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大選充滿矛盾,馬哈蒂爾更是矛盾中的矛盾

馬來西亞大選充滿矛盾,馬哈蒂爾更是矛盾中的矛盾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的同學說,他知道他現在能做的就是站出來投票,給執政黨國陣一個教訓。但是他同時又知道,投票其實能夠改變的機率又不是很高,整個投票機制讓人無法信任,讓他充滿矛盾。

文:陳禹瑄(台聯政策部副主任兼東南亞研究員)

馬來西亞首相納吉布(Najib Razak)近期解散國會,預計久違的馬來西亞大選即將來到。依照我目前實地訪問的馬來西亞人,可以發現馬來西亞的選舉充滿趣味性。

首先,馬來西亞學生我很少看到政治冷感的人存在。馬來西亞政府之前在選舉裡面舞弊做法也不是新聞,但是馬來西亞學生目前幾乎都在籌措如何回去投票,或者把選票寄回馬來西亞。

首先,我問了我研究所的馬來西亞羅姓同學,他告訴我,他基本上是支持民主行動黨和希望聯盟的選民,但是他對於投票這事力不從心。原因在於上一次505大選的時候,當時還是大學生的他,就聽到有在國外留學的馬來西亞人,在攜帶選票回去投票時,被塗改的消息。原因在於他從機場出來以後,發現自己彌封的信封重新被打開又合起來過,結果原本投給人民公正黨(旺阿芝莎和其夫婿,前首相安華為核心的政黨)的選票變成一張汙損的廢票。

我的同學告訴我,他知道他現在能做的就是站出來投票,給執政黨國陣一個教訓。但是他同時又知道,投票其實能夠改變的機率又不是很高,整個投票機制讓人無法信任,讓他充滿矛盾。

另外我發現有些馬來西亞人並沒有把拉下國陣和改變馬來西亞畫上完全的等號。這個是我觀察到很有趣的現象。例如同時有學者和NGO身分的馬來西亞教授楊辰昕(Nive Yong),他就不是很看好行動黨以及希望聯盟,身為人民黨黨員的他,也認為馬華公會和巫統並非人人是問題,裡面也有不少有才有腦的人。

第三種狀況是,有人主張投廢票。這種人認為不管是執政黨還是反對黨都很爛,所以投廢票。可是不管怎麼說,當一個長期執政的政黨面對到競爭對手時,最愛的就是這種選民,因為長期執政的政黨的支持者基本上是沒有理念的,他們不在乎政治所造成的結構問題和其他衍生問題,他們不願意改變,認為改變是一種麻煩,認為只要安穩過日子就是王道。所以他們絕對鐵票跑不掉,但是希望聯盟就一票都不可以少,因為他們只能靠候選人和政黨的道德,以及游離選票才能打敗執政黨。但是這批廢票支持者卻認為,如果他們真的投反對黨不一定會當選以外,很可能最後整個政壇還是國陣的人馬在把持,所以他們乾脆投廢票來表示不爽。

最後一個就是反對黨本身。

RTX1Q96A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基本上馬哈蒂爾(Mahathir bin Mohamad)就是這個矛盾中的矛盾。許多行動黨支持者對林吉祥和馬哈蒂爾合作對抗納吉布這點有不同的看法,尤其年紀稍長大約四十多歲,也就是1970年代馬哈蒂爾剛剛擔任首相不久出身的那群人,對這個合作方案就頗有微詞。

我訪問一個跟台灣人結婚、現在於台灣負責東南亞相關工作的馬來西亞人,這位馬來西亞人從國小到中學念的都是馬來文學校,也就更沒有所謂的「華人到底是不是馬來西亞人」的矛盾問題。但是他也說,他對馬哈蒂爾和林吉祥合作這件件事其實不是太滿意,對希望聯盟的印象也打折扣。但是1990年以後出生的年輕人基本上就沒有這麼大的反應,因為他們懂事的時候,馬哈蒂爾早就已經下台了。

即便反對陣營同樣是馬來人一樣充滿矛盾,馬哈蒂爾和安華的問題也是一個還沒解決的結。先不論當年馬哈蒂爾以開除安華來保障自己繼續掌權,安華的第一次雞姦案發生時,就是在革職副相以後的事,被指控和司機非自然性行為,被判九年,一目了然是政治迫害。

第二次雞姦案在2008年發生時,馬哈蒂爾對過去第一次雞姦案的發生雲淡風輕。所以這個反對陣營內部本身也是矛盾重重。

我很喜歡東協十國的文化,我對馬來西亞更是喜歡,我曾經在大學時期喜歡過一個馬來西亞女孩。我對影響東南亞民主進程的劍橋分析不是很喜歡,但是我唯一看到這次馬來西亞選舉的共同處,真的只有矛盾而已。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