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能控制情緒,為什麼女性專業經理人還一定要有家庭生活?

除了能控制情緒,為什麼女性專業經理人還一定要有家庭生活?
Photo Credit: 韓沂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擁有家庭生活可以使一位女性職業經理人更富於同理心、管理職場更人性化,但最為重要的還是回歸同理心本身。

從2012年始,女性正式崛起掌權網際網路。

Marissa Mayer,從Google首位女產品經理及女工程師的位置,於2012年轉戰出任Yahoo CEO並在行動網際網路行業大規模商業布局。

Sheryl Sandberg,從Google全球網路銷售與營運副總裁的位置,於2008年接手零收入的Facebook並擔任COO(營運長)一職,輔助Mark Zuckerberg帶領Facebook走向盈利。不僅如此,去年她還出版了《挺身而進》一書,以親身經歷講述女性所面臨的問題,倡導女權、獨立和職場上的平等,教育女性要從思想及職場本質上去改變。這本書在美國上市後連續7周榮登亞馬遜總榜第一。

亞洲知名女性企業家王雪紅,長髮、眼鏡、套裝的中性打扮專業幹練,行事風格敏銳果斷,面龐又充滿慈愛。但就是這樣一個她,執掌多個巨頭企業,將台灣甚至亞洲的技術產業帶向全球。

同時,現在也越來越多女性懷著對移動互聯網的夢想和激情,投身創業大潮,她們具備了和男性同等的付出精神,更具備女性對精確市場的敏銳度。我身邊就有不少這樣的女性已經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不過,我發現女性在職場上依舊會被一些「庸俗的話題」頻繁困擾 ,例如:如何兼顧家庭和工作、是否會容易受到合作夥伴的不平等看待、如何利用女性特質戰勝職場、是否在職場生涯中遭受過「騷擾」……

這些「女性職場困境」在許多文章和場合已有所探討,在此我分享我在邁向專業經理人的過程中從前輩那裡學到的兩大經驗智慧,我想這對所有身在職場的女性都有所用。

Marissa Mayer|Photo Credit: Giorgio Montersino @ Flickr CC BY SA 2.0

一、女性專業經理人更需要「控制情緒」

社會對女性普遍有一些刻板印象和偏見,其中最鮮明的就是「情緒化」,認為相較於男性,女性更難理性及客觀地看待事物,且一到「特殊週期」更容易暴怒 。我相信這也是普遍對職場女性的一個刻板印象,而「客觀理性、控制情緒」在職場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課題,尤其在面對決策的時候 ,因此職場女性的專業能力常遭此質疑。

先不說女性是否因為生理結構的不同導致就是比男性相對容易感性看待事物,在這類刻板印象的壓迫下, 女性一不小心說出口的話也會被誤解誤讀,放大成為「非理性、情緒化」的指責,並以此為據,質疑她在決策上的判斷。

其實「情緒控制」這門課題男性也一樣會面臨(比如蘋果前執行長Steve Jobs的火爆脾氣就很有名),只是普遍的人八卦的心態會特別將女性的這一部分放大來看。為了避免個人失誤和更多外界的誤解,需要講究方法來降低情緒化所造成的影響。

我個人有一個習慣,很多同事估計都不能理解——我會要求在做重大決策或重要議題討論前,一定要把討論大綱及報告的內容先email給我。這是因為這樣我就能事先預知局面,最大程度地減少意外情況、不可控因素的發生。

即便真的遇到「難以控制的狀況」發生時,能在開會前的短暫時間裡做情緒調整、言辭準備、調整好心態,並用理性的態度參與討論過程、作出決策。所以,預先掌握信息是控制情緒化的一個要點,它能減少因突發情況導致的情緒失控問題。

我的另一個個人習慣是:我會把重要且需要認真思考的事情放在晚上,原因有幾點:

  1. 我個人在晚上相對少受干擾,不會因其他事情打斷整塊的時間;
  2. 我個人晚上時精神狀態比較好,所以我喜歡在晚上思考比較複雜的問題;
  3. 當晚上思考完情緒激動時無法當下找員工,待到隔天情緒已相對平和,避免了怒氣沖沖找員工溝通帶來的不良影響。

所以另一個控制情緒化的要點就是:找到自己最好的時間段 ,尤其是在需要做重要決定或溝通重要話題時

Photo Credit:  Get Everwise @ Flickr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Get Everwise @ Flickr CC BY SA 2.0

二、女性專業經理人一定要有家庭生活

「成功女性是否一定要有婚姻」、「女性是否一定得走進家庭」,這些議題在號召女權獨立、經濟自主的今天從來不乏探討和爭議,但我更想要表達的是「同理心」——通過自身情況而能替絕大部分擁有家庭生活的員工,設身處地著想並產生同理情懷,給予他們更多關懷。

Sheryl Sandberg在《挺身而進》中分享了一個親身案例:她懷孕好幾個月時的某一天有個很匆忙的早晨會議,但當她趕到公司時竟然找不到離會議大樓最近的停車場。看著時間逼近,她被迫停在相對遠的停車位,然後大腹便便用她「最快的奔跑速度」走去。

就在那個時刻她突然發現公司並未設置「懷孕媽媽專用停車位」的問題,她用同理心感知到公司其他婦女員工長期面對這類問題的處境,所以當會議結束她立即找了Google 創辦人Larry Page爭取了這項福利。

當然Sheryl本身也是極富正義感的女性,但是如果她不懷孕就可能發現不了這件事,也體會不了員工在這方面的困擾。所以當你在享受幸福的家庭生活時,你就容易產生同理心、設身處地想你的員工所面對的家庭情況,也能預料你員工的孩子在每個年紀可能會遇到的困擾。這使你更能知道、體諒、關心和貼近你的員工,從中發掘他們內心真實的需求。

因此,擁有家庭生活可以使一位女性職業經理人更富於同理心、管理職場更人性化,但最為重要的還是回歸同理心本身。因為即便家庭生活暫時空缺,同理心也能彌補這種空白,使你更深入理解員工、給予他們真正所需的關懷。

另外,女性職業經理人如果沒有結婚很容易成為注意的焦點,因為在中國文化裡沒有結婚的女性很容易招人非議,只有當她具備家庭關係時,大部分人才不會對她的工作能力產生失焦。對此,我堅信職場女性在專業能力上絕對不會因為是否有婚姻而打折扣,並且我也非常信任女性全心投入工作的熱忱及努力。

在工作生涯中,我遇到非常多專業且優秀的女性專業經理人,她們能把工作和家庭做平衡妥善的安排和時間分配,對於她們,我們需要用專業且理性的眼光尊敬她們在這位置上的貢獻,而不是膚淺地看外表和打扮。

我十分欣賞Sheryl用她最擅長的優勢帶領Facebook走出虧損創造盈利,並以她專業的眼光為Facebook在移動端廣告創收奠定牢固根基,但我最敬佩的是她利用自身所處位置努力傳播正能量的精神品質,她鼓舞更多女性專業經理人、職場女性不要埋沒自我的才能。

我想這才是一個值得學習並且努力的方向——在勝任職場的同時,傳遞你的正能量。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