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察院提再審法官性騷助理案,改輕判的法官卻已全數請辭

監察院提再審法官性騷助理案,改輕判的法官卻已全數請辭
Photo Credit: 勤岸@wikipedia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只承受壓力的審判長林文舟在昨(17)日辭去職務法庭法官職務,受命法官陳志祥與其他2名陪席法官也接連請辭,形成史上首次合議庭法官全數辭職的奇觀。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法官陳鴻斌涉騷擾助理,職務法庭上月再審改判罰薪1年,不用免職,引發社會質疑。

為此監察院昨(17)日召開記者會,指出再審漠視女助理的重要證詞,而法官謝靜慧提出再審合議庭的法官組成有瑕疵,簽呈給審判長的公文也疑似遭到「隱匿」,監察院表示絕對會追查到底。而再審法庭的法官們,包括審判長林文舟在內的5人,也全請辭職務法庭。

法官陳鴻斌被控性騷擾女助理,職務法庭原判定他8大言行不檢,轉調司法事務官,薪水剩三分之一。但陳鴻斌以職務法庭合議庭的法官組成有沒迴避的人,主張判決違法,提起再審獲准。

再審合議庭由審判長林文舟、受命法官陳志祥、陪席法官謝靜慧、郭瑞祥、陳添喜5人組成,結果卻翻盤以4比1的評議結果,認定陳鴻彬只有3項言行不當,改判罰薪1年,而主張應維持原判的法官謝靜慧也在判決出爐後,憤而辭去職務法庭法官一職。

是她「主動討好」?第二次判決女助理重要證詞「被消失」

監察院昨(17)日對前法官陳鴻斌性騷擾改判案提出再審。監察委員王美玉表示,第二次判決漠視助理與法官之間權力不對等,女助理證詞「被消失」,凸顯司法系統的性別平等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中央社)王美玉指出,再審判決稱陳鴻斌購相機贈助理是「示好的表現」,但陳鴻斌在原審明確表示,沒有贈與助理的意思,助理也表示不敢收受,領了獎金就把相機的錢還給他,再審判決卻視而不見。再審也沒有陳鴻斌在辦公室撩撥助理頭髮部分(原審判決有認定),顯然對影響判決的重要證物,漏未斟酌,且沒有任何說明。

王美玉說,法官對助理續聘有決定權,權力本不對等,陳鴻斌不只一次明示或暗示助理,陪席法官討厭她,使助理擔心續聘,但陳鴻斌又說會協助不用擔心;女助理也擔心提起性平申訴反而使工作不保,在房貸與生計壓力下,採取「隱忍」與「未予拒絕」態度。

監委指出,女助理的同事曾證述,女助理多次自陳鴻斌辦公室返回座位心情低落,對陳鴻斌的要求與行為反感,足證陳鴻斌的行為已經讓助理陷入敵意的工作環境中。這些在監察院的彈劾案文、原審判決都有立論,到了再審判決中都「被消失」。

王美玉指出,再審判決將背景抹煞後,只引用助理承認「有討好陳鴻斌」心態的句子,便直接導出「助理主動討好、對於辦公室擁抱、續聘會議前晚於河堤散步的牽手等不違反助理本意」的結論。

王美玉說,陳鴻斌對助理要求擁抱、握手,或撩撥助理頭髮,親嘴等,已違反《性別工作平等法》的敵意工作環境性騷擾和《性騷擾防治法》。再審判決顯然忽略國際公約《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的意涵,不具性別意識且帶有性別歧視。

王美玉指出,再審判決後,司法院破天荒公開表示再審判決結果與社會期待不符,請監察院審酌是否提起再審,監察院毫無疑問且義無反顧要提起再審,尤其本案凸顯司法系統的性別平等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另外,再審判決的受命法官陳志祥多次上媒體指陳鴻斌只是「婚外情未遂」,不構成性騷擾,為此監委也痛批,彈劾案文沒有以性騷擾立論,是因為將陳送懲戒已包括追究性騷擾責任,不代表陳鴻斌不構成性騷擾。相同地,也不能因為助理隱忍未提出性平申訴,而逆向推論陳鴻斌無性騷擾事實。

