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保守主義的「愚昧」,還是進步主義的自大,對人類的傷害更大?

到底是保守主義的「愚昧」,還是進步主義的自大,對人類的傷害更大?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懂保守主義真義的保守派,很可惜,只能照字面解釋傳統的意義,純從性行為論事,而加劇了左右衝突。而其實,就算同性戀的存在或是行為違反了神的意旨,那又怎樣?

文: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美國有個高檔的雞肉漢堡速食連鎖Chick-fil-A,食物和服務相當不錯,我常光顧。但生意很好的Chick-fil-A,星期天卻不開門,這在資本主義掛帥的美國,是很奇怪的事。原來這店是南方來的,創業家族信教非常虔誠,恪遵周日休息的教條,所以寧不多賺錢,而選週日關門。

可以說,Chick-fil-A是代表保守價值聞名的企業,所以最近店開到左派自由派大本營的紐約時候,遭到側目。紐約客雜誌說,Chick-fil-A來紐約,像是敵人滲透大後方一樣。說得好像紐約和保守價值是「漢賊不兩立」,而不是吃吃雞肉漢堡這樣簡單的事。

所以到底保守價值,或是所謂的保守主義,是怎麼一回事?

對比保守主義的,就是進步派所喜歡強調的「思想啟蒙」(Enlightenment),如果保守價值代表的是「愚昧、不經思考、全盤接授傳統、守舊、不求新、落伍、迂腐」,那進步價值可以說是,「以理性思維為出發,尊重人的自由,擺脫傳統枷鎖,是科學的、進步的、世俗的,甚至是平等的。」

很多社會議題,比如說同性戀結婚、墮胎等,都可以看到這兩個思想站在對立面。但保守主義真的是愚昧的嗎?如果是,為什麼進步的美國和英國都有這麼強大的保守力量,英國的主要政黨還叫做「保守黨」?因為保守主義不但不是愚昧的,相反地,保守主義正是美國和英國不致變成歐陸那種虛無進步主義的最大原因。

很多人都聽過猴子吃香蕉被潑水的故事。一開始的幾隻猴子,只要一觸碰頭頂的香蕉,就會被潑水。很快猴子就學乖,不敢亂碰香蕉。但新來的猴子不知道,看到香蕉就伸手想拿,有經驗的猴子,就會痛揍新來的一頓,讓其不敢拿香蕉。慢慢地,新猴子換掉舊猴子,而不用人潑水,也再沒有猴子會碰香蕉,因為大家都知道要揍牠。這故事講的是傳統的由來,也講傳統的荒謬,如果猴子能夠獨立思考,能夠分明潑水和碰香蕉之間的關係,就不會被「傳統」所束縳,而能吃到香蕉。又或者說,如果有大膽、「追求自由」的猴子,不怕被揍,不顧一切地摸了香蕉,那潑水的機關就被破解了,猴子就「進步」了。

但傳統真的是問題嗎?這種由經驗來的生活準則,一定是愚昧,一定是落後的嗎?如果今天不是潑水,而是放高壓電呢?老猴子會揍新猴子,不正是看到無知、暴虎憑河的猴子死去,而發展出來的生存法則?在一個我們無法完全掌握的世界,保守一點,不就活久一點?很會獨立思考,一切都想「重新發明輪子」的,通常也是死得最快的。

保守主義的一個信念是,「It ain’t broke. Don’t fix it」(東西沒壞,不用修)。如果世界運作得不錯了,不要亂改制度。這背後的道理是,如果一個制度運作了一陣子了,事物大致都處於一個均衡的狀況,硬要更改規章,那是破壞了均衡,出問題的機會,比不出問題的機會大。但這代表了所有的舊制度一定是好的嗎?不是,保守主義也有改革的時候,但這改革必需基於經驗,必需是從原有制度衍生出來的修改,而不是隨口說出「打掉重練」這樣的革命重生。

以猴子的例子來說,如果今天猴子的糧食出了問題,系統均衡發生改變,吃頂上香蕉變成生存的必要時,保守派會動手拿,但動手前,也許會試著了解,為什麼以前會叫人不要碰香蕉,也許要先準備好相應的保護措施。先從經驗上,認定碰觸是危險的,再追求解決方法。也許過程是緩慢的,也許結果和衝動的進步派猴子是一樣的,但成功機率是較高的。

RTX2Q0RH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再以同性戀結婚的問題來說。進步的左派,秉持著人人平等的思想,主張同性戀當然有權結婚。但這種憑空而出、非從經驗出發的「人人平等」觀念,不一定是進步的。真正的保守派,會先質疑,為什麼兩個男的,或是兩個女的可以結婚,這和經驗、傳統都相違背,為什麼社會可以准許?有了這樣的懷疑,再去思考,婚姻為什麼是一男一女。然後了解,在以前,只有一男一女的結合,才能傳宗接代,所以一男一女結婚的制度,在於建立「家庭」這樣的社會機構,以便人類可以代代相傳下去。

所以,真正的保守派,認知到婚姻制度乃在傳宗接代、種族保存和文化繼承,那男男、女女結婚如果也可以辦到這些,為什麼要反對?傳統盡量不要改,但不是不能改。

不懂保守主義真義的保守派,很可惜,只能照字面解釋傳統的意義,純從性行為論事,而加劇了左右衝突。而其實,就算同性戀的存在或是行為違反了神的意旨,那又怎樣?保守主義先驅巴克利(William Buckley)就說過,那是他們和神之間的事。關你什麼事呢?

回過頭來說,科學的發展,其實也是多從保守主義所重視的經驗主義出發。牛頓的力學,不是關在研究室,憑空發想出來的。他由幾何學出發,觀察現實世界的物體運動,再據以發展出微積分,最後才在三大定律集大成。康德式的,以純粹理性思維解決人類問題、創造科學,猶如在空中建造城堡,在現實世界其實是危險的。孔子說過的,「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也是類似的道理。

18世紀的兩大革命,徹底改變了人類。但美國獨立革命和之後的法國大革命,兩者的根基是不一樣的,結果也就不一樣。我們可以說,美國革命是保守主義的體現,而法國大革命則是理性思維的實踐。

當兩個地方的人民都為追求自由而革命的時候,他們也都面臨重建國家,重頭建立制度的巨大挑戰。如果推翻英國統治,換來的只是華盛頓國王,那美國革命也不過是歷史裡重複出現的無聊段落。而如果路易十六上了斷頭台,換來的只是波拿巴王朝,那法國大革命也不會在今日還在對歐洲擁有巨大的影響力。

美國的建國先賢制憲的時候,擺在他們面前的,是人類幾千年文明所留下的各種典章制度,他們可以像法國大革命時,國民大會裡的各流派一樣,大膽主張脫離傳統,重新思考最適合人類的制度,並且大膽實驗新制度,但他們沒有。他們留存了英國從大憲章以來的法治傳統,延續了英國君權、行政權和立法權分離的傳統,並參考了希臘、羅馬的民主、共和,而寫出了兼顧理性統治與人民授權的偉大憲法。

而另一方面,由盧梭而來的泿漫情懷主導了法國大革命後的發展,大膽追求「自由、平等、博愛」的革命子女,不顧一切的追求「最好」的制度,讓歐洲動盪數百年。

下個月就是馬克思(Karl Marx)200歲的冥誕了,這禍害正是思想啟蒙運動的最大成果。正是這些相信人的理性思維最大,不相信任何傳統價值,喜歡從頭思考人類社會的體系的傢伙們,創造出違反人性的共產主義,而到今天都還在害人。所以到底是保守主義的愚昧,還是進步主義的自大,對人類的傷害更大?

本文經普通人的自由主義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