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威脅「抽資」阻撓敘利亞人權簡報,象牙海岸後悔

中國威脅「抽資」阻撓敘利亞人權簡報,象牙海岸後悔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象牙海岸起初承諾支援聽證。但據數名知情外交人員指出,中國的高規格強勢介入,終使象牙海岸改變心意。中國在象牙海岸基礎建設專案有大量投資。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茂絲・色岡(Mausi Segun,現任「人權觀察」非洲區主任)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3月就敘利亞問題的表決再次證明,中國利用日益增強的影響力限制聯合國發揮保障人權的作用,象牙海岸是此次幫兇。

3月19日,由於三個非洲成員國──象牙海岸、衣索比亞和赤道幾內亞──棄權,中俄兩國成功阻止安理會對敘利亞人權災難進行正式簡報。

聯合國首席人權官員扎伊德(Zeid Ra’ad al-Hussein)原本將在簡報中強調平民遭受的苦難,例如大馬士革東古塔區(Eastern Ghouta)遭敘俄聯軍圍困並頻施無差別轟炸。扎伊德最後只能在安理會議場外的另一間會議室作非正式簡報,但敘利亞人權情勢不獲正式討論,所凸顯的是安理會對人類苦難無動於衷。

不過,象牙海岸似乎已對當初的決定感到後悔。4月8日,該國聯同其他八個安理會成員國,請求安理會召開緊急會議,討論4月7日敘利亞杜馬(Douma)遭化武攻擊事件。

中國日益處心積慮收窄人權議題在聯合國的討論空間,不論在安理會或在專責人權的機構如人權理事會

儘管如此,象牙海岸在3月19日選擇棄權仍令人意外。該國總統瓦塔拉(Alassane Ouattara)領導的政府不是沒有人權問題,但它曾在國際刑事法院遭其他非洲國家領導人圍攻時給予力挺,對國際人權有促進之功。

今年1月加入安理會後,該國也曾支援剛果民主共和國和平轉移政權,促使憲法兩任期限已於2016年12月屆滿的卡比拉(Joseph Kabila)總統下台。

瓦塔拉本人曾在2016年10月表示,「聯合國安理會必須發揮表率作用,勇於做出決定,拯救人民和國家免于衝突和戰爭所帶來的苦難。」

象牙海岸深知安理會行動有助在武裝衝突中保護平民。僅僅七年前,該國才結束長達十年的血腥政治暴力,在2010至2011年的選後危機中,前總統巴博(Laurent Gbagbo)曾拒絕將政權移交2010年總統大選當選人瓦塔拉。

聯合國維和任務團於2002至2003年武裝衝突後首度進駐象牙海岸,其保護平民的功過參半。但2011年3月安理會決議授權維和部隊以親巴博武力,用於攻擊平民的重武器為打擊目標,促使2010年選舉危機提早結束,成為聯合國為重大人權侵犯採取堅實行動的罕見先例。該決議之前,在扎伊德前任的聯合國人權高專的皮萊(Navi Pillay)曾對象牙海岸平民受難作出有力證言

那麼,為何這次象牙海岸卻不願聽取扎伊德報告敘利亞人民的苦難呢?

據美、英、法等邀請扎伊德前往紐約的安理會成員國表示,象牙海岸起初承諾支援聽證。但據數名知情外交人員指出,中國的高規格強勢介入,終使象牙海岸改變心意。中國在象牙海岸基礎建設專案有大量投資。

在餘下的安理會任期中,象牙海岸還有亡羊補牢的機會。

往後,象牙海岸不僅可以參與表決──不分敘利亞或其他地區──有關人權與平民保護的議題,而且可以在程序問題上扮演關鍵一票,因為安理會的程序動議和一般動議不同,不適用五常理一票否決制。這種表決雖然少見但十分重要,有助安理會關注其他人權侵犯,例如北韓的人道主義危機,而中國必然極力阻撓對北韓的國際審查。

像瓦塔拉這樣自詡為全球人權保障制度支援者,且曾親眼見證聯合國行動拯救生靈的非洲領導人,不該在強權面前失去對價值的堅持。下次安理會成員國被要求支援人權侵犯受害者時,象牙海岸應該搶先出列。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人權觀察』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