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民喜歡的,就是「有品牌」的政客

選民喜歡的,就是「有品牌」的政客
Photo Credit: iamvista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康德說過「政治是高明的騙術」,而政客打造「品牌」的登峰造極,就是打造「直」的形象,直白、直爽、有話直說,一但選民買單,不管說什麼,人人就都會信以為真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胡嚴

以前有人說過:你要害一個人,就鼓勵他出來辦雜誌,尤其是政論雜誌。今日,如果你要進一步,想讓一個人朝向瘋狂,就叫他出來當政客,特別是自稱為「有品牌」的政客。

這又怎麼說呢?不是有哲學家說「政治是高明的騙術」,政客那需要甚麼「品牌」?除非政治騙子深信「君子可欺之以直」,善於以「正直」當花巧,人人信以為真,無往不利。因此「騙術」要出神入化,當然得先建立「品牌」,只有此家別無它號。要有品牌包裝,才可以直播,才會網紅,才會「熱賣中」,才會更上層樓,萬人按讚!

那麼要怎麼包裝呢,才會讓人信以為真呢?「君子可欺之以直」的「直」字是祕訣。要人相信你是正直的:直白、直爽、有話直說、直接了當、直腸子、直的會如「王八蛋」之言,脫口而出!如果有人說此「直人」不直,成千上萬富於「正義感」的人就會群起而攻之,好像是自家的爺爺受到懷疑。這是有品牌的開始。

接下來,就要「以德服人」,例如自己單個兒搭捷運,坐公車,微服出巡,觀察民瘼等等,幕僚要設計成像是「野生」的,絕非「人工」、刻意的,才會令人感動。小國民們若想檢測是不是刻意的「形象工程學」?只能審核有人會不會在內湖塞車路段,緊張時刻,經常「野生」出現?就可看出是不是心確有所屬,先天下之苦而苦?

用人工的「野生」感動人後,民氣自然可用;接下來,就是「製造事端」,藉勢藉端。例如兩岸一家親之說,號稱早就託人向國安會請示,別人只讀不回。一旦國人反彈,令此「正直人士」背上黑鍋,蒙不白之冤,為國民公敵,就悲從中來,難掩涕泗。世間哪有這樣道理,如此陷害忠良?天下正義人士都為他抱不平,民調扶搖直上。

所託的人到底是誰?卻說忘記了,一旦被輿論逼急,只好訕訕地說,是自家那位不懂事的婦道人家!

「製造事端」之後,退一步進兩步,名正而言順,就「依法行政」,找CP值較高的目標下手。立法院前違章擺攤數年,毫無長進,卻有象徵意義的「蔡記」,自然成為目標。可憐蔡老闆從此流落街頭,號稱若不是靠他的「18趴」會難以維生,也算是老國民黨誤打誤撞、無心栽柳的另類「德政」!

小國民們不解市內違章擺攤的那麼多,為什麼只找弱小的下手,光復南路和忠孝東路不是有個違章巨獸在那裏?說它違章決不為過,因它緊急撤離時不合安全標準,依法行政,早就該拆除。「正直者」卻推三阻四,因為此趙非彼蔡,強弱易勢。趙大老闆不同,出得起三億元換緩刑,威脅力不小,不敢冒然造次,只得陳倉暗渡,又要靠那位婦道人家!

柯文哲
Photo credit:zhenghu feng @ Wikipedia CC BY 2.0

這是我們所謂有品牌政客的名目,說清楚了,也不過如此。有人會問,此人若是欺世盜名,人家怎麼能平步青雲,一帆風順,勢如萬夫莫敵?那就要談到此人「綜藝化」的本事,說是他的天份也不為過。

他可以嬉皮笑臉,顧左右而言他,答非所問。沒有的說成有的,臉不白氣不喘;若被抓包,趕緊製造另一話題,轉移焦點,這就是他所謂的「鯊魚戰術」。不管如何,他可以摻砂子、放冷箭,你離開他就是棄職潛逃,或是無利可圖。他可以橫眉冷目對你說,你還沒準備好,下一刻就會執禮甚恭,非常熱烈和你懇談請教。他可以偎來偎去,從中國人偎到日本人,然後偎到老美,雖然不見得認同美國比較香。

好行小惠是他的本事,他可以裝聖誕老公公、帶高帽的魔術師、弄臣、老男巫,有需要的時候也可以翻個跟斗,然後齜牙咧嘴,博君一粲:選民,尤其是婦女和他們的小學童們,最愛會搞笑的政客的這一套,把令人厭煩的政治綜藝化,令人舒坦稱奇。同樣出身白色力量,時力的黃主席就是學不會,只懂得義正詞嚴、咄咄逼人,不然就是掩面暗泣,號淘大哭,只懂得這一、兩味,這種時代如何能夠像人家一樣,展現力量!

他的品牌已成,自以為得計,自信滿滿,什麼角色他都可權充,玩弄群眾於手掌心,賞味期無限,他相信人民的智慧也不過如此。從此逐漸喪失本性,不知道自己是誰,難道他是真命天子?這是有品牌的政客,朝向瘋狂的開始。

延伸閱讀

本文經新公民議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新公民議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