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品有閒系列文(四):連鎖飲料店用這些方法彰顯自己的「有閒」

有品有閒系列文(四):連鎖飲料店用這些方法彰顯自己的「有閒」
Photo Credit: 子迂的蠹酸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連蔥抓餅上漲5元的小小漲幅都有大量怨言了,那高價位的飲料廠商又要怎樣說服消費者願意花一倍以上的錢去購買相同的商品?

本文為有品有閒系列的例證文,若有名詞不甚了解,歡迎閱讀有品有閒系列文

台灣的手搖杯文化已經深入生活,從都市中最繁華的地方到鄉間小路都可以見到手搖杯飲料。從最早的賣單純的化工飲料,到開始有各類廣告看板,近幾年甚至開始搞起了現泡茶葉、現打水果或是高級調理機了,價位更是從20元開始到70元以上都有,實在打破了許多人對於飲料價格的想像。

齋主記憶中最早認識的飲料店可能是古早前的休閒小站,當年也算是稀奇古怪了,一家小小的飲料店裡面竟然什麼都有賣,甚至還有賣綠豆冰沙,價位也是超級親民。過幾年之後有了五十嵐這種價格遠高於休閒小站的品牌出現,當時一杯50元的珍珠奶茶可真不是一般學生消費得起的,但到了今天五十嵐的價位沒有太大改變,反倒是多了一堆比五十嵐還高價位的飲料店,各家店的噱頭自然不同。

每每當物價上漲的時候,總是會有新聞記者採訪路邊民眾,問問對於漲價的看法是什麼,多半的回應都是叫苦連天,多半都會說漲價的幅度已經讓他們快要活不下去了。但是這時候的漲價也不過像是蔥抓餅從30元漲到35元而已,比起不同飲料店的價差,這價位根本不痛不癢。同樣最便宜陽春的綠茶、紅茶或是烏龍茶在手搖飲料店,可能有20元的低價位,但同時也會有高達50元以上的高價品。

那問題就出現了,雖然齋主知道不同價位的陽春茶類還是有些差異,但為了此處討論方便,我們粗暴且不負責任的將其視為同一種內容物。那既然在價位上有差異,連蔥抓餅上漲5元的小小漲幅都有大量怨言了,那高價位的飲料廠商又要怎樣說服消費者願意花一倍以上的錢去購買相同的商品?

37424234740_9ea0e4962a_b
Photo Credit: 子迂的蠹酸齋
杯子美到不可思議的春芳號,齋主的藝術友人則是經常被問是否承接了春芳號的設計

有人或許會大聲指出齋主的不對,因為20元所購買的只是一杯簡單的紅茶、綠茶或是烏龍茶,但當你花了50元左右的價格時,菜單上不會使用這樣簡單的名稱,可能會變成「現萃日月潭8號紅茶」「特級翡翠包種綠茶」或是什麼「清香炭培烏龍茶」。認真說起來除了日月潭八號紅茶之外,其他兩個名稱我們都沒有辦法實際的查證是否屬實,甚至使用的名詞或是形容詞也沒有明確的定義,因此多半這些長長的名字就是看爽的,是一種精神價值。

精神價值是除了唯物價值之外的價值,以飲料店的經營來說,除了內容物之外的都屬於精神面,因為你交易當中唯一拿到的物質只有飲料。但在這麼競爭的飲料店市場只賣飲料恐怕已經無法獲得消費者的青睞,如果沒有其他的行銷手法或是噱頭等精神價值,在這樣殺到見血的價格戰之下,沒有人可以獲得任何勝利。

01BWPV77167F4BB4A9E60Cpx
Photo Credit: 子迂的蠹酸齋
最近展店超快的一芳

於是飲料店開始從古早單純賣飲料的商家開始轉型,各式各樣的精神價值如雨後春筍般冒出,飲料的花式取名、店員的美貌素質、漂亮的制服、店家的裝潢、菜單的設計感、飲料杯的造型與花樣、吸管的樣式、與不同品牌的聯名。除此之外對於飲料本身也越來越強調品質,像是茶葉的種類、放入現切水果、牛奶的品牌、沖泡的方式以及多樣化的配料等等。這種精神價值和內容物的全面升級,讓只賣飲料的飲料店面臨相當程度的競爭,價格是他們僅剩的唯一優勢,而這個優勢永遠比我們想的有效。

圖
Photo Credit: 子迂的蠹酸齋
強調與綠色牧場相關的迷客夏

奇妙的是在台灣這麼講求CP值的社會當中,竟然也沒有廠商乾脆全力放棄精神價值而單純選擇升級內容物。其實也並不是沒有,而是當名字、杯子和裝潢沒有加以提升的情況下,很難讓消費者感覺到內容物的升級,最後只會獲得消費者在網路上罵幾句像是「黑店」之類的評價。

假設以五十嵐的價位作分界,在這個價位之上的飲料店的噱頭花招可是多不勝數。從最近瘋狂展店和難以忽視其裝潢的一芳、強調豆奶和牛奶品牌的迷客夏、杯子美到不可思議的春芳號、強調現切水果的大苑子、強調茶葉品質的天仁茗茶和茶湯會、吸管上的兔子裝飾的兔子兔子甚至是最近看到有著誇張手提方式的想要飲茶;這些品牌無一不是有著各式各樣的行銷方式和噱頭來吸引消費者購買,飲料本身卻不一定真的如他們所形容的那麼好,不過這類的精神價值確實是台灣品牌應該要走的一條路。

18582471_1768745023141776_61730352221443
Photo Credit: 子迂的蠹酸齋
用創意取代塑膠袋的想要飲茶

這些品牌都用了自己的方式彰顯了「有閒」,有了有閒的因子之後就足以說服消費者。齋主曾經寫過有閒是一種「浪費」,以飲料店為例,最不浪費的做法大概就是拿著傳統的透明塑膠袋裝飲料,用紅色塑膠繩包起來,然後再插上一根吸管,這就是最不浪費的飲料,但今天如果還有飲料店這樣賣飲料,恐怕絕對賺不了錢

至於有閒的方法就非常多了,把簡單的名字給花式取名,把菜單改用木牌掛在店面上,在店面加上大型的書法匾額、漂亮的櫃台妹妹穿著可愛的制服、用著漂亮的的點餐機器,附上旁邊正在製作飲料的器具以及正在煮的珍珠香味,旁邊放上幾顆新鮮漂亮的水果切片;不使用簡單方便的熱封口機而使用杯蓋,杯子是漂亮彩繪的塑膠瓶,上面還寫著是用綠色環保材質做成並可以重複使用,再配上特製的漂亮紙袋。以上所言的每一項都是「有閒」的方式,換作我們比較常使用的字眼,那就是「噱頭」。

27690410591_3a140f47f8_b
Photo Credit: 子迂的蠹酸齋
可愛女孩很喜歡的兔子兔子

畢竟要營造一個品牌絕對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是要讓一個品牌看起來有閒卻是相較之下容易多了,任何形式的浪費都可以增加行銷效果。但這些噱頭和活動終究必須回歸到經濟面做考量,畢竟要做出一杯非常有閒的飲料非常容易,真正困難的是這個價格有沒有辦法被市場所接受?這個噱頭有沒有辦法成就這個品牌的價值?如果噱頭太多太雜是否會讓消費者搞不清楚產品的本質是什麼?甚至如果作法太過有閒也會被消費者給質疑是否有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