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制度是社會的安全網,還是婚姻的鴕鳥洞?

伴侶制度是社會的安全網,還是婚姻的鴕鳥洞?
Photo Credit: Andy Rennie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hoto Credit: Andy Rennie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Andy Rennie CC BY SA 2.0

作者/Gini Yo

根據伴侶制度方案表解,伴侶制度的成立基礎為「不以愛情或性關係為必要基礎,情人朋友鄰居均可締結。以平等協商、照顧互助為基本精神」。

也就是說,締結伴侶的人分為兩類,一類以愛情為基礎,另一類以友情為基礎;又因為要同時解決友情與愛情為基礎的締結需求,而設計出非常具彈性的多元化選擇。伴侶關係可長可短、可深可淺;可以長久生活為目的而收養孩子,也可能只是一起租房子而締結短暫的伴侶關係。

以友情為基礎的「照顧關係人制度」,確實可以將年長第二春、兩個單親媽媽一起撫養小孩、短暫的同居關係等情況納入法律保障。不過這種「不以收養/生小孩為締結前提」的狀況一樣套用在家屬制度中,只要財產繼承等自行約定完善,家屬制度也可以解決上述的問題。

一、以友情為基礎,但以收養/生小孩為締結前提

幾點疑問:

  1. 收養/生小孩適合以友情為基礎的締結嗎?
  2. 收養/生小孩之後適合片面解約嗎?

以《「多元成家─道德崩壞、影響下一代」?一些關於法案的答客問》此文問(四)的這段話來看:

「伴侶制度可以是人際關係的終點站,也可以是中途站,也不限於情愛關係,當然要允許人家解約。比方我是異性戀不婚主義者,我好友是不被家人接受的男同性戀者,婚姻對我們兩人都是不被考慮的選項,但願意住在一起互相照顧扶持。也許一年後他找到真愛了,或是三年後我被公司外派到南美洲,那我們可不可以解約?話說回來,就算是戀人。難道你也不允許人家談戀愛「片面分手」?

以友情為基礎的締結,其實比較像是人際關係的中途站,所以設計了片面解約的離開方式。但這不能以「你們要收養/生小孩?請右轉選擇婚姻制度」來解決,既然伴侶制度開放了這選項,又以自由主義為設計宗旨,不可否認的未來很可能有人會以友情為基礎去收養孩子,也可能會出現許多「友情的結晶」。

孩子的「一等直系尊親屬」之間的關係是友情,而不是愛情。你說「很多父母之間也沒有愛了啊,不管他們有沒有愛情,多一對父母照顧他們不是很好?」我個人反對,但我不是兒童心理學的專家,這點留給專家評論。

二、以愛情為基礎的伴侶關係

簡單來說,這就是一套為現代人量身訂做的制度。

「愛自由?」
好,單方面可以解除關係,而且沒有忠貞義務。

「不想跟對方的家人相處?」
好,對方的家人不是你的姻親。

「不想說我已經結婚了?」
好,伴侶證發給你。

「婚姻」只是一個名詞,其中許許多多的傳統意義都是我們賦予它的。從最古早的婚前要守貞、丈夫可以有三妻四妾、大家族、媳婦要包辦所有的家事等等,漸漸演變到一夫一妻、小家庭、家事分工,也漸漸的走向婚姻平權。

婚姻裡面的意涵是隨著時代而改變的,而法律的規定總是慢上幾步。所以我支持同性婚姻、廢除通姦罪、財產制度多元化、還有其他有的沒的,都可以開放多元選項兩個人自己決定;讓各種進入婚姻的狀況,像是老夫少妻、財產不對襯、遠距離婚姻等等,都可以找到安排適合自己的制度。這方面我認同伴侶盟所推動的理念。

除了提倡彈性制度之外,在伴侶盟的這份問答中,提到了許多婚姻的傳統壓力。在以愛情為基礎的伴侶關係中,伴侶盟想解決很多人因為受不了女生要做家事、媳婦要孝順婆婆、丈夫要賺錢養家、要愛對方的家人等「傳統上施加在婚姻裡的壓力」,而不結婚選擇長期同居所衍生的問題。

但我覺得這部分不過就是在逃避現實而已。

「媳婦不想孝順你媽?」
伴侶制度:欸,我只是你兒子的伴侶喔,我不是你媳婦。

「過年過節女生也想回自己家過?」
伴侶制度:欸,我只是你伴侶喔,我要回我家過年。

「兒子不想從父姓?」
伴侶制度:欸,我只是你伴侶不是你老婆,我要小孩從母姓。

「丈夫不想養家?」
伴侶制度:欸,我只是你伴侶,你吃自己吧。

「我對家庭只剩下責任但我愛上別人了。」
伴侶制度:欸,我只是你伴侶,所以小孩我會養,存證信函給你,再見。

你要不要孝順一個人的媽媽跟你的身分有關係嗎?法律又不能強制你一定要發自內心的孝順她,打著只是伴侶的擋箭牌,能讓你不想孝順的感覺合理化嗎?

你不想去婆家過年那就不要去啊,法律有規定你一定要除夕到開春只有初二才能回娘家嗎?法律也沒有規定獨生子不能不從父姓、沒有規定丈夫一定要拿多少錢回家。

上面那一長串跟法律制度一點關係都沒有,是人對婚姻的刻板印象,讓他們覺得不那樣做的話壓力很大,覺得自己很不應該很叛逆;社會怎麼會給我這麼大壓力,我真的很不想遵守怎麼辦啊啊啊啊啊…… 所以退一步只承認我們的關係只是伴侶,我只想跟你兩個人在一起,其他的我都不想管。

伴侶制度是婚姻的防護罩?

伴侶制度是不是一定要創建一個全新的制度,才能讓婚姻的「傳統壓力」徹底消失?還是給自己一個伴侶制度防護罩,讓你可以有個完美而正當的理由不去管那些討人厭的一切?如果這些壓力真的讓那麼多人那麼痛恨,那,我們要改的到底是法律制度,還是社會觀念?

這麼說吧,婚姻制度可以在短時間內改到具有彈性,但社會觀念不行,所以「緩不濟急」才是伴侶盟想推動伴侶制度的最大原因。他們不想去碰傳統社會價值,於是直接立法建立一個新的,而並不是我們真的需要伴侶制度。伴侶制度只是個過程而已,兩種制度的觀念會漸漸向中間靠攏,變成一個新的社會觀念。

我不認為創造一個新的名詞就能解決問題,當這名詞有一天被扭曲了,我們是不是要造更多的名詞、更多的制度去得到我們想要的?婚姻的定義,是在婚姻裡的兩個人去協商出來的,婚姻可以如枷鎖,也可以如風箏。如果是要改變社會價值觀,我還是認為要在婚姻裡面去改變它的刻板印象,而不是由外而內的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