合議庭組成有瑕疵,申請討論卻被審判長「處理掉」

監察院對前法官陳鴻斌性騷擾改判案提出再審,也意外爆出公文隱匿案,前職務法庭法官謝靜慧提出要求召開法官會議的簽呈,疑似被審判長林文舟「吃案」,監察院也將此移送法務部,追究林文舟的刑事責任。

(中央社)監委方萬富昨(17)日表示,依《法官法》規定,職務法庭的審理及裁判,以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委員長為審判長,照理應由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擔任審判長,但林文舟卻以備考欄的職務法庭順序表擔任審判長,說法牽強,且罔顧《法官法》規定。

監委更指出,職務法庭前陪席法官謝靜慧3月2日提出簽呈請求召開法官會議,討論合議庭組成的適法性,原簽居然消失。

方萬富指出,謝靜慧在3月2日曾提出簽呈,請求召開法官會議,討論合議庭組成的適法性,但原簽卻就此消失。而根據職務法庭的公務電話紀錄,職務法庭書記官長林玉婷曾為此打給林文舟,林文舟則回應,謝靜慧有就合議庭組成及合法性等問題簽呈給他,但他已和審判長溝通過,無須核轉簽呈,「原簽我也處理掉了。」

監委為了解謝靜慧辭職理由,要求職務法庭提供當天評議內容,司法院4月11日函文監察院後,才發現有人可能涉嫌隱匿公文。

方萬富指出,謝靜慧認為涉及職務法庭合法性,事關重大,以公文形式要求林文舟轉給石木欽。但根據司法院函復結果卻指出,石木欽和職務法庭都沒有收到簽呈,「百年來鮮見有公文寫得這麼直白。」

方萬富說,林文舟不知道是不是在一般法院法官當久了,沒有深切理解職務法庭的特殊性,而用自己的認知行事。監察院不准許官官相護,知道有人違法涉及刑責,應該舉發。

王美玉也直指這是官官相護底下,膽大妄為的隱匿公文行為,「有人吃了公文」,她與方萬富堅持移送法務部,追究林文舟的刑事責任。

熟悉法律人士分析,全案可能涉及是否隱匿公文罪,依中華民國刑法規定,「毀棄、損壞或隱匿公務員職務上掌管或委託第三人掌管之文書、圖畫、物品,或致令不堪用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

《蘋果日報》報導,對此,林文舟17日強調絕無所謂隱匿公文之事,當時謝靜慧把一份簽呈「副本」交給他,另將一份相同內容的簽呈交給石木欽,內容為「請委員長召開法官會議,釐清職務法庭組織」,意思是希望釐清陳鴻斌案是否應該改由石當審判長。但因合議庭投票認為無須更換審判長,石也認為不用召開法官會議,因此他將謝的簽呈視為「不同意見書」的一部分,放在評議簿中,保管至今。主觀、客觀都沒有隱匿公文。

不過,林文舟也在昨日辭去職務法庭法官職務,接著受命法官陳志祥與其他2名陪席法官接連請辭,形成史上首次合議庭法官全數辭職的奇觀。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則表示,因為法官辭任茲事重大,必須經過遴選委員會開會通過才能生效,目前尚未定案。

另外,《民視新聞》報導,由於再審改判的處分從輕,與前審落差太大,外界質疑再審法官林文舟等人缺乏性別意識,司法院因此宣布每位法官每年都須上3小時的性平課程,並將任務編組的職務法庭改為公懲會下的二審制常設法庭。

司法院常設的職務法庭,用來審理法官懲戒等事項,採一級一審制,由法官5人組成合議庭,公懲會委員長為法定審判長。不過,在陳鴻斌案判決之後,為了達到監督的目的,司法院擬將職務法庭設在公懲會下,改為二審制,讓當事人有救濟機會。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