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中的人際溝通:用身體說自己的故事,在互動中建立最真誠的關係

舞蹈中的人際溝通:用身體說自己的故事,在互動中建立最真誠的關係
Photo Credit: 轉注藝遊計畫辦公室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原來跳舞,可以讓心靈富足、可以讓創意流動,也可以讓關係疏通,啟動了身體的自癒能力。看到同學們精湛的演出,雖然汗水淋漓,但他們的臉上寫著的是無與倫比的滿足——美或不美,已經不是問題。

文:艾琳(本名黃珮瑜,政大教育系碩士生,「人際關係與溝通」課程助教)

從懷疑到相信,學習擺脫標準答案的框架

2017年,初秋。李宗芹老師「人際關係與溝通」的第一堂課,講台上的助教興奮地向同學宣布:「老師要帶我們去舞蹈空間舞團做工作坊噢!」

頓時間同學們的臉龐閃過了一絲的猶豫,凝視著台上的助教,卻沒有人提出回應。中堂下課時,幾位小女生像小動物般怯生生地擠到助教身邊,零碎又小心地輪流發言,「那個……,我們不會跳舞」、「我覺得自己跳起舞來很難看」、「我跳國標舞都會踩到對方的腳」……,遠方一個調皮的大男生揚起聲音喊著:「對啊~我是肢障欸!助教妳確定要帶我去嗎?」聽到他的公然自嘲,全班同學都笑了。

是啊,提到跳舞,人們第一個反應常常是先說:「我肢體不協調。」還沒開始就先敲起了退堂鼓,聽見要跳舞的邀請,最先聯想到的不是舞動身體的快樂,而是對自己身體的懷疑。

誰不是這樣呢?藝術本來是片讓人自由揮灑的土壤,然而正是因為它的自由,而讓在日常生活中習慣框架的人們感到過於刺激。當喪失標準答案的規範後,就開始產生對自己的懷疑了,不知道怎麼跳才美,便產生了神經兮兮怕被評價的恐懼。其實身體除了功能性之外,例如讓我們寫字、散步、吃喝食物外,也是個小宇宙,這個小宇宙裡有著多樣的可能性,當身體開始能自發性的探索時,每一次都會有不同的發現。縱使做的是簡單不花俏的動作,每一次做、每一次嘗試,都是獨特的片刻,神聖的吉光片羽。其實人都擁有與生俱來的創作天分,無論是誰,都是自己的藝術家,然而這些天分被掩蓋著太久了,以至於需要偶而被輕拍,將那些覆蓋在之上的灰塵被拍落,裡頭的光芒才能真實地被顯露。

工作坊就像是一次機會。李宗芹老師邀請了舞蹈空間舞團的平珩老師與幾位活躍於國際舞台的舞者老師,將親身經歷過的經驗傳遞給來到這兒的每位參與者。就像是各個來自四面八方的小宇宙在此相遇,碰撞激盪後就產生了個大宇宙。正由於每個小宇宙的參與,所以我們一起創造了好美的時刻,也為彼此增添了不少探索的可能。

從身體出發,找回自我的話語權

「當動作簡單且必然發生時,不要改變,無論這是多麼滯礙、不完整;他會變為我所說的『真實』——這可是真正屬於那個人的。」(引自舞蹈治療師Mary Whitehouse)。創意不僅僅是頭腦的事情,身體沒有邏輯,因為邏輯是思惟的,但身體是自發的。

當我們從自己的身體出發,試著去尋找和發現陌生的觸碰,感受肌膚的觸感,體驗那一吋肌肉的延展或緊縮,靜靜去覺察身體經驗如何影響著自己的感知,細緻地去與自己的身體工作,放大觀察,瞧瞧身體經歷了這樣的波動後被激起什麼樣的動能?是驅力?是慾望?它讓你想做什麼或不想做什麼嗎?你可以自己下決定。這是你自己的國度。你不必臣服於誰,你是自己的君王。平常的日子中,話語權幾乎都在別人的手裡,雖然你想擺脫,卻不夠有力,以至於無法和它搏鬥,最後似乎只能剩下被動地掙扎,接收別人所給的詮釋。

如果能有一個機會,讓你用你的身體好好感受和表達,你想怎麼說你的故事?

28661129_418209481960824_708435768794149
Photo Credit: 轉注藝遊計畫辦公室提供
舞蹈空間舞團平珩老師與舞者鄭伊雯老師。

擺脫語言束縛,用身體說自己的故事

為了一步一步打開同學的潛能,這門課總共安排了三次的工作坊。第一次迷你工作坊時,舞者老師邀請在場的學員做即興改編:

「說說你對芭蕾舞、現代舞和民族舞的想像吧。」

「優雅」、「有活力」、……「死屍!」

不同的意見此起彼落,「哈哈哈哈」,全班又哄堂大笑了起來。這種輕鬆的討論過程原來是催生點子最好的氛圍,要跳什麼樣的舞步也都不再是難題了。接著三五個人圍坐成一個小組,選定一種舞蹈後,再針對該種舞蹈討論,挑出幾個關鍵字,彼此有了共同的想法後,就可以開始編舞啦!

肢體表達是具有當下性的。整個場上的動力無時無刻都在流動著,舞蹈是一種自然又具體的方式,透過舞蹈,人們可以嘗試將當下的情感具體的呈現出來。「人際關係與溝通」這門課結合身體舞動工作坊的初衷,是不願看到人無力地只能被硬塞進語言的框架裡,因為語言是侷限的。在工作坊上,我們「經驗」人際關係,卻不用「討論」去「定義」人際關係,我們會設置一個安全空間,讓成員們可以在這個保護界限中去冒一點險,鼓足了勇氣的話就向前一步,有點擔心的話就放慢一點,來來回回和起起伏伏是被允許的,因為只有人在站穩腳步了以後,才有踏出步伐的可能。身體是我們經驗真實生活的媒介,也是在自我認知發展中首要的發展階段(Berger, Pargman, & Weinberg, 2002),因此身體自我概念在整體自尊的建構上,扮演一個不可或缺的角色。

看著同學們一點一點熟悉身體的語言,「人際關係與溝通」的授課老師李宗芹老師臉上寫滿了喜悅與感動:「這一門『人際關係與溝通』的課程,真的藉由跨領域的嘗試,跨出了語言的藩籬。」而這次工作坊的合作業師——舞蹈空間舞團總監平珩老師也說,希望同學能在此有個機會好好感受自我,找回自己身體的主控權,進而能看見和接納自己:「很多時候,言語上未必聽得見什麼高言大智,但你從他們的身體樣態中,你會承認這就是生命力。年輕的生命最動人之所在。」

28685238_418209411960831_844883648552332
Photo Credit: 轉注藝遊計畫辦公室提供
第一次工作坊中,透過編舞的概念練習用身體表達情緒與敘事。

在互動中探索關係,觸動心的頻率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