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罪前後三任總統,聯合國對抗瓜地馬拉貪腐能成功嗎?

得罪前後三任總統,聯合國對抗瓜地馬拉貪腐能成功嗎?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瓜地馬拉的政治都是由各種的酬庸和裙帶關係組成,唯一持續的,就是這些不斷在政客之間周旋的獨佔企業家。他們主導了國家立法、司法甚至警察,政客則成為心甘情願拿錢辦事的傀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8年4月13日一大清早,位於瓜地馬拉市的東南方,充滿高級住宅的寧靜社區裡,瓜地馬拉警方衝進一所住宅中,試圖逮捕社會保險舞弊的政務官。但當他們進去之後,發現早已人去樓空,同時間進行的另一場逮捕行動中,甚至發現當事人律師已經西裝筆挺,拿著攝影器材對檢調搜索進行反蒐證。

隔天,主導逮捕行動的瓜地馬拉檢調單位公共部(Ministerio Publico)和聯合國瓜地馬拉反罪犯外逃國際委員會(CICIG)氣急敗壞的召開記者會,指控在申請逮捕令的過程中,消息被法院內部人員攔截。這起貪腐案,涉及當地社會保險部門將近3,000萬美金的採購舞弊。

委員會砍向司法體系,贏得人民掌聲

CICIG成立於2006年12月,由瓜地馬拉和聯合國簽定協定,資金來自歐洲、美國與加拿大等國家。成立的原因,根據聯合國的說法不外乎就是瓜地馬拉內部的法律體制,不足以應付根深柢固的犯罪結構,無法達到聯合國的要求。CICIG在瓜地馬拉是一個獨立國際組織,主席由聯合國指派,主要任務是對付政治貪腐和犯罪集團。

自此,開始了瓜地馬拉政府和CICIG的恩怨情仇。不像一般的聯合國人權組織,只拿過去的戰爭罪犯開刀,或發發報告建議政府改革。CICIG上任第一把火,直接燒向了司法體系,大量起訴違紀司法警察人員,包括15,000名警察、50名警官和將近12名檢察官,甚至建議總統開除檢察總長。而真正讓委員會贏得瓜地馬拉人民信任,是在2009年春天,CICIG代替當地的司法體制,透過公正的調查和證據,洗刷了總統科洛姆(Alvaro Colom)的謀殺罪名。

2015年4月,CICIG揭發專線案(La Linea)。曾經為特種部隊(Kaibil)的總統莫利納(Otto Pérez Molina)勾結其他稅務財政官員,提供企業在進口貨品時免去關稅,以此收取回扣。接下來的五個月,抗議民眾的憤怒逐漸升高,就連一向由總統控制的憲法法庭,也宣判莫利納的豁免權無效,莫利納在9月宣布辭去總統職務。

當時還是綜藝節目主持人的摩拉利斯(Jimmy Morales),見機不可失,揭竿起義宣布參加總統補選。「 我不貪瀆,也不是小偷!」摩拉利斯義正嚴詞的說著幾乎是他參選的唯一政見,卻釣中民眾的胃口,希望一個政治菜鳥來解決一團混濁的腐敗政府,一舉贏得選舉。

然而言猶在耳,2016年在一波對瓜地馬拉企業和政客掃貪行動中,摩拉利斯總統的兩位親信—兒子何塞(Jose Morales)和哥哥山謬(Sammy Morales)被指控聯手做假帳,涉嫌開出假發票約三萬美金。2017年8月,CICIG申請解除摩拉利斯總統的豁免權,來調查他在2015年競選時非法收受的政治獻金,估計涉及金額90萬美金。

這一系列的行為,無非讓摩拉利斯芒刺在背。也因此兩天後,摩拉利斯在政府推特帳號上宣布哥倫比亞裔CICIG委員長維拉茲奎(Ivan Velazquez)為不受歡迎人物(Non grata),並下令立即驅逐出境,認為委員會侵犯了國家主權。這粗糙的命令,被瓜地馬拉憲法法庭和人權法庭駁回。緊接著的3月,內政部突然宣布,召回在CICIG協助其辦案的11名國家警察人員,以維護復活節週的警察人力調度。一系列的行動,擺明就是要阻止CICIG的調查。

RTX3DDAU
反犯罪外逃國際委員長維拉茲奎|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得罪前後三任總統,利用媒體讓政治黑手介入

對來自哥倫比亞的律師維拉茲奎來說,類似的政治迫害和行政干擾,他一點都不陌生。62歲的維拉茲奎在90年代時任職於惡名昭彰的哥倫比亞麥德林(Medellín)檢調部門,每天對付的是世界級的毒梟艾斯科巴(Pablo Escobar)。艾斯科巴甚至直接指名懸賞維拉茲奎的人頭,謠傳維拉茲奎也曾出現在哥倫比亞情報局的「 被消失」名單中。

