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角之母既然反對離婚,為何保留協議書?—談《隱藏的大明星》

女主角之母既然反對離婚,為何保留協議書?—談《隱藏的大明星》
Photo Credit: 電影 Secret Superstar Youtube截圖 / Zee Studi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電影《隱藏的大明星》並未主張激進的女權主義反思,而母親的角色充滿寓意,作者就此以不同角度分享看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茵希雅這一家」在巴羅達的故事,不算印度家暴的重災區
Screen_Shot_2018-04-15_at_10_14_06_AM
Photo Credit: 電影 Secret Superstar Youtube截圖 / Zee Studios

有人說,舉世最難念的一本經,全名叫「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近來印度電影《隱藏的大明星》(Secret Superstar)引起各種議論,雖然,故事的確有帶出深刻的女權反思,然而,把這個議題串連起來的主軸,從頭到尾都離不開少女主角——茵希雅的「家事」。

從茵希雅的夢想、母女的困境、與蜻蜓男(Chintan)相戀,乃至跟樂壇當紅沙克帝·庫馬爾相遇(阿米爾罕Aamir Khan飾),若細心留意的話,必會大讚劇本夠水準,因為故事沒有走「父權vs.女權」簡單對立的套路,彷彿向觀眾厲聲呼喊「女性要起來反抗父權社會的壓迫」,反而,是相對溫和又有層次的思考。

「茵希雅這一家」生活在印度西部巴羅達(Vadodara),而她父親是穆斯林及工程師,又算是提供一家五口小康至中產生活,未至於有貧窮基層的悲慘遭遇;至少,母親Najma尚且能夠變賣金鏈購買手提電腦給茵希雅,飲食、學費不缺。可謂有幸有不幸。

以印度家庭暴力的文化氛圍來說,巴羅達算是沒有北方邦(Uttar Pradesh)那麼嚴重,踏入2000年以後,北部仍有50%以上的印度人,認為「丈夫有權力毆打頂嘴或不聽話的妻子」,而且數字極可能低估了情況,全國的家暴問題依然相當普遍。更別說婚姻之初,低下階層女性付出昂貴嫁妝,婚後妻子懷孕時接受超音波檢測,可能將女胎打掉的社會現象(多年後印度政府再統計發現,大量單身印度男帶來的社會問題)。

茵希雅的女權立場似乎一面倒得到掌聲⋯⋯⋯
Screen_Shot_2018-04-15_at_10_14_26_AM
Photo Credit: 電影 Secret Superstar Youtube截圖 / Zee Studios

相信香港人看《隱藏的大明星》的時候,最能理解和代入茵希雅的感受,她很早就發現自己唱作的音樂天賦,卻無望得到父親的批准,更別說追尋歌星夢;此外,不時在家目睹母親Najma被虐打,多年來試過被打斷手、眼臉腫青、掌摑與辱罵無數,連道歉「Say Sorry」幾次也會挑起他的情緒,厲聲恐嚇,全家人都要圍著他的生活轉,說一聲轉職決定要全家移民,誰都不能哼半句。

茵希雅難以忍受失去自由,更難忍母親被視作半奴僕、資產對待,一再跟母親訴說,可以想辦法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她強烈的叛逆、厭惡和失落感,最得到觀眾共鳴;尤其茵希雅年紀輕輕,才華、獨立、鬥志驚人,任何支持女權主義的人,簡直要站立鼓掌。面對這樣的父親,理所當然地要激烈抵抗。

所以,故事發展到中後段,可能大部分觀眾已站在茵希雅「同一陣線」,當茵希雅千辛萬苦私下挨過了錄音面試,亦得到沙克帝·庫馬爾及其前妻協助,得到一份離婚協議書,怎料,回到家中跟母親商量盡快離婚,換來狠心的斥責,那時候茵希雅反擊,認為是母親的「懦弱」妥協暴虐父權,才會弄得終身被他擺布,言下之意是她咎由自取,最終累及自己。

