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木經惟自傳式電影《東京日和》:暮色將至,隱匿的情色凝視

荒木經惟自傳式電影《東京日和》:暮色將至,隱匿的情色凝視
Photo Credit:輝洪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東京日和》是荒木經惟少數沒有裸露的攝影寫真,由竹中直人導演改編成電影,芝麻綠豆大的夫妻互動充斥其間⋯在電影角色的凝視中,觀眾看見丈夫愛戀/意淫妻子,當你被這份「情」所觸動感同身受,是色情、是情色、是純情,那似乎也不用重要了。

文:波昂刺刺(影評人)

荒木經惟作品總被女性主義者批評為「視姦」:以男性霸權意淫女體,以視線對女性施暴。

荒木經惟攝影主題中莫過裸露女體令人印象深刻。受控於道德階級建構,「色情」往往隨即標籤黏貼。《東京日和》卻是一本沒有裸露的攝影寫真,書中以街景、家居記錄著荒木經惟與已故妻子陽子的生活點滴。照片之外夾雜著散文與筆記,原先這是陽子的雜誌連載,在她罹病住院後停擺。離世後,丈夫整理出版。導演竹中直人在書店偶然翻閱此書,深受感動,動身改編電影。

延續原作情感,電影敘事整體上揀些日常瑣事講講,沒有過多絲絲縷縷的起承轉合。芝麻綠豆大的夫妻互動充斥其中,吃飯、散步、慢跑等等。說起來無聊,但像這些鏡頭卻莫名其妙使我留戀、回味。羞澀而新鮮,感覺自己重返初戀愛的少年時期。

東京日和_劇照_(1)
Photo Credit:輝洪

或許,原書是荒木經惟想與陽子之間留下些線索。在無望的歲月中,他選擇在紙本留下彼此真正心動的地方。因為別離,他明白幸福有限,才將幸福捕捉為影像留存。電影《東京日和》徹底將荒木經惟思念亡妻的情緒還原,由平面轉為立體。

思念渲染下,標誌性的色情元素表面上似乎消失殆盡。但我不這麼認為,若你仔細尋覓,隱匿的線索將會浮現:丈夫的凝視。《東京日和》中充斥大量丈夫凝視陽子的第一人稱視角。無論是雨中屋內漫步或是街頭不期而遇的遠視,肉眼亦或是攝影機都妻子化作景觀。妻子被丈夫凝視,而觀眾透過「丈夫觀看妻子的方式」來觀看中山美穗飾演的陽子。

photos_26862_1523849180_35996c518611ac56
Photo Credit:輝洪

倘若電影是情緒渲染的影像;那麼凝視便是傳遞的路徑。觀眾透過劇中人視角體驗劇情;導演(亦以及攝影師)運用鏡頭,操作影像反映角色在身體、情感及心理上的狀態。即便《東京日和》沒有常規知識下的「色情」畫面,但愛戀凝視卻滿溢其中,共鳴似的構成,轉化為一種類語言的交談。

這種交談涉及情感、涉及對彼此的佔有,與「性」並無差異。若不將「性」局限於肉體接觸,那麼,丈夫看待妻子的凝視是否是一種性實踐呢?如此一來,無性的《東京日和》所隱匿的情色頓時展現。在思念亡人與婚姻愛戀交織下,《東京日和》情色感似乎褪得唯美,所以我才說情色凝視遭到隱匿。

photos_26862_1523849182_c6fcc6bcd9a34471
Photo Credit:輝洪

無論是色情的視姦或是愛戀的凝視,來自同一主體的雙眼。性與無性,究竟是主體的差異作為,還是觀者的主觀解釋呢?

不過,性與愛什麼時候有道理了呢?不都是莫名其妙?

在《東京日和》角色凝視中,觀眾看見丈夫愛戀/意淫妻子,無論你看到的是純情亦或是色情,那都是種「情」。當你被這份「情」所觸動感同身受,是色情、是情色、是純情,那似乎也不用重要了。

放映資訊(高雄市電影館)

名稱:《東京日和》KFA
時間:2018/05/01-05/26
地點:高雄市電影館3樓
詳情請點擊

2018/04/20全台上映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