而當哥倫比亞的治安黑暗期過了之後,維拉茲奎平步青雲升上了最高法庭助理法官。2013年開始受聯合國之託掌舵CICIG,就是想借助其對拉丁美洲打擊貪腐和犯罪組織的經驗。維拉茲奎除了辦案有經驗,更懂得應用媒體來吸引大眾對於重大案件的目光。偵辦任何案件,總是召開多場記者會說明案情,除了讓資訊傳遞給民眾之外,其實最主要也是利用媒體目光,讓政治黑手無法阻擋偵辦進度。

除了在2015年逮捕前總統總統莫利納之外,維拉茲奎甚至在2018年2月逮捕了當初簽約引進CICIG的前總統科洛姆,起訴其任期內的公共運輸採購舞弊案。自此,包括現任的摩拉利斯,維拉茲奎已經把前後三任總統都得罪光了。

維拉茲奎的作風,除了瓜地馬拉民眾大聲喝采之外,國際上普遍給予其相當大的支持。除了東家聯合國聲援,國內毒品問題也相當嚴重的美國,其大使館也時不時警告瓜地馬拉政府尊重委員會辦案,為的就是希望這個近十年崛起的毒品中轉國,能夠及早建立健全司法體制。

AP_291787113164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挑戰既得利益者,得靠內應機構強力支持

儘管如此,整個瓜地馬拉的權力集團早就把CICIG當作眼中釘。委員會大刀闊斧的拔除貪腐政客,甚至改革司法,對極右派軍系政客和獨佔財團的利益,有相當大的威脅。

長久以來,瓜地馬拉的政治都是由各種的酬庸和裙帶關係組成的。自從1996年內戰結束後,在內戰時支持右派軍人勢力的企業大家族,為了吸引外國資金,帶頭削弱軍人勢力,並成為歷任總統的主要支持者。從1985以來的每一任總統都來自不同政黨,而這些政黨也都在總統下台後成為空殼漸漸消失,唯一持續的,就是這些不斷在政客之間周旋的獨佔企業家。他們主導了國家立法、司法甚至警察,政客則成為心甘情願拿錢辦事的傀儡。

也因此,當他們看到CICIG竟認真的整肅司法、挖出一件又一件貪腐案時,這些既得利益者當然想盡辦法阻止。然而,以往呼風喚雨的權力集團,也首次感受到民意的壓力。

隨著一個個起訴案件定案,腦滿腸肥的政客上銬接受審訊的畫面在電視上播放,讓民眾對於貪腐和權力集團越來越敏感。事實上不僅國內,當一個個前總統被關進大牢後,CICIG的經驗,也讓飽受貪腐和暴力犯罪摧殘的其他中美鄰國紛紛躍躍欲試。

距離瓜地馬拉九小時車程的宏都拉斯,2016年1月也由美洲國家組織(OEA)成立宏都拉斯反貪腐反犯罪外逃代表團(MACCIH),認為唯有國際的獨立機構進入,才能夠真正不受當地權力集團控制,公正而獨立的辦案。

但像CICIG、MACCIH這樣的體制,重要的成功因素之一,都在於國內有無強而有力的內應機構。以CICIG為例,唯有透過公共部檢察總長的完全配合,委員會才能無障礙的執行各種司法命令。自從CICIG成立以來,不乏許多檢察長和委員會主席唱反調,使調查產生重重障礙。

檢察長將卸任,繼任者能維持肅貪力道嗎?

2014年受莫利納任命的檢察長黛瑪艾達拿(Thelma Aldana),雖然飽受各界質疑,上任後卻出乎意料和維拉茲奎成為最佳拍檔,全力配合其辦案,甚至被民眾封為瓜地馬拉的蝙蝠俠和羅賓。

然而,任期五年的艾達拿將在2018年5月結束任期,並且也已經宣佈將不爭取連任。新一任的檢察長將透過瓜地馬拉12所大學的法學院院長共同遴選,由總統做最後任命。參與遴選的大學當中,許多也都只是大企業用來避稅的紙上學院,再加上近來摩拉利斯和維拉茲奎的緊張關係,都讓未來CICIG在瓜地馬拉的際遇投下未知數。

新一任的檢察長是否會迎合人民期待繼續配合CICIG辦案,還是會向權力集團低頭?國際在看,瓜地馬拉的人民也在看。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你不知道的「議員配合款」:一年上千萬的「私房錢」都花去哪兒?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Jia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