原來,是「母愛」支撐著故事的「女權」幼苗
Screen_Shot_2018-04-15_at_10_15_03_AM
Photo Credit: 電影 Secret Superstar Youtube截圖 / Zee Studios

直至在舉家到機場離開巴羅達的一幕,中前段一大部分看似只屬「逆權」的反抗歷程,故事的精髓才真正揭曉,是Najma的母愛蓋過了一切冤屈。其實,Najma 並非不信任茵希雅的唱歌才能和事業,甚至買了她第一張唱片欣賞,知道星途或者可行。但是,Najma憐愛茵希雅還在少女求學階段,應該擁有家庭的經濟支援,不想女兒為了自己的困境,過早影響學業被迫全職賺錢,丈夫又即將轉職收入大增,在Najma眼中,這是唯一可以避免女兒陷入工作巨壓的途徑(畢竟Najma珍惜中產印度家庭)。

於是,Najma寧願承受茵希雅誤解她,面對可能終身受虐打的困境,也要盡自己最大的能力確保女兒繼續學業,隨母愛而來的堅強無懼身心打擊,半點也不懦弱(正如當初寧願離家出走也要把茵希雅生下來)。

Najma之所以在機場簽下離婚協議書,不是因為丈夫辱罵她「垃圾腦殘」,卻是極度痛心無法保住女兒留作紀念的結他,這是女兒妥協移民之後,最微卑的生活寄托。

丈夫開口閉口說那結他是垃圾,為的就是省些微附加費,這才是Najma不能承受的痛,簽下離婚書。Najma內心顧念的不是抽象的女權主義,也不是受女兒喋喋不休的道理所啟發,而是不可以讓女兒絕望和精神崩潰,這才是Najma既然拒絕離婚,卻仍未丟棄離婚書的原因。女兒的建議保存了母親的希望,而母親亦為保存女兒的希望,用盡各種辦法奮鬥到最後一刻,離婚就是最後一著,結果這不能承受的痛,來得比想像中早。

電影控訴有智慧而不激進,現代女權推進得來不易
Screen_Shot_2018-04-15_at_10_14_49_AM
Photo Credit: 電影 Secret Superstar Youtube截圖 / Zee Studios

整部電影儘管不乏家暴情境,但嚴格來說,所反思的並不是激進的女權主義,或當今遭扭曲的觀念:女性vs.男性,把兩性擺在互相鬥爭與對立的層面上,是故,我們才看到印度少年蜻蜓男,有新時代尊重女性的風度,也在茵希雅跟沙克帝·庫馬爾的對話之中,帶出夫妻離婚,並「不必然」是丈夫傷害了妻子,可以是雙方不合,「不一定」有誰對誰錯的問題,沙克帝·庫馬爾的事例是風流又禍從口出,長期互相吵鬧,不是基於向前妻施暴才離婚收場。

說到這裏,不得不提的是,當我們經常強調西方社會(尤其美國)講求男女平等,重視權益,印度顯得殘暴落伍之際,別遺忘史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曾強調全球女權急速推進是近幾十年的事,直至上世紀70年代,西方社會離婚相關的法律,才稱得上明確保障男女雙方的資產等權益,亦開始重視對強暴案的處理。

不過話說回來,為甚麼要到近現代這麼接近的年月,令人噁心的「醜惡父權社會」才開始得到法治的壓制,趨向男女平等?數千年以來的男人搞甚麼?如此要追溯探究農業經濟的誕生對兩性、階級帶來甚麼影響,則是另一個龐雜而麻煩的問題了。

延伸閱讀:

  1. 奶奶vs.媳婦:隱藏在印度香料中的「婆媳關係」
  2. 《打死》爸爸被漠視的內心:埋藏在印度「小父權vs.大父權」抗戰

本文來源自作者博文

核稿編輯:周雪君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王陽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