人會比羅馬人還要看得更加透徹。由此所衍生出的人生指南,就是盡人事而聽天命的豁達。這並非是偏向現世的利益或是享樂主義的道路,而是羅馬人期待將現世活得更加精彩的覺悟。

敘述至此,似乎有點將羅馬人描繪成過於理想的民族。毋庸贅言,現實生活中的羅馬人當然是不只有一種面向,而擁有多彩多姿的生活型態。不過,羅馬人理想的生存方式,還是多多少少的隱藏在他們的決心與覺悟之中。至少,對於站在主導羅馬社會立場的人民而言,如此的覺悟是不可或缺的原點。

相關文章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地中海世界與羅馬帝國:一部充滿人類歷史經驗結晶的世界帝國千年史》,八旗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本村凌二(もとむらりょうじ)
譯者:廖怡錚

本書審訂、導讀:翁嘉聲/成功大學歷史系教授兼系主任、古代文明史專家。

羅馬人的故事壓縮了人類歷史的結晶
從「共和」到「帝國」,
羅馬的歷史,某種意義上也是人類憲政經驗的歷史。

羅馬衰亡了嗎?
擺脫吉朋「羅馬帝國衰亡史」的舊史觀,
以開放觀點重新評價古典時代。

曾經稱霸地中海的羅馬帝國,本身的存在與崩潰就是歷史上永遠難解之謎。羅馬為何能從一座城市國家崛起、搖身一變成為將地中海作為「內海」的大帝國?又是如何能維持帝國的統治長達好幾個世紀?

在重新思考何謂「帝國」,該如何建立理想政府體制的現在,羅馬的「共和制」與「帝國制」的經驗,值得展開古代史與現代史的對話。

本書中除了提出「法西斯主義的共和政體」、傳承羅馬人精神的「祖宗成法」、「古代晚期社會論」等觀點解析羅馬史與古代時期的地中海社會外,同時也鮮明刻畫出羅馬帝國史上重要人物的立體面貌,用生動的筆觸帶領讀者親炙歷史的現場。

來自日本講談社的全球史鉅獻

《地中海世界與羅馬帝國》屬於日本講談社紀念創業一百週年,所出版的「興亡的世界史」套書第五卷。這套書的出版是希望跳脫出既定的西歐中心史觀和中國中心史觀,用更大跨距的歷史之流,尋找歷史的內在動能,思考世界史的興衰。八旗文化引進這套世界史的目的,是本著台灣史就是世界史的概念,從東亞的視角思考自身在世界史中的位置和意義。

(八旗)0UWH1005_05地中海世界與羅馬帝國_立體書封(書腰)300dpi
Photo Credit: 八旗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