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迷的心聲:如果這是最後一屆「FIFA世界盃足球賽」,我一點也不介意

足球迷的心聲:如果這是最後一屆「FIFA世界盃足球賽」,我一點也不介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重申一次,我喜歡「世界盃足球賽」,不是「FIFA世界盃足球賽」。該倒的,乎伊倒。

前些日子,FIFA(國際足總)就俄羅斯與卡達在爭取2018與2022世界盃主辦權行賄案,進行了調查。結果是,沒事,一切照常進行。

11月16日,德國職業聯盟主席說話了,大意是:若調查不公開,歐洲足協(UEFA)應當退出FIFA。包括英格蘭與中北美足協也都要求FIFA公布所有的調查報告。FIFA有做內容430頁調查報告,最後被紀律委員會提出42頁總結

除了卡達官員已經被裁決終生除權,FIFA紀律委員會卻表示沒有直接證據說明卡達行賄。此外,負責調查的美國籍檢查官,也大呼報告被誤解。

我不想太生氣,其實報告交出來就好了。但偏偏親愛的FIFA最近的作為實在讓人看不懂。從今年世界盃前夕說起吧,當卡達行賄案爆發時,主席布萊特(Sepp Blatter)曾表示整件事情根本就是「種族歧視」。

「種族歧視」?

就我的理解,當時他的意思是,歐洲爭取主辦國家(其實就是英國媒體)見不得他國好,才會有這麼多風波,他覺得很遺憾。我非常確定他用了「種族歧視」這樣的字眼。

若身為某國足協官員講這話大概沒差,可他是FIFA主席。而整件事情還在調查中。

布萊特已經表明他會競選下一任FIFA主席,顯然他跟歐洲足協關係不太好,尤其當卡達被抓包涉嫌行賄,而歐洲足協的主席又有意角逐FIFA主席位置,想當然爾,布萊特會覺得不太開心。

FIFA在2014世界盃期間也是蠻奇妙的。一般來講,熱熱鬧鬧的,去介入很多影響比賽的部分似乎不太好,可FIFA簡直比廟口說書還說書,比菜市場大嬸還大嬸,什麼都要講一下、弄一下,忘了自己是主辦。

巴西球星內馬爾因傷缺陣接下來比賽後,FIFA發言人說要考慮處置踢傷Neymar的哥倫比亞後衛,結果也沒有。那身為主辦方,到底為什麼要講這種話?這是一種威脅了耶。你若覺得裁判當時瞎了,要重懲就直接下手,何必放話?

可能是,他們那時也真的處置了烏拉圭前鋒蘇亞雷斯。蘇亞雷斯因為咬了義大利後衛一口,(對,蠻戲劇化的),遭到FIFA重度懲罰,缺席接下來烏拉圭所有世界杯賽事,且四個月內不得「參與任何足球活動」(all football activity)。這麼高道德標準,好驚人。

但是,這對他的職業球隊來講(當時是利物浦)還真無辜,啥事也沒幹,主力球星就被罰成這樣,嚴格來說連訓練都不行,更嚴格是連打足球電玩也不行吧?沒有,巴塞隆納後來就簽走蘇亞雷斯,然後現在一切像沒事。難怪當初烏拉圭總統氣到快炸掉。

這就是帶領我們每四年熱鬧一次的世界足總。布萊特本人除了有講過媒體種族歧視,也講過英媒「糟糕的失敗者」(因報導俄羅斯爭取主辦2018時醜聞);他也不喜歡科技引進球賽判決;也不喜歡同志(他說同志不應該有性愛);「人們希望我們帶給貧窮者希望,我們做不來所有事情,但我們會盡力而為」。巴西貧童都要哭哭了。

當媒體問到FIFA面臨的危機,很經典的,他讓人誤以為自己是《教父》電影裡的龍套,「危機?什麼危機?這不是危機,只是意見不同,我們會在這個大家庭裡,好好解決事情。」

FIFA固然也是一個政治作業的單位,可是你們負責的業務是全球足球迷,包括假的足球迷、湊熱鬧的足球迷,跟隨著世界盃在買賣商品的一堆人……還是要回到足球一點吧?怎麼每次上新聞都是醜聞,或是看起來斷章取義但確有其事的歧視語言?然後還說別人歧視?

Sepp Blatter|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但他本人也是有悲傷的內心。以下是他對於媒體負面評價的感覺:「這些年來,媒體冠在我身上的污名多到數不清了,老實講,我當然很受傷。不禁自問:我做了什麼?」

你做了什麼?不然我們來看一下430頁報告嘛!不給看?喔。

然後他還要繼續競選。

歐洲足協會員國有54個,一次退出的話,基本上世界盃也不世界盃了。以後FIFA足球電玩裡面也不會有歐洲球員了,搞不好在歐洲球隊踢球的也不能出現。

我個人覺得很好。我喜歡「世界盃足球賽」,不是「FIFA世界盃足球賽」。四強的獎金少到簡直逼球員進賭場拉霸,還要被威脅被處罰。人們常言球星不愛國,為什麼要在這種比賽中愛國?我試問。

至於他會怎麼評論這個報告不透露呢?布萊特一定覺得歐洲足協為了竄他位子要海扁他而小題大作吧。拜託,我們球迷只想看一個沒那麼多政治污染的世界盃足球賽,就算FIFA會員國剩下四個也還是可以辦世界盃啊。之前大聯盟已經把棒球的等級拉到WBC,所以原來世界盃棒球賽消失也不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

重申一次,我喜歡「世界盃足球賽」,不是「FIFA世界盃足球賽」。

該倒的,乎伊倒。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