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兒少」反對多元性別教育,只會讓更多孩子步上我的後塵

「保護兒少」反對多元性別教育,只會讓更多孩子步上我的後塵
Photo Credit: Angie Harms@Flickr CC BY-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校園對多元性別孩子多一點善意、多一點理解、多一點幫助、多一點保護,也許再也不會有孩子步上我的後塵,拜託支持多元性別教育,保護多元性別的孩子免於性暴力好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今天中選會通過了反同方的公投提案,包含反對多元性別教育的部分,有些人宣稱他們是要「保護兒少」,這讓我非常難過與挫折,我需要大家一起來關注支持這個議題。

我在四年級的時候,上了一堂「身體紅綠燈」的課,本意是保護孩子免於性騷擾,老師告訴學生們:「女孩子的胸部不能隨便亂碰唷!」班上的大家都說好,看起來似乎性騷擾防治教育是成功了。可是一下課,突然有一群男孩子跑過來找我,企圖要摸我的胸部,當下我拚命拒絕反抗,卻還是寡不敵眾,也沒有任何人伸出援手,其他女同學也只是袖手旁觀。

於是我開始大哭,並且跑去跟老師說。結果老師卻說:「男生被襲胸沒關係!」我覺得很錯愕也很難過,心想著「老師,我也是普通的女孩子啊⋯⋯」接著幾乎每天都有男孩子想摸我的胸部,我真的覺得好痛苦好難過。

小學五年級之後,開始有了男女廁之分,我每次去上男生廁所,都會被男同學爬上牆來偷窺,甚至有一次,一個男同學把我押到牆角,強迫我看他的陰莖,說要讓我知道什麼是「男生的樣子」。可是我又不敢走進女生廁所,即使我只是想安全地上廁所而已,但是我好害怕一走進去,其他女孩子就會大叫,罵我是變態色狼,然後把我趕出去,並且報告老師。對於想當好孩子的我,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國中時,我只能跑到遠方人少的廁所,往往是許多人聚眾、吸煙吸毒、打架鬧事的地方,經常讓我感到害怕不安。甚至有一次,我因不敢上廁所憋尿,在回家的路上居然失禁了,對於身處青春期少女的我,實在是感到非常羞恥與痛苦,回到家趕緊自己處理掉,卻不敢告訴任何人。

後來因為家裡不接受我的性別認同,揚言要把我趕出家門,甚至當時也有暴力相向的問題,我知道他們是關心我,也出自於不理解,可是當時的我卻因為這樣逃家,而遭到幫助者的性侵,那年我才14歲,卻覺得是自己的錯,沒有好好遵守小學六年級簽下的「守貞卡」,拿鬃毛刷刷自己的身體到流血。

這些問題直到高中才改善,因為有同志諮詢熱線的老師來班上入班輔導,告訴大家我只是要好好的上廁所,跟所有女生都一樣,不是什麼變態色狼,就只是個普通女生,我一樣會關門鎖門,我才開始能安心安全地上廁所,以及好好地讀書生活。

如果校園對多元性別孩子多一點善意、多一點理解、多一點幫助、多一點保護,也許再也不會有孩子步上我的後塵,拜託支持多元性別教育,保護多元性別的孩子免於性暴力好嗎?至於公投的事情,弱勢族群的人權不是需要全民決定的問題,它是需要大家共同守護的。

本文經吳馨恩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性別』文章 更多『吳馨恩(壞情感)』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